秋若雨当即回头,只见六道身影从船舱入口处鱼贯走出,当看清了为首那人的面貌之时,不由瞪大了眼睛,眼中涌出一股惊愕之色:“萧震山。”

    叶宁也已转过身,同样是认出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萧氏的前掌舵人,萧震山,后者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与以往倒是没什么变化,只不过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股子从容优雅的绅士气度已消失不见,眼神当中多了几分毒蛇般的阴冷。

    在萧震山身后,除了之前接引叶宁二人的两名老外,另外三人全是来自华夏,三十五岁至四十岁的年纪,身材精悍,面色冷峻,眼中锋芒若影若现。

    “一名先天初期,两名先天小成,这手笔倒是不小。”待一群人走近之后,叶宁通过感应,也是了解了三人的境界层次,心头略微凛然的同时,又有些疑惑,请动三名先天强者,不知道萧震山是如何办到的,按说,后者应该绝没有这份能耐,不然的话,杜家又怎么可能将萧家死死压住,萧氏也早就迈入省级行列了。

    “世事无常,真是没有想到,有遭一日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来到秋若雨身前三米处停步,萧震山分别看了两人一眼,似有些感慨地摇头道。

    “萧震山,原来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你。”秋若雨深吸了一口海上冷冰冰的空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字字道。

    “我也不想的。”萧震山漠然道:“若非迫不得已,谁愿意铤而走险。”

    倒是没遮遮掩掩,也对,有些路一旦选择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这会儿再摆弄虚伪,又给谁看呢?

    秋若雨冷笑一声:“呵,迫不得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手上的萧氏股份换了一个亿的现金,如果说,身价过亿都叫迫不得已,那岂不是中海市八百万人口中,百分之九十九都要铤而走险了。”

    萧震山眼中划过一道森然,沉声道:“萧氏是我十多年的心血,如果你是我,同样会不甘心吧。”

    秋若雨淡淡地道:“商场上本就起起落落,一夜之间大富大贵,亦或败光全部家都不足为奇,你当年起家还不是从零开始,现在明明手握大笔现金,如果不甘心,你大可以东山再起,以你的本事,三五年后,一个亿变成十个亿也并非不可能。”

    萧震山闷哼一声:“你是在教我做人吗?”

    “我只是告诉你,如果我和你易地而处会怎么做。”

    秋若雨语气淡然,真进入到谈判模式,她心中的杂念倒是消除了许多,身在“虎穴”的危机感,也是降到了最低。

    “哈哈哈。”萧震山忽然那发声大笑起来,冲秋若雨竖起大拇指:“好,好一个东山再起,秋若雨,你好魄力,巾帼不让须眉,我看要不这样,我用一个亿买下你手头全部华远股份,你来个东山再起给我瞧瞧。”话末,嘴角泛起一抹浓郁的嘲讽。

    秋若雨暗叹了一口气,原本她还抱着一丝希望,能够劝萧震山悬崖勒马,自己意思意思给点“补偿”,并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来个“和平”收场,可眼下看来,自己却是太天真了,萧震山根本是打算一条路走到黑。

    “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既然约我来谈判,什么条件说来听听吧。”

    萧震山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侄女,我看你是没搞清楚情况。”

    “怎么说?”

    “那条货船上一共有十七个人,他们的性命全部掌握在我的手里,应该是你告诉我,你能够给出什么条件,换取这十七条生命。”萧震山伸出一只手掌,猛然一握,做了个尽在掌握的动作,脸上毫不掩饰那抹兴奋与畅快。

    秋若雨略微沉吟,冷静地说道:“十七个人质,我最多给出一个亿的赎金,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不能让你满意的话,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萧震山顿时瞪圆了一对眼珠,那摸样就如同遇上了白痴一般:“一个亿,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秋若雨语气坚决:“就一个亿,你别搞糊涂了,我秋若雨是个商人,不是普度众生的菩萨,这个世界每天枉死的人何止千万,我秋若雨可没有那份善心...你自己心里也明白,真害了十七条人命,你萧家也就彻底完了。”

    秋若雨很清楚,与一个走上不归路的人谈判,你就必须表现得冷酷无情,万不可露出一丝怯弱与犹豫。

    萧震山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一指汪洋大海,狞笑道:“秋若雨,你还真是搞不清楚情况,你以为我萧震山真的丧心病狂,要来个鱼死网破吗?呵呵,实话告诉你吧,那十七个人质只不过是我引你来公海的筹码,我赌的是你一定不会视他们的安危不顾。”

    说着,手指一转,指了指脚下:“既然你已经上了这条船,你觉得你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手指再度一转,指向叶宁:“还是你觉得,有他保护你,你就能安然无恙?”

    一连串的问话过后,萧震山脸上浮现出一抹傲然与得意之色,心情更是从未有过的大好,之前一些列的举措,只不过是他放下的诱饵,目的就是要引秋若雨上钩,而事实证明,他成功了,从始至终,他眼里真正的人质,根本不是那十七个人,而是秋若雨本人。

    一缕极度的不安从眼中一闪即逝,秋若雨脑中急转,忽然想到了某个可能,便带了一丝试探地道:”萧震山,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出了华夏,秋家的震慑力就不那么惯用了,可你有没有想清楚,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就算你拿着有我手印的法律文件回到国内,你觉得你就能接手我持有的华远股份?”

    听得秋若雨这般说,萧震山却是摇了摇手指头,笃定道:“秋若雨,你也太低估我萧震山的智慧了,你死在海外,我回去接手你的遗产,秋家可不是瞎子,这种蠢事你以为我会做吗?你的遗产只能由你父亲继承...”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