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想到,秋若雨与叶宁单独说了会“悄悄话”之后,作为华远总裁的秋若雨居然被下属说服了。

    格兰特与麦克露出了愕然至极的表情,就连略知隐情的梅都是感到了不可思议,以他们接受西方教育形成的思维模式,职场之上,等级分明,上级一旦拍板,下级就只能无条件服从,哪有上位者迁就下位者意愿的道理?

    尤其是这种大事情上头。

    “秋总,让我一起去...叶宁,柳青是我弟弟。”方澜倒是没有太意外,叶宁这个刺头又不是一天两天,左右秋若雨的决断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眼下,心系亲人的安危,她还是执拗地坚持己建。

    “方队长,柳青是顶替我才去执行这趟海运任务的,说起来我也有点责任,你放心吧,他会没事的。”叶宁出面安抚道,他能理解方澜的心情,却没有做出让步。

    这是去和一群亡命之徒谈判,凶险万分,于他来说,每多一人同行,就是一份顾虑与负担,当然,这种话他不可能直白的说出来,未免太伤人了。

    方澜眼神复杂地看着叶宁,柳青被扣为人质的一员,叶宁确实有托不了的干系,可对于这个男人,她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宁愿将责任归咎于自己的放任,也不愿归咎于他。

    “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一起去,难道是怕我拖后腿,真要是遇上什么紧急情况,我的安危不用你操心。”

    望着一脸倔强的方澜,泪珠大滴大滴地顺着她的脸颊滚下来,叶宁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缓上两步,稍稍迟疑了一下,便展开双臂,直接是将方澜抱入怀里,一边轻拍她的后背一边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难道信不过我?听我的,我向你保证,你弟弟一定会平安无事。”

    叶宁突然的大胆举动,方澜着实吃了一惊,只觉得脑海中出现了瞬间的空白,而不待她回过神来,耳中传入男人坚定而低沉的声音,就仿佛带着一股子神奇的魔力,让她那颗焦虑与无措的芳心莫名安定了许多。

    秋若雨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黛眉轻微地蹙动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纠葛难明的神采。

    叶宁没有太多留恋怀中的“温香暖玉”,几秒后,便松开了双臂,而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方澜垂着脸颊,看不清是个什么表情,稍顷,传出一道轻声:“我相信你。”

    叶宁心中缓了一口气,偏头冲秋若雨点了点头,后者恩了声:“那就这么决定了。”

    梅这边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麦克似还想争取一下,可见到梅轻轻摇头之后,只得作罢。

    一小时后,办完出航手续,登船之前,叶宁提出让秋若雨只随身带一个手机即可,后者明白男人的意思,从皮夹内取出一张年代久远的平安符之后,便将车钥匙,坤包等交由方澜保管。

    “秋总,走吧。”视线在秋若雨手中的平安符上转了转,叶宁眼角闪过一缕柔和的轻笑,与方澜等人挥了挥手之后,伸手扶了秋若雨一把,两人先后上了快艇。

    碧波荡漾的苍茫大海,上空不时飞过成群的海燕,一艘快艇朝着正东方向,乘风破浪。

    “秋总,时间还早,我们就在海上飘着吧。”约莫半小时之后,快艇开出了十海里左右,叶宁便关了马达,向后排的秋若雨交代一声,自个儿横身躺下,翘起二郎腿,掏出手机捣鼓起来。

    秋若雨抬眼看看他,只是无声地摇了下头,男人这幅悠然的模样,让她不由产生了一种错觉,两人不是与绑匪谈判来的,而是出海游玩来了。

    接下来的近两个小时,快艇就这样在海面上飘飘悠悠,直到临近三点,秋若雨的手机震响了起来,她接听后,用英语与那头对了几句,结束通话,便吩咐道:“开出十二海里之后,再向东多开五海里。”

    叶宁疑惑道:“对方是老外?”

    “恩。”

    叶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背后主使藏得还挺深的。”

    秋若雨眼眸酥眯了一下,叶宁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其实,她心里也十分怀疑,是某个商场上的竞争对手在后头操纵,不然怎么会非要她来公海谈判,须知,被劫的货船上,华远只有六人,而朗格药业方面却不下十人。

    “秋总,别多想了,放松。”说着,叶宁便是开始专心掌舵,秋若雨则是安静地坐在后头,手里头紧紧拽着手机,掌心有汗渍隐隐冒出。

    这种超脱掌控的事情,作为一个女人,无论心理素质多么过硬,总归免不了紧张与不安。

    时间不长,快艇便进入公海范围,向着正东方向又疾驶了五海里,这时,秋若雨的手机又响了,对方要求再向东偏南方向开出五个海里。

    叶宁二话不说,立刻照办,一刻钟之后,终于在茫茫大海之中,见到了前方迎面开来的一艘的游艇。

    乘着游艇靠近的功夫,叶宁从兜里将小家伙放了出来,托在掌心轻轻抚摸,秋若雨一眼就认出了小家伙,是当初在洛市叶宁买的那只宠物,心中不禁一阵无力,这个男人也太没心没肺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逗宠物玩。

    激起一片半米高的浪花,游艇缓缓停下,两名老外来到船沿,低头俯览着下方的快艇,当见到快艇上仅有两人之时,不由互视了一眼,用英文与秋若雨对了几句,确定只来了两人之后,便是放下了云梯。

    叶宁先一步踩了上去,游艇高度不过六七米,缓步登上游艇,目光一抡,在夹板上的四个角,分明站着一名老外,均是面露凶相,目光如刃,一看就知道是手上粘血的狠人。

    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叶宁转身,给了秋若雨一个手势,待后者蹬着云梯上来后,伸手拉了一把。

    一名老外拿出了测试仪器,为叶宁二人从上到下做了检测,没有发现异样,便要求二人交出手机,这本就在意料之中,叶宁二人没有废话,直接掏出手机上交。

    “两位,请跟我进船舱吧。”老外伸手引向船舱,倒是显得彬彬有礼。

    不想,叶宁却是一挥手拒绝了:“我们就在夹板上等,让能做主的人出来吧。”说着,也不管对方答不答应,拉上秋若雨向船头走去。

    老外楞了楞,与同伴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沉默地走向船舱入口。

    这一等仿佛没有了时间,游艇又再起航,开向不知名的远方,随着太阳逐渐西落,残阳如血的天空慢慢变暗,秋若雨心中的紧张与不安也是变得益发浓郁,终于,在太阳无限接近海平面之时,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之,一道几分熟悉的嗓音传了过来。

    “不好意思,让侄女久等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