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这一去就是一刻钟不止,眼下关头,秋若雨的耐心本就前所未有的差,等得那叫一肚子郁火。

    “叶宁,你怎么回事啊,去了那么老半天,方澜打电话来,她都已经到了。”好容易把这位大老爷盼了回来,秋若雨毫不客气地一通宣泄,这还是彼此相识以来,秋若雨第一次冲这个男人发那么大的火。

    叶宁看着她微微铁青的脸色,非但没有配合地表现出诚惶诚恐,眼里还泛起了一丝怜惜与无奈,怜惜的是,发生这种无法掌控的大事情,对女人带来的心理负担可想而知,无奈的是,自己多年磨砺一副铁打的心性,可关乎到眼前这个女人,却任是没法硬得起来,这一次,自己又破例了。

    “秋总,开慢点,时间还很充裕。”文不对题地回应一声,叶宁闭目向椅背靠去,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秋若雨气得牙痒痒,终究只是化作冷哼一声,这便启动车子。

    半小时后,奔驰停进了中海码头的外围停车场,秋若雨给方澜打了电话,询问后者的坐标之后,与叶宁一同前往。

    一轮火红的太阳悬挂在碧蓝的天空,海面上波光粼粼,当真美不胜收,可如此美景,聚集在码头一片空地上的方澜,麦克,梅,以及一名后天大圆满的老外却是无心观赏,一个个面色沉重而焦虑,尤其是方澜,眼眶红红的,留下了哭过的痕迹,这会儿,美眸之中依然含有晶莹,感觉随时会滴落下来。

    柳青是方澜的表弟,两人的关系打小就极好,要是前者真出了意外,叫方澜如何过得了自己这关,又如何面对柳青的父母?

    秋若雨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秋总,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弟弟。”方澜冲刺般迎上前去,神情激动,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沿着脸颊滑落。

    “方澜,冷静点,你放心,那些人只是为了钱,人不会有事的。”秋若雨双手拍在她剧烈颤抖的肩头,面色沉静地安抚道,经过这一路上的奔波,秋若雨已经将内心的负面情绪尽可能地清除,这般年纪又是个女人,竟有如此强的自我调整能力,勘称罕见。

    “秋,快艇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个小时后就能出发。”梅指着身后那名后天大圆满的老外,介绍道:“这是格兰特,他会和你们一起过去。”

    格兰特是梅的奶奶这一脉培养的家族内保成员,自从梅接管了朗格药业华夏区的业务之后,就来到中海市,充当梅的保镖角色。

    秋若雨的视线从方澜,麦克,格兰特的脸上划过,最后顿在梅的身上,迟疑道:“可对方只允许我带三人随行。”

    梅似早有意料,马上说道:“要不我陪方小姐留在这里,格兰特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先天期。”

    很明显,梅对方澜的境界层次心中有数,相比于麦克,格兰特,要低了一个小层次,与叶宁差得更远。

    没等秋若雨表态,方澜却是态度坚决地力争道:“不,秋总,我要一起过去。”

    秋若雨黛眉轻蹙,一时间也是有些难以抉择,从理智的角度,方澜确实不适合一同前往,抛开实力的差距,光是牵扯到了亲人的安危,难免情绪失控,这对谈判来说是个不定因素,可从情感与职责的角度,又不宜排除在外。

    “你们都留下等消息吧,我赔秋总去一趟就行了。”叶宁忽然开口了,众人听他这一说,均是神情愕然,齐齐向他看来过来,显然是要个能说服他们的理由。

    对方明明允许三人随行,多一人同往就是多一份保障,难道后天大圆满的高手还会成为拖油瓶不成?

    叶宁却没有下文了,目光一抬,开始追逐飞扬的海鸥,敢情这就是一道不需要解释的定论。

    麦克与格兰特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方澜也是露出一脸的不满,秋若雨见状,轻轻摇了摇头,这家伙还真是让人头疼,马上就要“出征”了,居然闹这么一出,不是存心动摇军心嘛。

    “你跟我过来。”当下,秋若雨也顾不得避嫌,一把拉住叶宁的胳臂,将后者拽到一边,冷着脸,小声道:“你搞什么。”

    叶宁很没觉悟地伸了个懒腰:“我如果不能护你周全,你觉得多几个人有用吗?”

    这话其实不无道理,可偏偏叶宁是以一种懒洋洋的口吻说出,秋若雨没仔细琢磨,只当男人是故意甩性子,略微纠结,便是一咬牙,说了一个“惊天”秘密:“叶宁,你就别添乱了行吗,麦克不是我的学长,是我问梅要来的人,双方的合作想要更紧密,少不了人员的互动。”

    叶宁登时睁大了眼,眼睛雪亮,好似突然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他当然明白秋若雨刻意澄清的意图,误以为自己是心里头变扭,才故意折腾呢。

    呵呵,小丫头也有“自作聪明”的时候,这下“自毁长城”了吧,叶宁不无得意地想着,心情没来由地大好,不知不觉间,眼中多了几分戏谑与奸计得逞的笑意。

    秋若雨至少面上保持着淡定,没去理叶宁怎么个想法,在她想来,该透的已经透了,这个男人该消停了,便一挥手:“好了,就让方澜留下和梅做个伴吧。”

    “等等。”叶宁急忙一个跨步,拦住了转身的秋若雨,变了张认真的脸:“秋总,你想错了,我不是故意添乱,我陪你过去,我会负责你的安全,人再多只会是累赘,要是真发生了意外冲突,你觉得那两个老外会为了你豁出性命吗?”

    秋若雨轰然一震,怔怔地看着男人不带半分玩笑的脸,竟有些不敢面对他那无比坚定的目光。

    “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叶宁见秋若雨神情怔然,以为她还在犹豫,不由皱起眉,语气之中多了一丝不悦。

    “好吧,就按你说的。”稍顷,秋若雨暗自舒了口气,轻声应下,饶过叶宁,径直向方澜等人走去,没人知道,此时她的心情有多么复杂,这个男人直言那两个老外不会为了她豁出性命,言下之意,这个男人会为了保护她将生死置之度外。

    这是一个承诺,或许是不经意间许下的,可对秋若雨来说却是不能无视,又难以承受。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