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蓦然而惊,人带船在海运途中被扣了,这分明就是遇上了海盗,让秋若雨去公海上谈判,岂不是说,对方并不满足于抢劫船上那些货物,还要以金赎人。

    这对于一家集团公司来说,绝对算是摊上了大事件。

    秋若雨再如何心思沉着,毕竟只是个企业家,抢劫绑票之类,完全超脱了她所能掌控的范畴,也难怪她会显得急切与焦虑。

    “秋总,对方和你约定的是几点,碰面的具体地点说了吗?”震惊只是很短的时间,叶宁很快便冷静下来,问道。

    “下午三点,从中海码头出发正东十二海里以外,到了公海再具体联系,对方只允许我带三人随行,我已经通知了方澜和麦克,他们正在赶去中海码头的路上。”秋若雨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保持镇定。

    叶宁眉头皱起,下意识地瞟了瞟车载视屏,现在是十点零三分,离约定时间还有五个小时左右,而事实上,从这里到中海码头才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租赁快船,办理出海手续至多两个小时,十二海里的航程再用去一个小时,加在一块三个半小时足够,对方给予的时间充分得有点过头,这也透出了一个信号:对方底气十足,丝毫不担心秋若雨甩什么花样。

    “知道对方是谁吗?这趟海运不是由双方共同负责,朗格药业那边什么情况?”叶宁又接连提了两个疑问。

    “对方没有透露身份,朗格药业暂时不会有动静,对方只提出了和我谈判,二十四小时内会保证人质的安全。”言简意赅地应道,秋若雨揉了揉太阳穴,振作精神,这就要发动车子。

    叶宁挥手阻止道:“秋总,你别急着开车,时间还很充裕,先给我讲讲具体情况呗。”

    秋若雨俏脸一偏,与男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男人眼神平静而坚定,脸色深沉却没有丝毫波痕,与平日里那副闲散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叶宁的这般神态,秋若雨不是第一次见到,一如当初洛市之行的初夜,面临大批枪手的追击,又如之后的赌石场内,直面先天强者之时。

    秋若雨知道,这个男人真正认真起来了,她也不是遇急乱方寸的人,稍顷,螓首轻点,松开按着方向盘的双手环在胸前,身子向后靠去,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将目前为止,她所掌握的情况内容大致说了一遍。

    这趟海运是周五下午出发的,华远方面总共随航六人,以吴可欣为首的三名业务部成员,以及柳青,王超等三名外勤保安,而朗格药业那边,相应的安保成员为一名后天大圆满,一名后天大成,一名后天初期,原本安排的一名先天强者因为接了临时任务未能随航。

    秋若雨接到人船被扣的消息是在一个小时之前,算算时间,离船出海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十个小时,按照实际航速计算,应该是行出了三百五十海里左右,目前船的具体位置无法确定,一船的人都处于失联状态。

    朗格药业方面也同样收到了消息,当然,仅限于个别高层人物,由于对方给出了二十四小时内人质安全的承诺,是以,待秋若雨这边有了谈判结果之后,朗格药材方才会视情形再行举措。

    听完秋若雨的诉说,叶宁露出一脸沉吟状,车窗不知何时被摇下,一根冒着青丝的香烟已叼在嘴角,这种关头,秋若雨自不会去针对男人的“陋习”提出批评阻扰。

    “为什么非要你去公海上当面谈判呢,如果是绑票要求赎金,直接开个价不就好了。”许久沉默之后,叶宁忽然自喃般说道。

    秋若雨明眸中闪过一丝疑色,这一点她也没法全想明白,可不管怎样,她必须拿出足够的勇气前往,她不能置六名华远职员的性命安危不顾,这既是作为总裁的担当,又是处于一个人的良知。

    “有你,方澜,麦克陪我一起过去,又不是晚上,我想危险系数不会很高,说到底,对方的目的是钱,只要没有到手,主动权就有一半在我们手里。“

    叶宁不置可否,斜睥着女人,淡笑道:“秋总,我突然发现你也有天真的一面,到了公海上,上了人家的船,主动权还会在我们手里吗?你别忘了,方澜的那个表弟是先天初期,再加上朗格药业那边三名后天高手,现在统统被扣为人质。”

    秋若雨明白叶宁的意思,即便是有叶宁三人相随,她的安全依然没有多少保障,这一趟公海谈判,其实和入虎穴差不多,只不过,她不愿意往这方面深入去想,白白给自己添心理负担。

    “我不去,他们六个人就会有被撕票的危险,一旦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我没法向公司交代,没有向他们的家属交代,当然,我也可以选择报警,可不在国境范围内,想要迅速营救基本是奢望,等于是间接把他们推向死亡。”

    秋若雨淡淡地道,俏脸上透着义无反顾的决绝之色,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碰到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冒险总归是避免不了的。

    叶宁看得出来,秋若雨是下定了亲身犯险的决心,倒是没有劝她放弃,从本心而言,他也是认可这种作为上位者的担当精神,视线在女人的身上略作游弋,厚薄适中的羽绒服盖不住她大好的身材,那张仿佛出自上帝之手的完美容颜,即便不施粉黛,依旧是那样明艳动人。

    如此风华绝貌的人儿,就算是在平和的都市之中,都是会让数不清的男人勾起内心的犯罪因子,更何况一群干劫持绑票的亡命之徒?

    有些险哪怕只有一成概率都可以去冒,可有些险哪怕有九成把握都不值一试,而涉及到秋若雨的人生安慰,在叶宁心中,毫无疑问属于后者。

    静默了好一会儿,叶宁的内心经历一番外人难以想象的天人交战,最终,一抹决断之色闪过眼眸,脸上却多了几许无奈:“秋总,最后一次和船上取得联系是什么时候?”

    “昨晚九点,可欣和苗副总通过电话,苗副总给我发了微信。”

    “哦,你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厕所,然后我们就出发。”叶宁应了声,即就推门下车,向着不远处一个便捷酒店走去。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