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膛目结舌,不明白女人怎么就抽风了呢?

    自己只是实话实说,这黑猫确实是捡来的,没花一分钱,可这也不代表哥们儿不打算善待它,当作生日礼物,给它找个好主人,够重视了吧,是你非要抢过去,现在还反过来和哥们儿发火。

    女人有不讲理的权力,可也不能莫名其妙吧。

    叶宁一脑门的官司,拿起那瓶深咖啡色的药液看了看,摇头道:“方队长,既然你喜欢这只黑猫,以后好好养着就是,我可没说要和你做交易。”说着,将药瓶递了回去。

    方澜却没有伸手去接,坚持道:“我说了,这就当是我为‘优优’付的赎身费,我不想欠你的,从此以后,‘优优’和你再没有半点关系。”

    她这纯粹是赌气,心里头想着,只需叶宁再服软地推脱一次,她便勉为其难地收回,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打算真和叶宁做什么交易,更多的是一张女人的薄面。

    哦,你捡来的东西随手丢给我,当我方澜是“要饭”的?

    对于女人来说,一个男人,尤其是在意的男人的心意,远比赠送的东西的价值高低来得重要。

    叶宁哪能猜到方澜内心的想法,他只知道,后者是那种有了决定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脾气,不由犯难了起来,犹豫了好一会儿,见方澜绷着面孔没有一丝松动的迹象,只好勉强地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

    这话一出,方澜芳心猛地一沉,连带着娇躯都是轻微地颤了颤,旋即一股真正的怒气从胸腔蓬勃而起,面色骤然冰寒,回手一指大门方向:“走,这里不欢迎你,现在就走!”

    叶宁呆滞当场,女人的情绪太反常了,怎么突然就那么大火,你说喜欢这只黑猫,哥们儿就当顺水人情送你了,你非要做个交易,哥们儿也如你所愿,总之,你想什么就是什么,哥们儿都依了你,还想怎样?

    “方队长...”

    “让你走,听不见嘛!”

    见女人坚决地下了逐客令,叶宁也不可能继续留下当“受气筒”,将药瓶收好,随手抓起吃了一半的小家伙,塞进兜里,起身向房门方向走去。

    他倒是去得干脆,兜里的小家伙却是忽然不安分了,拼命地扭动身子,从兜里探出一个小脑袋,眼睛眨巴眨巴的,似是有什么东西让它恋恋不舍。

    “小白,你不想走就留下!”叶宁心中正不痛快,小家伙这会儿躁动算是撞枪口上,他一把将小家伙从兜里掏出,沉着脸喝道。

    小家伙意识到叶宁是真的生气了,只得怯怯地一垂脑袋,发出一声奶声奶气地怪音,再没了动静。

    待叶宁走后,方澜“砰”一声将房门重重关上,满脸的冷色即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黯然神伤,默默回到茶几前坐下,将黑猫捧在手里,与后者大眼对小眼的互视了好半响,忽然一吸琼鼻,委屈道:“优优,你在那家伙的心里比不上小白,我在那家伙的心里比不上别一个女人,我们是同命相连,今后只能相依为命了。”

    “喵呜。”似是感受到了方澜的情绪低落,黑猫极富人性化地轻叫了一声,吐出粉舌在她的手心里舔了一圈,以此来安慰它的主人。

    有生以来头一遭被轰出门,叶宁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不过,在小区内晃悠了一阵后,脑海中慢慢理出了头绪,心情也随之平复。

    叶宁自认情商最多是中等水平,却也不至于木纳,仔细回想了一下方澜态度转变的过程,虽然显得很是突兀,但依旧有迹可循,起于他说出黑猫是送给欧阳夏青的生日礼物,之后方澜竭力争取黑猫的抚养权,多少有点试探她与欧阳夏青在自己心中哪个更为重要的意图,结果,自己只是稍作推脱,便真和女人做了一笔交易,这才导至了方澜的最终爆发。

    应该说,叶宁的推断和真实的情况差不太多,想明白了这些,他只能付之一声叹息,敢情那次柳青的“口误”还真是泄露了天机。

    至于方澜怎么会对自己有意,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叶宁不想费神琢磨,反正不可能开花结果,何必庸人自扰,这会儿,他反而有些庆幸,收下了方澜给予的药液,如果能就此破灭女人对自己的幻想,倒是能免了日后工作交往中的一些尴尬之处。

    ......

    翌日,叶宁被九点半的闹铃叫醒,起床后简单梳洗,换了身像样的衣服就出了门,昨天偶得的一份生日礼物飞了,他必须重新置办,总不能两手空空地为欧阳夏青庆祝生日。

    姑奶奶的脾气可不平和。

    叫了辆出租车来到市场,叶宁固地重游倒是轻车熟路,一会儿功夫便转到了宠物区,正要迈入昨天进过的那家店铺,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掏出一看,脸上登时现出一抹疑色,居然是秋若雨打来的电话,在他的印象中,小丫头直接给自己来电少之又少,尤其是休息日,更是第一次。

    “秋总,有何指示?”

    “叶宁,你在哪?”

    “我在凌风路的花鸟市场。”

    “你立刻过来我家,哦不,你打个车到XX路口。”

    叶宁听得电话那头秋若雨急切的口吻,眉头不禁微微皱起,后者的性子向来沉稳,今天是怎么啦?

    “秋总,发生什么事啦?”

    “电话里说不清,你现在就出发,我一刻钟能到。”

    “好吧。”

    “别拖延,立刻过来。”

    结束通话,叶宁心头多了一丝忧虑,以他对秋若雨的了解,能让后者着急的事必然不是小事,他不敢耽搁,这便打消了入店的念头,转身离去。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XX路口,叶宁丢给司机一张五十,跳下车,一溜小跑来到了前方已等候路边的奔驰副驾驶,拉开车门钻了进来。

    “叶宁,这趟海运出了意外,人带船都被扣住了,我刚接到电话,对方让我去公海上谈判。”不待叶宁坐稳喘一口气,秋若雨便转来一张花容失色的俏脸,苍然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