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死胡同不深,可左右堆放的笼子足有三四十个,这要是把猫都放了,店家岂不亏死。

    不厚道啊。

    就在叶宁踌躇不定间,小家伙已经连续打破了五个笼子,那些得了自由的猫,都是不约而同地围到了黑猫周围,做出了匍匐状,似是在向君王参拜。

    叶宁看着对那些同类的参拜居之不疑的黑猫,也是苦笑了一声,将心比心,要是易地而处,自己也会想方设法地让自己的同类恢复自由吧。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揉了揉眉心,叶宁心中念着这首闻名世界的诗词,缓步走上前,随后一拍,便是将一只笼子的观光玻璃击得粉碎。

    叶宁和小家伙的动作很快,可这儿的动静也着实不小,大约一分钟后,叶宁便是听到了有脚步声隐隐传来,当下,他加紧拍碎了最后三只笼子,使得所有的猫得以自由,这便向着小家伙一挥手:“小白!”

    小家伙当即化作一道白光,窜入叶宁的怀里,叶宁回头看着黑猫,这一刻,他倒是并不强求了,如果黑猫愿意跟着他,他自是会好好对待,如果不愿的话,也不勉强。

    这只黑猫显然在群猫中有着特殊地位,三军不可夺帅的道理他非常清楚。

    黑猫倒是出人意料的干脆,一声喵叫之后,便是向叶宁走了过去,而其他的猫似得了指示,四散开去,将攀爬的本领施展到极致,不足十秒就散得一干二净。

    叶宁明白黑猫的意思,这是打算跟着自己了,上前两步,手掌一探将黑猫托起,接着一跺脚掌,身子跃上围墙,眨眼间,消失不见。

    而就在他消失几秒后,一个八字胡须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岔道口,看着那三十多只空空如也的笼子,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能不愤怒吗?这都是钱啊,即便每只猫的平均进价以一千计算,也得损失三四万,这还不包括笼子的损毁。

    叶宁逃之夭夭后,自然不可能再在案发现场附近逗留,给杨清辉打了个电话,只说是临时有了急事,让后者赶紧到市场外停车点碰头。

    黑猫腿上的伤口很深,又失血过多,之前应该是强撑着,这会儿神情萎靡了下来,仓促之间,叶宁只能先从内衣上撕下几片布料,替其简单包扎一下,回头得赶紧上药,以免伤口感染。

    功夫不大,叶宁到了停车点,杨清辉还没有到,他给方澜打了个电话,这里离方澜的住处才十多分钟车程,后者作为一名武修,家里头必然是有着常规药材的储备。

    巧得很,方澜正好在家,听叶宁要来,也不问缘故便应了下来,声音之中还带了一丝罕见的惊喜之意,搞得叶宁有些迷茫,挂断电话后,琢磨了一番,才想起了前几日柳青的“一语道破天机”,不由面色有些古怪起来。

    “不会真的吧,恩,一定是多心了。”叶宁在心中这般疑惑,又迅即给予了否定,他本能地不太相信方澜会真的对自己有意,这个女人性子火爆,非常要强,又很有原则性,与其说发展男女之间的关系,倒不如彼此间结下“兄弟”的友谊。

    “叶哥,什么事那么急啊?”在叶宁与方澜通话后不久,杨清辉便匆匆赶来了,手里的感应钥匙“滴”一声为保时捷开了锁。

    “领导找我,让我马上去,估计是公司里头出了什么事。”叶宁敷衍了一句,拉开副驾驶门坐了进去,他左口袋里装着小家伙,右口袋里装着黑猫,可不想给杨清辉看出什么端倪。

    “叶哥,刚才你去小放了,错过了一场好戏,就我们进的那家店铺对过的那家店,店老板刚进的一批宠物猫被人偷走了,店老板叫了一帮子兄弟正展开地毯式搜索呢,那个偷猫贼要是被抓住,不被打死至少也得退层皮。”杨清辉边启动车子,边兴奋地说道,显然,这家伙是个爱热闹的主,要不是叶宁催得急,此刻应该还在老地方盼着好戏上演呢。

    叶宁嘴角抽搐了一下,直接听过算数,说了地址,催促他赶紧开车。

    杨清辉的车技还是挺给力的,十多分钟的车程任被他缩短到了十分钟之内,保时捷在一处小区外靠边停后,叶宁由衷地感谢了几句,下车挥手作别,这才向着小区内走去。

    无暇观光小区内不错的风景,叶宁径直来到了七号楼,十一层B座,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大门是虚掩着的,他象征性地敲了敲,随即推开,正瞧见方澜迎了上来,一身简单合体的居家服,秀发散落肩头,素颜不施粉黛,一丝微笑挂在嘴角,少了平日里作为领导的严谨与肃穆,多了几分柔和的女人味。

    “方队长,把你家里头的药材找出来,另外,那块血玉还在的吧。”叶宁换了双鞋子,不及寒暄,便是直闯客厅,给人一种他是这房子的男主人的错觉。

    方澜见叶宁火急火燎的模样,也不多问,迅速从柜子翻出二十多种常规药材,来到茶几前,愕然见到叶宁手里头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黑猫,不由惊声道:“叶宁,这猫...呀,脚上怎么那么深的伤口,流了很多血吧。”

    “我刚才去花鸟市场逛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这只小黑猫,你别小看它,可不简单呢,我先给它疗伤,等会儿慢慢跟你说。”叶宁略带神秘地笑笑,眼下,他可没工夫详细说明,把黑猫往茶几上一放,就开始翻找药材。

    糟老头的行医笔记中有着止血药的配方,叶宁曾经无数次使用在自己身上,那效果只能用“神奇”二字形容,只要不是伤及筋骨,再深的伤口,保管三天内愈合。

    不到半分钟,叶宁便将配方中涉及的五样药材一一寻出,正要吩咐方澜去取些水来,一抬头,却是见到女人一副出神的模样,不由地视线一转,下一刻,脸色不自觉地精彩了起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