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回事啊,关键时刻罢工了?”

    “靠,采购部那边怎么搞的,还是进口的...”

    这要紧关头,测力器出了故障,众人纷纷抱怨了起来,遗憾之色溢于言表,从感觉上来说,叶宁这一拳的力量应该是挺大的,可眼下没了直观的数据比较,这胜负也就没法分辨了。

    不过这只是大多数人的想法,而柳青,阿暮,麦克,乃至方澜,此刻都是露出一脸的惊愕,心中的震撼之情宛如没有边际般疯狂的扩散开来。

    以他们的判断力,自然是能明辨,这哪是测力器的问题,分明是叶宁的一拳超过了一吨的上限。

    太不可思议了,这已经完全超脱了先天初期的范畴,即便先天小成都未必能拥有这份力量。

    叶宁抬眼看看当机状态的屏幕,也是苦笑一声,他并没有搞破坏的意愿,只是低估了如今自己的力量,看来,破后而立的调养,不光让得身体强度更上一个台阶,连力量方面也是攀升了许多。

    “兄弟,这次海运任务就拜托你了。”回转身,叶宁走到柳青的跟前,拍了拍后者肩头,他相信,对方肯定明白了谁胜谁负。

    “叶,叶哥,没问题。”柳青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艰涩地应了声。

    “恩,你小子还不错,至少输得起。”柳青没有找理由推脱,也没表现出“大受打击”的负面情绪,倒是让叶宁高看了一眼,笑道:“我说你可惜,是因为你的速度和力量不相匹配,五步助跑的过程中力量流逝了不少,另外,你太过刻意追求力量最大化的释放,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柳青露出思索状,消化了一番后,似有所悟地点点头:“叶哥,谢谢。”

    叶宁回以微笑点头,扫了扫那一张张云里雾里的面孔,忽然,双手捂住肚子:“哎呦,疼疼疼,刚才用力过猛,我得去厕所解决一下。”哀嚎着,一溜小跑逃之夭夭。

    还没出训练场,就听到身后如炸锅了一般。

    ......

    洛市郊区,一家私立医院,宽敞的大病房内,配套设施一应俱全。

    病床上,小勇闭着双眼直挺挺地躺着,脸色苍白如纸,身侧左右两边各有一个金属支架用以固定。

    陈素素站在病床前,面容几分憔悴,一缕淡淡的愁绪凝集在莹眸之中挥散不去,窗外天略阴,下着毛毛细雨,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七天了,期间小勇仅仅短暂地醒来过两次,全靠营养液补充能量,按照医生的诊断结果,胸骨断裂十三处,其中一根断骨伤及肺脉,虽然生命无忧,但想要痊愈基本无望,至于会留下多重的后遗症,得进一步的观察治疗。

    病房门被从外推开,穿着一身范思哲休闲西服的高小非走了进来,脚步刻意轻缓,来到陈素素身后,唤了声:“小姨。”

    陈素素面无表情地道:“杜远发,金商,他们怎么说?”

    高小非脸色为难,瞥了眼病床上沉睡中的小勇,迟疑道:“小姨,你要直接对那个叶宁下手,恐怕...”

    陈素素半回头,扫了煞气凝结的一眼:“恐怕什么,那晚在崎岖峰制造的车祸不就是金家,杜家联手所为,敢做第一次就不敢做第二次?”

    高小非叹了一口气:“情况不同了,当时华远是市级商家,金家杜家那么做,其他省级商家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华远迈入省级行列,木已成舟,谁再当这个出头鸟,那就是和整个业内体系为敌,小姨,我知道你心疼小勇,可你也要理智一点...”

    话语顿了顿,踌躇了一下,还是咬牙道:“他和叶宁之间是约斗,在输了的情况下施行偷袭,这要是摆上台面,反而是你要给华远一个交代。”

    陈素素面色骤寒,冷冷地看着一脸无奈与苦涩并存的高小非,胸脯深沉起伏,半响后,方才慢慢平复下来,眼中泛起一抹沉痛,指着病床上的小勇,尖锐道:“小勇的母亲去世前把他托付给我,当时他才十二岁,从零开始到今天好不容易迈入先天期,整整二十一年,他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曲折,你知道吗?我告诉你,我要那个叶宁生不如死。”

    声音不大,却字字满含心酸与仇恨。

    高小非眼中闪过一抹纠葛,想要再劝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很清楚,陈素素将小勇当作亲人一般,眼下的情况,指望陈素素帮理不帮亲的可能性为零。

    陈素素没有再宣泄,应该是考虑到环境不允许,沉默许久,她挥了挥手,淡淡道:“你走吧,我会自己处理,记住,我的事别告诉你母亲。”

    高小非没有依言离开,依然站在原地,提醒道:“小姨,叶宁要是出了意外,被秋若雨知道是你干的,她一定会和你把‘官司’打到底,你别忘了,她身上流着秋家的血,而且以她现在掌控的财富,只要肯付出足够的代价,甚至不用惊动秋家。”

    陈素素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抹寒光:“那又怎样,大不了最后我去找那个男人替我摆平。”

    听陈素素提起“那个男人”,高小非眼瞳骤然收缩,神情变得极端复杂,内心一番激烈挣扎之后,终于是下定了一个决心:“小姨,有个事儿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可我知道你决定了的事别人改变不了,你要是真想动那个叶宁,眼下或许有个机会。”

    陈素素斜眼看来,疑道:“你说。”

    高小非道:“萧震山持有的萧氏股份被秋若雨一个亿买下,这事你应该听说了吧,萧家算是被一脚踢出了业内,而因为葛家和金家彻底闹翻的缘故,如今金商的日子可不好过,这当中的追魁祸首也是秋若雨,敌人的敌人自然很容易走到一起,他们双方正在密谋一件大事,就是针对秋若雨的,关于秋若雨和叶宁的关系,外界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秋若雨遇上麻烦,那个叶宁绝对会挺身而出,甚至不惜以身犯险。”

    话说到这份上,陈素素岂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想了好一会儿:“是金商找的你,还是萧震山?”

    “金商,他现在的处境很不好,葛家盯着不放,甚至有越闹越大的趋势,不排除他最后会被金家放弃。”

    “呵呵,真是世事难料,金家二少爷也有被逼得狗急跳墙的一天。”

    “小姨,凡事都要做最坏打算,能够藏在后头让别人冲锋,总好过亲自上阵。”

    “好,你替我安排,我要和他见上一面。”陈素素又思索了片刻,点头应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