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露出一脸无奈状,这种友谊赛他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动真格的,三招之内即可完败对方,未免显得锋芒太甚,有意相让,又是对对方身为一名武修的不尊重,更关键的,他怕麻烦,今天要是接了柳青的挑战,等于是开了先河,保不准明天就会来个李青,后天再来个张青...

    “我不敢行了吧。”扫兴地挥了挥手,叶宁这就一转步,向着周边一片空地走去。

    众人一片低低的叹息,心中多少有些失望,柳青眯着眼,眼中精光闪动,一对拳头紧紧捏着,一而再地被拒绝让他的耐心差不多到头了。

    而就在他脑海中生出暴起出手,逼迫叶宁就范的念头时,一间休息室的门开了,方澜与吴可欣一前一后走了出来,方澜一眼就看到了叶宁,当即将他叫住。

    “方队长,有什么指示?”叶宁慢悠悠地走到方澜跟前,冲吴可欣点头示意了一下。

    “叶宁,这次是公司和朗格药业新签合作协议后的第一单,也是第一次双方共同承担海运的安保任务,朗格药业那边很重视,会派出一名先天初期,一名后天大圆满,所以希望你能克服一下。”方澜没开口,吴可欣代为说道。

    叶宁听懂了意思,海运安保双方共同承担,那就有个对等原则,或者说基本要相当,对方出了一名先天初期,华远也得相应配备。

    “那刚才会上还征求我的意见干嘛,假明主真主意。”

    方澜看出了叶宁的不乐意,只得好言道:“那是秋总对你的尊重。”

    叶宁挠了挠耳朵:“可我真晕船啊,我去不了。”这事没得商量,我理解公司的立场,也知道这是自己职责范围之内,可相比于可能导至的后果,就显得不具分量了。

    又一次遭到拒绝,二女交换了一下眼神,脸上都是有着几分难为,稍顷,方澜俏脸一板:“叶宁,你用这样小儿科的理由推脱有意思吗,公司里要是有人能替代你也就罢了,这一次你必须去。”

    除了刚进公司那会儿,这还是几个月来,方澜首次拿出领导的权威对叶宁下达死命令,可见也是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

    叶宁好生头疼,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忽然间,脑子里灵光一闪,眼角余光这便瞄向大伙儿聚集处:“方队长,找个人替代我不就行了。”

    “先天期,公司里还有第二个吗?”

    叶宁高深地笑笑,而后在二女狐疑的目光中,缓步走到了柳青的面前,对后者不善的表情视而不见,自顾道:“兄弟,我想好了,咱两来场友谊赛也未尝不可。”

    柳青一听,登时来了精神,眼中燃起一抹炙热:“就现在?”

    叶宁看他一副等不及的样子,却是摇了摇手指:“别急,这规则咱们得先探讨一下,输赢要有个说法。”

    柳青恍然,笑着点头:”没问题,怎么个规则,输赢的彩头,说吧。”

    一看就知道这小子没少找人切磋比试,对套路很是熟悉,所谓规则就是限定一个程度,轻则点到即止,重则可签生死状,之间差距巨大,而输赢的彩头就是赌注,得双方事先约定。

    叶宁不忙直言,而是先问道:”速度,力量,抗击打,这三项当中你的最强项是什么?”

    柳青不明白叶宁的意思,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力量。”

    叶宁道了声“好”,伸出根手指,遥遥指向一台测力器:“那我们就比力量,这台测力器的极限是一吨,数据是最直观的。”

    听得这话,柳青先是楞了片刻,随即神情变得有些古怪:“你确定?”

    叶宁微微颔首。

    “呵呵,你要是提出和我比抗击打能力,甚至速度都会有一定的机会,比力量的话...”柳青一脸的自信满满,反手一根拇指指向自己:“我敢说,你的赢面基本为零,我给你交个底,我二十五岁后天大圆满的时候测过一次力,接近四百公斤。”

    这数据一经报出,周围众人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四百公斤什么概念?相当于三个半成年男子全力一击的总和,这股力量足以和一辆桑塔纳八十码的冲击力相提并论。

    阿暮与麦克均是细微地脸色变了变,作为后天大圆满的他们十分清楚,自身全力一击绝达不到这个数据,当然,这不代表他们与同境界时的柳青对战就一定会落下风,毕竟力量大小只是战力高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方澜站在边上双臂环抱,没为自己这位表弟证明,也没提出异议,撇着嘴不吭声,看着像是默认,又有点不完全认可的意思。

    在场就数吴可欣与叶宁反应最为迟钝,前者非练武之人,没有什么感觉,后者则是一脸平淡,不知是假装镇定,还是胸有成竹。

    “就比这个,至于条件嘛,如果你输了,就顶替我执行一个公司交给的任务,具体的,让你表姐跟你说。”

    柳青这就看向方澜,后者在叶宁提出找个人替代,然后主动答应柳青比试的时候就有所猜测,这会儿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略作纠结,将这次海运任务大致说了一遍,说到最后,狠狠地剜了叶宁一眼,是在无声地表达不满。

    这个男人是越来越散漫了,这种事不问过自己便自作主张。

    “没问题,不就是两个星期吗,我输了纯当出国旅游一次。”柳青想也想没就答应下来,转向叶宁的眼神有几分恶作剧的戏谑:“那要是你输了呢?”

    “我...”叶宁指指自己的鼻子,他很想说:我怎么可能输。

    “我银行卡里大概有两百三十多万,全归你。”

    众人猛然睁大了眼睛,脸上满载不可思议的神情,这赌注完全就不对等啊,一趟海运安保任务,正如柳青所言可以当作是一趟为期十二天的境外游,从华夏到坚利美的航道,两个大国都是有军方舰艇巡航的,遇上海盗的几率极低,叫作对等原则,不然公司哪会派先天强者随船护卫。

    而两百三十万,相当于一个后天大圆满的年薪总和,不少先天初期小半年的收入也才那么多。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