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来到之前韩慧的位置,叶宁才停步坐下,挪了挪屁股下的椅子,两人便处于了一条平行线,彼此之间隔了不到一尺距离,宛如中小学时代的同桌,老师总喜欢将一男一女混搭在一起。

    秋若雨黛眉微微蹙着,她倒不担心叶宁会对她有什么不轨行为,毕竟当初洛市荒郊野外共处一夜的经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可被一个男子挨得那么近,多少还是让她感到了不适应,况且,这是在公司里。

    “坐那边去。”指着左下手的第一个位置,秋若雨给了一道指令。

    叶宁却仿佛没听见一般,双手搁在会议桌上,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温馨,眼底存着一丝对美好过往的追忆,孩时的教室里,草坪上,两人就是这般并肩而坐,彼此的距离挨得更近一些,每次都是自己装作深沉地不吭声,而小丫头则是会各种作怪。

    秋若雨见叶宁不理她,无奈地摇一摇头,索性端起水杯向后一靠,沉默以对。

    良久后,叶宁才撇着嘴,偏头道:“我也需要一个理由。”

    秋若雨睁了睁美瞳,一脸懵懂。

    “为什么要骗我?我记得很清楚,你告诉我,你没有交往的对象吗?怎么突然就冒出个学长来,你们还是保持了五年多的联系。”

    听得叶宁这“直白”的言语,秋若雨一阵恍然,心中不由几分好笑,那张巧夺天工般的静雅脸颊却是保持着清冷:“这是我的私事,没必要和你交代吧。”

    叶宁摇头,神情认真起来:“我和你说过,你和哪个谁交往我不会过问,但你最终决定嫁给谁,必须得到我的认可。”

    秋若雨默然,目光与男人交汇在一起,一股复杂情绪弥漫在心头。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呵,你不觉得这种话很可笑吗?”

    叶宁看着秋若雨嘴角泛起的那抹冷笑,冷笑之中还带了浓郁的嘲讽之意,他心中当真是很郁闷,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差点就把自己的身份给挑明了,何必憋得那么辛苦,明明两个人心里头都装着对方...

    终究,冲动只是一瞬,理智迅速占据了上风。

    “我们是朋友,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哪怕仅仅是存在着可能。”暗吸了一口气,叶宁“霸道”而坚决地道。

    这是承诺吗,还是誓言?

    秋若雨非但没有半分感动,反而眼底闪过一丝失望,男人眉眼间一闪即逝的挣扎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可最终真实的答案还是被他隐瞒在了心里。

    秋若雨很想挖破悉谜团,却也知道不能相逼太甚,略微思忖,便道:“其实我和谁结婚并不重要,不过是完成妈妈的遗愿,一纸合约罢了,这一点我没有骗你。”

    叶宁皱眉道:“你的意思,你没打算和麦克深入交往?”

    “我说了,这是我的私事。”

    叶宁看得出女人的耐心已经快到尽头,自己再纠缠下去,只会徒增不快,轻叹了一声。

    “叶宁,我不否认你对公司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公司现在也缺不了你,但我希望你明白一点,既然你是这个公司的一份子,最起码你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好了,就到这儿吧。”说着,秋若雨拿起一个文件袋徐徐起身,款步向会议室外走去。

    叶宁双手环在胸前,多坐了一分钟,这才离开。

    出了会议室,叶宁晃悠悠地转回训练场,来到三楼刚出电梯门,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欧阳夏青的来电,自从上次会议中心别过后,一个多星期都没联系了...

    “喂,欧阳,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被一记反问噎到了,叶宁只能干笑一声,电话里女孩声音中的幽怨之意太过明显。

    电话两头沉默了有十秒钟,欧阳夏青才道:“叶哥哥,恭喜你迈入先天期。”

    叶宁嘴角溢出一抹苦涩,女孩嘴上说着恭喜,语气却冷淡成那样,姑奶奶分明是生气了。

    “侥幸而已。”

    “我知道你现在成了大人物,肯定是贵人事忙...”

    这是存心膈应自己呢,叶宁没等她往下说,便打断道:“我说姑奶奶,我错了还不成吗,我哪是什么大人物,整天闲得都快生锈啦。”

    欧阳夏青哼了一声,语气陡然一变:”那怎么不见你主动联系我?”

    叶宁摸摸鼻子:”游戏里我经常上线的,你最近都不在。”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发条微信也行啊,连你迈入先天期的消息,都是我小叔告诉我的,他听说我还不知道,惊讶的盯我看了半天,哼。”

    得,这生气的缘头找到了,怎么办?凉拌!

    “对不起。”憋了许久,不善哄女孩子开心的叶宁只憋出了三个字。

    幸好欧阳夏青不是那种矫情的女孩,没再继续折腾,转而道:“这个星期天是我的生日,我几个同学非要给我庆祝一下。”

    没了?叶宁翻了个白眼,这话的含义他就算再木纳都听得明白,当即打个哈哈:“啊,星期天是姑奶奶的生日啊,那必须好好庆祝,哎呦,我正好也是闲得慌,能不能算我一个?”

    “我考虑考虑...最近我在做毕业论文,上线时间会比较少,好了,叶哥哥,导师等着我呢,我先挂了。”

    结束通话,叶宁苦笑不已,难怪那个世界著名科学家,歪着头坐轮椅上的霍金,被记者提问: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最难懂的?这货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女人。

    或许也正因为女人的难懂,才让全世界的男人不厌其烦,乐此薄彼地想要接近与探索吧。

    迈着八字步,叶宁施施然地进了训练场,一片欢愉的哄闹声迎面扑了过来,他定睛一望,好家伙,大家围作一团的中央,有着一个单手倒立的身影,不是方澜那个表弟柳青,还能是何人?

    这小子耍猴戏呢,叶宁默默接近,站在人堆外围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柳青的单手倒立和电视里的常规表演略有不同,掌心是腾空的,只用五根手指支撑,并且没有释放出真气,由此可见,筋骨齐佳,连体期的时候也没偷懒,基础打得十分牢固。

    “哎,姓叶的,你来啦,我可是等了你老半天了,你也别再端个臭架子,我两星期先突破的,你也突破没多久,同级切磋,就问你敢不敢。”柳青终于还是留意到了叶宁的身影,一百八十度翻转,双脚稳稳落地,手掌一引,这便再提挑战一事。

    而随着他发出话来,众人也是纷纷转来目光将叶宁给盯住,眼中透出怂恿与期盼之色。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