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澜带着叶宁等人来到会议室的时候,秋若雨已经坐在主位,身边的韩慧摊开一份文件正在写写划划,左手下方一排业务部的同事,以新晋副总裁苗慧英为首,吴可欣也在其中,对过一排空着,显然给方澜等人留的。

    简单打了招呼,待众人分位坐下,秋若雨便宣布开会,随即直奔主题,朗格药业与华远签订合作协议后的第一单来了,除了之前滞后的那批药材之外,又增加了一张凡品四级药材为主的采购清单,采购总价值相当于原本的两倍,一个亿出头点。

    “华远的省级资质审批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和朗格药业的梅经理商量了一下,这次算是打个擦边球,药材品级介于凡品六级到凡品四级之间,海运的安保责任由双方共同承担。”

    之前朗格药业与华远的合作,华远作为市级商家,药材交付地点约定为中海市港口,海运的安保由对方承担,而如今,华远迈入省级行列,交付药材的品级价值都是有了质的提升,之后的合作当中,海运的安保将会由双方共同承担。

    简而言之,单笔采购金额大了,海运的风险也大了,朗格药业不愿再单方面承担,亦或者说,要朗格药业单独承担的话,华远的供给价就相应下浮,让出一部分利润,综合评估之下,华远选择了共担风险。

    “总裁,朗格药业的省级合作商已经定了?”苗慧英最先反应过来,眼神倏然一亮,脸上隐隐透出一抹期许与激动,当初在签约仪式上,朗格药业全球副总裁可是当众宣布,朗格药业计划中选择的省级合作商,合同期将为五年,采购总金额不低于四个亿美元,要是被华远拿下的话,华远的市值将会立刻飙升一大截。

    “我说了,这次只是打个擦边球。”秋若雨面若止水地道,视线隐晦地自坐在右手一排末端的叶宁身上划过,见到的是,后者低头专注于桌子下边,多半是捣鼓手机呢,俨然一个局外人的角色。

    这家伙就不能上点心,整天就知道混日子。

    秋若雨细微地蹙了蹙眉,眼底闪过一丝极淡的无奈之色,稍顷,便接着道:“今天会议的主要目的,是要把这次海运任务,你们两个部门的负责人,和随行人员名单基本敲定。”

    业务部那边显然是早有准备,苗慧英直接点了吴可欣的名,眼下业务部总监暂时空位,后者是副总监,倒是有挑重担的资格与职责。

    确定了吴可欣作为业务方面的负责人,又报上了一个经理一个主管,业务部那边的人员算是差不多了,接下来该安保部这边,方澜沉吟了一下,就道:“秋总,这次负责海运安保,之前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要不由我亲自带队。”

    秋若雨并不意外方澜会自个儿挑下重担,稍加斟酌,却是摇头道:“不行,这趟海运一来一回得十二天左右,下月中西市那边的山区承包就要竞标了,这次我们华远必须争下一块来。”

    言下之意,方澜有更加重要的项目要负责,这趟海运的负责工作得交由别人。

    方澜没有立刻回应,偏过头,视线越过麦克,阿暮二人,落在叶宁身上,见后者正玩得起劲,丝毫没有与会的觉悟,不由一阵气恼,面孔一板:“叶宁,这趟海运安保工作就由你负责吧。”

    叶宁抬起头,一脸茫然,这般如梦方醒的模样,惹得对面业务部的同事们集体憋笑。

    秋若雨略略冷下脸,一根手指敲着桌面:“叶宁啊,开会的时候不要开小差...”提点了一句,而后将这次任务简单又说了一遍。

    叶宁听完后,毫不犹豫地摇头,脑袋摇得和个拨浪鼓似的:”秋总,我之前没出海的经验,这么大的责任我怎么担得起,再说,从华夏到坚利美的航线,多半要经过索马里,那可是海盗窝啊,我可不想被丢海里喂鲨鱼。”

    话刚一完,叶宁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众人的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而坐在主位上的秋若雨则是眸若寒星地盯着他。

    “叶,索马里在非洲,坚利美在北美洲。”静了小片刻,麦克开口提醒了一声。

    额,敢情是风马牛不相及了两地,叶宁稍显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斜了麦克一眼,眸光豁然一亮:”麦克,你不是土生土长的坚利美人吗,要不这趟海运的安保任务由你负责吧。”

    “这...”麦克露出为难之色,看向秋若雨,后者则是盯着叶宁不放,面无表情地道:“麦克除了是外勤保安之外,还是我的私人助理,我这段时间会比较忙,他走不开,叶宁,这次公司交给你任务是你的职责范围之内。”

    作出总裁,说出这样的话,基本相当于拍板了,征求你的意见是客气,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要是别人,肯定不会不识趣地再提反对,可叶宁是个特例,他微微皱眉,沉吟了片刻,依旧摇头:“秋总,这次任务还是派别人吧,我晕船。”

    一个先天强者会晕船?在座集体绝倒,把大家当小学生呢。

    叶宁也知道自己的借口蹩脚,可真正的原因他又不能袒露,反正大家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总之,老子不干!

    “方澜,你们安保部内部调配吧,今天下班前,人员名单要传上来。”秋若雨强压着火气,将任务交给了方澜,又简单提了几点要求,随后便宣布散会,点名把叶宁单独留下。

    待众人散去,会议室内只剩下两人,秋若雨目光死死看着叶宁,咬牙道:“叶宁,我需要一个理由。”

    叶宁心里也明白,自己在会上这么无厘头地把秋若雨顶回去不合适,可他也是有难言之隐,离开华夏国境,并且要踏入坚利美,虽然自己暴露的可能性不大,但万一呢?地下世界将会利马变得暗流涌动,内伤尚未痊愈的他也将被迫提前搏击风浪,连带着与他相关的人以及势力都会被牵扯进去,这后果的严重性根本无法预料,是以,这种险绝对不能冒,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

    四目隔空交织,沉默持续了良久,叶宁离座起身,缓步走向秋若雨。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