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远达到了省级商家标准,将相关资料递交给省药材协会审核通过尚需一段过度时间,在此期间,董事会主席与总裁职务一肩挑的秋若雨展出凌厉风行的一面,对公司内部做出了诸般调整...

    既鑫迪娱乐,陆家先后入股华远之后,萧氏以整体归于华远成为华远的一家子公司为代价,换取了华远的相应股份,而经历了董事会大变革之后,如今的萧氏最大的三名股东为陆海燕,杜丽,以及秋若雨,自然成了最大受益者,其中秋若雨持有的萧氏股份,乃是以一个亿从萧震山手中换取,折成华远股份之后,实际获利五亿不止,而杜丽顺利进入了华远董事会,拥有一个董事席位,陆海燕为陆家争取到了更多华远股份,可谓是各取所需。

    曾被商界誉为枭雄人物的萧震山,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他十多年心血建立的萧氏集团有朝一日为别人做了嫁衣,被三个女人一台戏活活瓜分,而他只是得到了一亿的养老金,以及些许星辰娱乐股份的补偿。

    永远不要低估了商场的残酷,永远不要低估了女人。

    至此,华远经过几轮入股,各大股东的持股比率也是发生了变化,变化后,秋若雨以百分之三十四的持股量独占鳌头,陆家代表陆海燕持有百分之十八位列第二,原本鑫迪娱乐的当家人黄志德这货只持有鑫迪娱乐百分之五十多,并非百分百,以百分之七的个人持股量排在第三,其余华远那般老董事们的持股比率都是稀释了一半以上,不过相对如今华远的资产规模来说,实际价值却是大幅增长,而杜丽百分之二点七的持股比例,刚好与股份稀释后的林海沧等同。

    除了以上拥有董事会席位的董事之外,原本鑫迪娱乐,萧氏的那些大股东,也是分别持有了不同比率的华远的股份,总体来说,各自身家都是只增不减。

    在公司的管理层方面,齐凯去职后执行副总裁的位置由原副总裁许德昌出任,许德昌的位置则是由业务部总监苗慧英接替,财务总监董淑芬接替了另一名去职副总裁,这三人均是为秋若雨的亲信,再算上其余两名中立派的副总裁,这一人事调整过后,秋若雨的核心地位便是凸显了出来。

    一番眼花缭乱地商业运作之下,秋若雨从原本持有百分二十华远股份,身价不过五亿左右,到现在持有百分之三十四,按照市场对吞并萧氏后的华远的保守估值一百五十亿计算,身价已飙涨到了五十亿上下,并且在华远内部建立起了无可撼动的权威,这近乎变魔术般的财富积累速度,让得许多商界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家伙都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从内心叹服一声:后生可畏。

    如果说,过去中海市商界给了秋若雨“商之娇女”的美誉,更多是追捧的话,那现在,绝对是实至名归,这般商业成就即便放眼整个华夏商界都是能勘称奇迹,令人叹为观止。

    一时间,秋若雨成了X省商界炙热可热的人物,甚至已有人惊叹一代“商业女王”的诞生,而作为秋若雨缔造这番商业“奇迹”的幕后“英雄”,叶宁却是没有吸引外界太多的目光,这货还是一如既往的迟到早退,上班时间,除了不定时地指导一下大家的训练,其余的都被他用于游戏副业之上,按说这种清闲无束的工作环境,最是能让他保持一个不错的心情,可自从那夜借酒消愁之后,那曾经的好心情便一去不复返。

    而使他丢了一份好心情的始作俑者,正是那个叫麦克的老外。

    当每一天的开始,上午九点,麦克会准时出现在训练场与一众外请保安共同训练,除了人到之外,还会带来一大捧百合花,一大捧白玫瑰,用两个水桶养着,放在擂台边角的显眼位置,如同做广告一般,待到中午时分,他会抱着那一大捧百合花跑个没影,再等到下班时间,将剩下一大捧白玫瑰抱走...

    这般场景几天来循环往复着,那一捧捧花送给谁的,哪怕没有亲见,叶宁也能猜得出来,人家亲哥哥看到某个男人追求自己的妹妹,心里头都会老大不愿意,更何况他这种情况,心情能好才怪呢。

    纵然理智告诉他,秋若雨与麦克认识了五年,彼此有着深入发展的基础,而麦克肯为秋若雨背井离乡,或许还真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自己应该静而远观,抱着一份祝福的心态,可他毕竟不是圣人...

    这天,叶宁到公司的时间比平时略早一些,只迟到了不足半小时,哼着小曲溜达到来到三楼后,忽然停步在了训练场的门口,脑海中浮现两桶怒放的百合花与白玫瑰,挺好的兴致一下子低落了许多,今天是麦克正式入职后的第四天。

    迟疑了好一会儿,叶宁才按捺下了直接去休息室打网游的冲动,背着手,缓步踱了进去,出乎意料的,大伙儿并未如往常一般热火朝天地卖力训练,而是聚集在擂台之前,闹哄哄地似是在争辩什么,这让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视线左右游弋了一下,擂台两个边角下方,一桶百合花,一桶白玫瑰形成对称,落在他眼中略显扎眼,心头不禁泛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负面情绪。

    “干什么呢,方队长不在,都偷懒是不是?”叶宁一嗓子吆喝,详装板下面孔。

    “叶哥。”“叶哥,来啦。”

    众人回头,一看叶宁到来,纷纷打起了招呼,倒是叶宁楞了楞,因为不光方澜就在其中,还多了一个生面孔,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上身一件反季的黄绿色外衣,下面一条单薄的牛仔裤,一脸的飞扬跳脱,不过这不是关键,重点在于,还离十多米的距离,叶宁就从对方体内感应到了一股子充盈的真气存在。

    “姐,这就是你嘴里念叨的那个姓“叶”的小子?”青年扭头问方澜,斜睥着叶宁的眼神之中有着一丝好奇,玩味,以及挑衅。

    方澜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随即便同叶宁作了介绍:”叶宁,这是我表弟,柳青。”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