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哥一群人走了,接完电话后,一脸灰败的龙坤回来了,还是站在之前的老地方,只是没了那股高傲的神态,看看余乐兄妹,欲言又止了片刻,最后才看向叶宁,眼中闪过一抹惶恐,身子微弯,艰涩道:“叶先生,对不起。”

    余乐兄妹脑子转得挺快,见龙坤这般低三下四的模样与前边判若两人,均是猜到了是叶宁那个电话的缘故,这会儿,也是一齐看向了叶宁。

    叶宁没用正眼去瞧龙坤,点起一根烟,沉默了一下,才道:“你走吧,以后你再不是惠惠的经纪人,也别再麻烦惠惠,不然,别怪我断你的生计。”

    生活中人与人之间免不了矛盾纠葛,他是真不想和这种小人物计较,前提是对方别太过分,就如之前要砸余父的摊位,那就不能忍,如果之后还去找余惠的麻烦,那他不介意让对方落得惨淡下场。

    “是是是,叶先生,霞姐要我一定征得您的谅解...”龙坤诚惶诚恐地道,一个人在社会上讨生活,最怕的不是一不小心摔个鼻青脸肿,而是失去靠山的支持,这就好比一个人突然没了家。

    刚才的电话是霞姐打来了,电话里,向来遇事淡定的霞姐以从未有过的严厉口吻告诉他,如果没法得到那位叶先生的原谅,明天就让他向公司主动请辞,他甚至从霞姐的口吻中听出了一丝急切,也就是说,对方是个连霞姐都很忌惮的人物。

    这种人物居然出现在了夜排挡上,龙坤简直觉得是做梦一般,老天怎么会和他开这么个玩笑。

    叶宁只迟疑了一下,就轻轻点头。

    龙坤心中大松一口气,整个人如蒙大赦一般,连声道谢,又向余乐兄妹道了声“对不起”,随即颇为灰溜地快步走向路边等了快有一刻钟的凯美瑞。

    “叶哥,谢谢你。”事情就这般轻描淡写地解决了,余惠低着头,不敢去看叶宁,轻声道了声“谢”,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回在影视基地,自己被菲导欺负,正是叶宁替出的头,这一回,自己多事惹得祸,要不是有叶宁在,今晚父亲这个摊头十有八九要遭殃。

    “傻丫头,既然叫我‘哥’,还谢什么,放心吧,没事,公司会给你另安排一个经纪人,对你的包装宣传只会力度加大,日后成了大明星,别马路上见到装着不认识我就行了。”叶宁一脸和煦地笑道,给余惠拿了空碗碟方面前:“赶紧吃吧,菜都凉了。”

    余惠偷偷瞄了叶宁一眼,“恩”了声,默默拿起筷子。

    “惠惠,赶紧给叶哥敬杯酒,他失恋了。”余乐和叶宁熟了,自不会搞谢来谢去的一套,这就搞怪地冲妹妹眨眨眼。

    “别你理哥,他喝多了,之前和我说了他十年来的恋爱史,哎对了,惠惠,你哥说他刚上班那会儿是个大帅哥...”

    见余惠这就抬眸看向自己,脸上带了一抹稀奇,叶宁既然无奈又郁闷,这死胖子就会口无遮拦,自己啥时失恋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就转移了话题...

    三人有说有笑吃喝了一会儿,余父总算忙停了,端了盘热腾腾的抄三丝过来,自个儿也坐下,倒了杯啤酒,举向叶宁:“哎,小叶,惠惠这丫头死活要走演艺道路,我劝过她几回,她听不进去,只能由她去了,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路是她自己选的,只能靠她自己走,你能照顾她一下,就拜托了。”

    叶宁明白余父的意思,大家都熟了没什么可客套的,之前发生的事情,余父虽然没有过来插嘴,想必也是一直留意着。

    “余叔,我和胖子是兄弟,惠惠就是我妹妹,你放心吧,娱乐圈虽然乱了点,但也不是想象中乌烟瘴气,我向你保证,不让她受欺负。”叶宁真心将余父当长辈看待,举杯相碰,给出了他的承诺。

    余父老怀欣慰的笑着点头,叶宁的本事他听余乐说过一些,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他不会主动深问,只是关乎儿女的事情,才郑重相托。

    “惠惠,刚才那个姓‘龙’的说的话,我也听了个大概,这个摊子我摆了快十年,现在我年纪也大了,下个月开始就彻底收了吧。”余父视线转向余惠,眼中透出一股宠溺之色。

    这话一出,场面顿时静了下来,余惠愣愣地看着父亲那张比同龄人更多皱纹的老脸,鼻子这就一酸,连连摇头:“爸,你不用担心我的。”

    “傻孩子,当初我决定出来摆这个夜摊,那是因为你哥还在读中专,你呢还在读小学,我当父亲的有义务赚钱抚养你们,现在,你哥工作六七年了,你呢,也和演艺公司签了约,等于是有了一份工作,我的义务已经尽到了,难不成还想让我养你们一辈子。”余父一脸慈和笑容,就如同绽开了一朵菊花,丝毫看不到负面情绪。

    余乐兄妹默然,心情都是沉甸甸的。

    “老咯,是该退休了。”余父伸了个懒腰,算是活动一下筋骨,老眼之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复杂之色,一份工作干了十年,除了极其恶劣的天气,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酸甜苦辣尽在其中,真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心里头终归会情绪万千。

    不过,为了女儿的前程,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决定放下,正如他说的,当初开夜排挡是为了抚养儿女的需要,如今却成了女儿前程的一种阻拦与隐患,那就没必要继续了。

    “爸,谢谢你,我以后一定会赚很多钱,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余惠贝齿轻咬唇瓣,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微垂着脑袋,轻声却坚定地道。

    “呵呵,你有这份心意就行了,爸爸希望你能梦想成真。”余父豁达地伸手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又转而对余乐一瞪眼:“宋凡那丫头不错,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处得差不多就赶紧把事情办了吧,乘着我这老胳膊老腿还能动,让我也抱个孙子孙女什么的。”

    余乐一听这话,不由大窘,忙给父亲倒酒:“爸,你忙了半天,喝点,吃点。”

    余父知道儿子是在逃避,指指他,无奈地摇头一笑。

    叶宁默默地看着这一家三口的交流,平凡却亲情脉脉,眼中流过一丝伤感与暗淡,说实话,他很羡慕余乐兄妹,虽然很早没了母亲,但有一位真心关爱他们的父亲,几年后,余乐会成家立业,余惠也会嫁作他人,一家人三代同堂,共聚天伦,其乐融融,这是何等幸福,而反观自己,八岁时就成了一名孤儿,亲情已然成为一种奢望,漂泊多年总算长大成人,明明有着一个将自己深藏心底十八年不曾忘怀的女人,自己却又没勇气去拥有这份难得却难以承受的爱情,未来的路,自己还会是孤独一人地行走下去...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