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命相连,叶宁略一回味,就明白了怎么个意思,脸上露出了“大开眼界”的表情,心中那叫一个震撼。

    看着余乐仰着头对瓶口吹了起来,叶宁也没扫兴,陪着将一整瓶啤酒喝个底朝天。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空腹的情况下,余乐等于是先后喝下了一瓶半啤酒,圆鼓鼓的面孔也是有了反应,红光四溢,打了个隔音后,点起一根香烟,边抽边道:“叶哥,不瞒你说,当初我刚进乔雅宾馆的时候,那可是整个厨房间的颜值担当,不吹牛的,收到的情书不说隔三岔五,一个月一封只多不少,而我呢也是自己犯贱,偏偏瞄上了我们的副总裁,一个外国留学回来的妹子,比我大了才一两岁吧...”

    说得正起劲,忽然发现叶宁看着自己的眼神无比怪异,余乐便不满地撇撇嘴,话锋一转:“叶哥,你怎么个意思,觉得我瞎编呢?”

    叶宁一边唆着螺丝一边给他满上酒:“没什么,我就是怎么看都没觉得你是那种能让人家女孩子倒贴的料,时代不同了,穿越回唐朝,你小子或许还有点机会。”

    这话含蓄又不含蓄,简而言之,就余乐这近二百斤的体重,不符合当下的审美标准。

    余乐不屑地“切”了一声,比划着手势:“叶哥你是不知道,我当年才二十二岁,身高一七七,体重一四五,腰围两尺六,外号“少女杀手”,现在这一身膘,是这些年待厨房间把油喝饱了...你要不信,现在就去问我爸,对了,我妹妹等会儿可能也过来,你问她也行啊。”

    叶宁见他一副较真的样子,乐了,伸手在他浑圆的膀子上捏了几下:“好,你当年玉树临风行了吧,赶紧往下说,重点的。”

    余乐低哼了一声,对叶宁一脸揶揄的表情视而不见,自顾喝下半杯酒水,略微酝酿后,才又道:“那妹子分管我们厨房和餐厅,算是我的顶头大BOSS,按说,我和她之间差了老远,可她对我还真挺关照的,也不在我面前摆领导的架子...总之,我在心里头惦记了半年多,却一直没敢表露出来,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就给我们大家发了喜糖,她老公是个法国人,她留学时的同学,他们没办婚宴,旅游结婚,哎,其实嘛,找个老外有什么好。”

    说到最后,余乐脸上露出了一抹深深的遗憾,将剩下的半杯酒默默饮下。

    叶宁陪饮一杯,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妈的,怎么就那么巧合呢,也是个老外...

    “往事如烟,随风飘逝,不提也罢,叶宁,还是说说你吧。”

    叶宁吃了一口菜,沉默了好片刻,道:“胖子,我问你,假如让你穿越回当年,你会不会争取一下?”

    余乐想都没想就点头:“会啊,虽说明知道机会渺茫,但争取了至少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不争取那就是零,我当年缺了点勇气,想想都觉得窝囊。”

    “那,那如果,我是说假设,你当年被征召入伍,去守边疆,一去得四五年,说不定哪天遇上点意外就永远回不来了,你还会不会争取一下?”

    这个问题直接让余乐楞在了当场,盯着叶宁看了半天,又伸手搭了搭后者的额头:“叶哥,你脑子里想什么呢,现在是太平盛世,你当是鬼子进村那会儿啊。”

    叶宁一把拍掉他的肉巴掌:“我不是说如果嘛。”

    余乐哦了声,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思索了一番,依然点头:”还是会,我会把情况如实说明白,说到底这还是个勇气的问题,任何理由都是借口,我不敢表白,说明我对自己没信心,表白了她拒绝我,那是她的选择。”

    叶宁皱眉不语。

    余乐从叶宁的脸上读出了什么,也是皱起眉:“叶哥,到底怎么回事,瞧你这顾虑重重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你的性格啊。”

    是啊,这的确不是自己的性格。叶宁在心中说道,给自己和余乐都满上酒,举杯示意了一下:“行了,忽悠你的,实话跟你说吧,我呢,今天被老板狠狠批了一顿,心里特郁闷,不提了,来,喝酒,别光顾着说话,菜都凉了...”

    接下来,两人边吃边喝边聊,差不多三瓶入肚之后,余乐明显有点喝高了,变成了他一个人在那里演说,从高中时追求的第一个女生说起,一直到目前的女朋友宋凡,隆隆总总牵扯七八个女人,悠长的恋爱史还真是出人意料的丰富,而叶宁则是沦为了听众,偶尔给出个配合的表情,插上几句,更多的时候处于走神。

    一辆黑色凯美瑞开了过来,离得还有十多米便靠边停了,后排车门开启,一身运动服,脑袋后扎个马尾辫,颇为青春靓丽的余惠下车后,走到副驾驶边上,冲着车内摇晃着小手。

    副驾驶车窗降下,露出一张肌肤细腻不输女人的男人面孔,不到三十的样子,留着一头微卷的中长发,散发出一股艺术气息。

    “惠惠,你等人?”他向窗外张望了几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今晚片场试镜结束,顺道送余惠回家,可这停的地方分明是一片夜市。

    “龙哥,我爸在这儿摆摊呢,我哥也在,要不一起吃点夜宵。”余惠腼腆地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摊位,这就发出了邀请。

    龙哥沿着她所指方向望去,只见得十多米外,一个大排档摊头,摆放了四套桌椅,生意还不错,上座率达到了七成半。

    一抹惊讶之色自眼中闪过,龙哥不敢确定地问了句:“惠惠,那是你父亲的摊位?”

    余惠点点头,涉世不深的她根本没有留意到,此刻龙哥的表情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额,那我也过去打个招呼。”稍顷,龙哥有了决断,与司机吩咐了一声,随后推门下车,一米八十的个子,身材消瘦,水蛇腰才两尺的样子,大冬天的,只穿一件塑身羊毛衫,一条修身牛仔裤,体重估计才余乐的一半,给人一种风一刮就倒的感觉。

    没几步路,余惠将龙哥带到了摊位前,余父见到两人,不由愣住了,幸好余惠及时给做了介绍:“爸,这是影视公司给我安排的经纪人,龙坤。”

    余父一听,比余乐小一圈的圆脸上堆起一个略带僵硬的笑容,将炉子上的火一关,油腻的手掌在衣服上抹了抹,这就伸了过去:“龙先生,你好,惠惠年轻不懂事,劳烦你多关照。”

    面对余父伸来的手,龙坤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双手垂在身侧,丝毫没有与其相握的意思。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