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个多月来,随着叶宁渐渐展露出各种不凡之处,秋若雨也是愈来愈觉得这个男人的不一般。

    不到二十五周岁的先天强者,一省之内不能说绝无仅有,却肯定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一个电话就能让一个相当于省级第一梯队的海外家族引起高度重视,不光临场改变拟定的商业决策,还做出了相应的人事变动,这份能量即便是省级家族的核心成员都不是人人能够办到;还有,连车带人从几十米的高度坠下,车辆还在落地的一刻爆炸起火,要说人死里逃生可以归结于好运,可毫发无损就有点儿戏了,然而,儿戏还就这般真实地发生了...

    这个男人就像是个无底的黑洞,却诱惑着人不断想去探索他真实的面目。

    对未知的神秘产生好奇与恐惧,这是人的本能,秋若雨也不例外,她无法做到心存一个又一个让人难以心安的谜团,却说服自己与叶宁彼此信任的合作下去,尤其是如今的华远发展速度之快,已经远远超乎了她的最高预期,甚至有些脱离了她的把控,而这幕后推手,正是叶宁。

    凡事有因才有果,这是个颠簸不破的真理,这个男人究竟存有什么目的?

    从上周六得知叶宁迈入先天期的消息,这几天,秋若雨一直就陷入思潮之中,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将谜团逐个解开,至少要找到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小雨,就你跟我说过的那些,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他是真的喜欢你。”梅看着沉默中处于走神状态的秋若雨,踌躇了好一会儿,说道。

    秋若雨微楞了一下,随即苦笑:“我和你说过不止十次了,我没打算去接受一份爱情,我觉得一个人挺好。”

    梅轻轻一叹,眼中透出一抹惋惜,她知道秋若雨不是在敷衍自己,至于内因后者不愿说,她也不好深究。

    偏头向着餐厅入口处望去一眼,梅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就不多劝了,你放心吧,麦克是我父亲的亲信手下,当过两年特工,五年特种兵,绝对是专业级的,接下来三个月,他归你指挥...我还是要多嘴提醒你一句,一个男人能力越大自尊心肯定越强,你别太过了,万一被他看出破绽,误以为你是在欺骗利用他,你再想和他建立彼此的信任就不容易了。”

    被梅这么一提,秋若雨眼中也是闪过诸般愁绪,不过片刻后,又化作了一抹坚定。

    这个男人欺骗隐瞒自己的还少吗?口口声声彼此坦诚,彼此信任,简直把她秋若雨当作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

    “行了,别谈他了,吃你的牛排吧,冷了肉就老了。”说着,秋若雨又再度拿起刀叉,继续对付面前那份羊排。

    就在秋若雨与梅享用西式大餐的时候,叶宁与余乐也是同桌共餐,只不过环境档次差了许久,前者是在装修典雅的室内,一扭脖子就能看到茫茫大海,而后者是在露天大排档,一扭脖子看到的是马路上飞奔而过的汽车。

    大排档的摊头是余乐父亲掌勺,满满的一桌菜,色香味俱全,排除卫生的担忧,比起四五星级酒店的水准,都是未必差到哪儿去。

    “小叶啊,有阵子没来叔叔这儿吃饭了,怎么是怕叔叔宰你一刀?”余父端了盘热气腾腾的炒螺丝过来,油腻腻的双手在身上正反抹了抹,笑呵呵地道。

    “余叔,你这是拿我开涮呢。”叶宁起身将香烟盒递了过去:“那么多菜,你别为我们忙活了,吃不完浪费。”

    余父抽出一根香烟,任由叶宁替他点上,吸了一口,指指桌子:“再烧一条扁鱼,等会儿客人多了,我可没工夫管你们,小余,今天来得早,陪小叶多喝几杯。”说着,转身又忙活去了。

    余父就这实诚的脾气,叶宁难得来一次,他必须拿出最好的招待,明明一桌已经八九个菜快堆不下了,该上的还得上,你硬劝也没用。

    “叶哥,别管我爸了,他愿意忙你让他忙去,来我们先喝一个。”余乐应了父亲一生,给叶宁的啤酒杯倒满,拉着后者坐下。

    叶宁也不墨迹,两人碰了下酒杯,都是一口干净。

    “叶哥,你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好,说出来听听,刚才一路上过来,你都没啃声。”余乐夹了筷椒盐排条,边咀嚼边含糊地道,一对小眼珠在叶宁的身上滴溜溜直转。

    “想听实话?”叶宁又给自己满了一杯啤酒,“咕噜咕噜”喝下肚里。

    余乐咧嘴一笑:“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这小子神了,虽然不完全准确,但意思也差不多,叶宁微微愕然一下,主动给余乐倒上酒:”你小子眼睛挺毒的,失恋倒不至于,呵,确切说都还没开始呢。”

    余乐睁了睁眼:“哦,应该不是上次一起看电影的那个吧。”

    叶宁摇头。

    “我明白了,你看上了新的猎物,还没逮着机会表白,却发现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

    这话一出,叶宁对余乐的佩服之情利马到了新的高度,甭管是不是瞎蒙的,能猜测八九不离十,那就是本事。

    “胖子,来敬你一杯。”叶宁将酒杯伸过去碰了一下,先干为敬。

    余乐慢慢将杯中酒喝得见底,圆润的双下巴微微扬起,故作一副高深的模样,沉默了一下,忽然发出了一声让人发毛的笑声:“嘿嘿,叶哥,你这是挑战高难度啊,老实说,就上次和你看电影的那个,绝对算得上极品了,你该不会是贪心不足,瞄上你的大老板了吧。”

    叶宁脸上表情就此僵化,看着余乐的眼神如同看待妖孽一般,猜对个大概情况还能接受,可直接猜中具体对象,那就有点恐怖了。

    这货不会是在自己身上按了跟踪器。

    “被我一语道中?”

    叶宁脑子里转了转,觉得没必要瞒着余乐,今晚本就是和这家伙喝酒消愁来的,就笑了笑,算是给了肯定的答案。

    余乐见状,眼中陡然放射出一道夺人的神采,猛地一拍大腿,这就拿起两个酒瓶,开个盖递给叶宁一瓶,并将自己这瓶伸过来碰了一下,兴奋道:“同命相连啊,叶哥,这一瓶必须一口蒙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