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是下了逐客令。

    叶宁不免有些窝火,嫌哥们儿碍眼了还是怎么的?虽说与谁交往那是秋若雨的私事,但他做不到视而不见,屁股粘在沙发上任是没有起来。

    秋若雨吩咐完一声,又背过身去,继续摆弄百合花。

    麦克在叶宁侧方的沙发坐下,坐姿规规矩矩,气质稳重,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

    叶宁斜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便道:“麦克,我听你会讲中文?”

    麦克微笑点头,略微生涩地道:”我在大学时选修了中文课,严格来说,秋还算我的半个老师。”

    叶宁“哦”了声,心中一阵没来由的不舒服,半个老师的意思可以理解为,麦克的中文一半是选修课学的,一半是跟秋若雨学的,更进一步联想,大学时期,麦克和秋若雨之间关系挺近。

    “你毕业多久了?毕业后在坚利美的哪个公司工作?怎么会想到来华夏的?加入华远,给秋总当私人助理,是不是打算在华夏常住?”

    稍顷,一连串的问题,犹如调查户口一般,被叶宁十分不讲究地问了出来。

    麦克楞了楞,彼此只是初次见面,直接问了一大堆私人问题,难免让他觉得尴尬,没等他开口回答,秋若雨已经转身过来,黛眉微微蹙着,略带几分不悦地道:“我是大三中途辍学回国,当时学长是大四,之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算算认识了有五年多吧,今年夏天学长管理学硕士毕业之后,就提出来华夏帮我,我考虑到那时公司的前景尚不明朗,就暂时没有答应,现在嘛,公司各项业务趋于稳定,接下来的发展正是需要大量引进人才...好了,叶宁,早点下班吧。”

    听得秋若雨这有点像罗列“年历事件”似的解答,叶宁只觉得脑海中雷霆轰鸣,一男一女相识五年,即便两地相隔依然联系紧密,最终,男人离开他的祖国,远赴重洋,来到他乡异地,只为追逐女人的脚步,这种爱情小说里赚读者眼泪的桥段,居然活生生出现在了现实生活当中,而且近在眼前,可叶宁却哭不出来,或者说是,欲哭无泪。

    呆滞了有十多秒,叶宁暗吸了一口气,看看麦克那张英俊脸庞上挂着的腼腆笑容,仿佛是在向自己“抱歉”,他嘴角不自觉地溢出一抹自嘲,目光移向秋若雨,尽量让声音显得平淡:“秋总,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

    秋若雨俏脸上的不悦益发明显,黛眉蹙得更紧了些:“叶宁,这是我的私事。”

    叶宁没有逃避她那如水的目光,沉默许久,方才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转而对麦克说了声:“她要是受到了伤害,我会让伤害她的人从这世界上消失。”话落,起身离去。

    秋若雨望着那略显萧索的身影,美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紧闭双唇,未发一语。

    “地下车库六号车位,麦克,你把车开到正门口等我。”直到叶宁离开半响后,秋若雨这才取过办公桌上的车钥匙递给麦克,以上级的口吻吩咐道,脸上平淡无波,一如往常的清冷,再没了之前见到学长时的笑容。

    麦克没半句废话,恭敬地应了声,这就办事去了。

    ......

    夜色阑珊,海景餐厅“丘比特”灯光柔和而唯美,环绕着轻缓而浪漫的西洋乐。

    靠近玻璃幕墙的三号位,秋若雨与梅隔着西餐桌相对而坐,用过头盘与开胃菜之后,服务员送上了两份主食。

    “小雪,你现在搞这么一出,就不怕弄巧成拙。”梅似乎胃口不佳,又有点心不在焉,切了片七分熟的牛肉送嘴里咀嚼,这便放下了刀叉,视线偏向窗外夜幕下深沉的大海,静默了片刻,轻声道。

    秋若雨边切割着羊排边说:“大学那会儿,类似的事情你可没少干,我这是近墨者黑。”

    似是一句玩笑话,秋若雨却以沉吟的口吻说出,听着总让人觉得有些变扭。

    梅哭笑不得地道:“我算是服了你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是朗格药业市场部副总监,分管华夏区业务,总裁还钦点我当了助理。”

    秋若雨抬眼看看她,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嫣然道:“恭喜你,那么快就跻身中层。”

    此次来中海市之前,梅还是朗格药业市场部的一名经理,算是公司的准中层,对于毕业才三年的她来说,已经是相当快的晋升速度,眼下,又更进一步迈入中层,这多少有点坐火箭的意思了。

    即便是有一层“皇亲国戚”的身份,想要在公司里上位,依然是需要资历和业绩的支撑。

    “这可不是我自己有本事。”梅表情慎重了一些,扶着额头沉思了一会儿:“我想来想去,只可能是因为他那天打的一个电话,能够引起总裁的高度重视,并钦点我为助理,他那天联系的要么是总裁本人,要么是家族里的大长老,总裁的父亲。”

    秋若雨微微愕然,这一内幕她之前是半点不知道,以朗格药业的资产规模,放在华夏国内,相当于省级商家当中的第一梯队,叶宁居然能够直通家族最顶层核心人员,这份能量着实不小。

    要说只是还一个人情,那朗格药业将合作机会给予华远就已经足够了,没必要破格提升梅,还让梅特意留下负责华夏区业务。

    脑海中思绪运转,没多久,秋若雨就想清楚了一些关节:“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提醒我,他的背景,或者说身份很不简单。”

    梅微微颔首:“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他仅仅只是一个先天初期,或许能让家族引起重视,可还不够资格左右总裁或者大长老的决策,而且...”

    话语微顿,梅迟疑了一下,才又道:“而且,马克西姆回国后就辞去了原本的职务,由我的堂哥接替,也就是说,这一次,我奶奶这一脉算上我,有两个人得以破格晋升,而其他支脉,包括主脉全都没份,我奶奶在家族长老会里头只是位居末席,在我的记忆里,这种好事从来就没有轮到过。”

    秋若雨听得这话,心头蓦然而惊,这岂不是说,叶宁的一个电话,得益的不光是华远,梅本人,还包括了梅这一脉家族,换而言之,叶宁有着搅动格伦家族内部利益分配的能量。

    这该是怎样的深厚背景,亦或是身份才能办到?

    “恩,他对我来说就是个谜团,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秋若雨默默放下刀叉,脸颊上透出几分疲累与迷茫,喃喃自语。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