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叶宁抓住手臂,小勇心弦陡然紧绷,条件放射地用力一缩手,却是愕然发现,如同被铁钳夹住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情急之下,他扬起另一只手掌,狠狠地朝叶宁拍了过去,掌心之上,墨绿色真气如开闸的潮水般涌出来。

    近在咫尺,面对攻来的一掌,叶宁面色沉静,同样挥拳迎击,拳峰之上,萦绕的淡青色真气宛如荡漾开来的波澜。

    “嘭!“拳掌硬捍在一块,真气相互挤压,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低沉音爆,随后的效果是,小勇的身子一阵剧烈晃动,而叶宁只是略微颤了颤身子。

    虽然叶宁早料定了自己的力量稳压对方一筹,抗击打能力更不是对方可比的,但依然低估了自己身体的强悍程度,如此近距离的短兵相接,对方释放出了真气俨然是奋力一击,作为承受者的叶宁,却仅仅感觉到好像被轻轻推了一下而已,别说造成内伤,就连疼痛都是几乎不存在一般。

    有了这一发现,他心头不禁大喜,自己的身子破后而立,随着调养的深入,强横度的加固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以他的估计,现在的自己,即便比起大部分先天小成强者,都是丝毫不弱。

    心喜只是让叶宁分神了片刻,随即,他抓住小勇手臂的手掌一吐真气,同时脚下迅速移动,直接绕到了对方身后,而对方的手臂也是随之扭转。

    此时的画面,如同电视里警察制住小偷一般,叶宁在小勇的身后将其的一条手臂扣住。

    这般情形,让小勇心头疯狂地涌出焦躁与骇然之意,他知道,如果自己无法迅速挣脱的话,自己的一条手臂还真就会被叶宁给弄断了,至于折断的程度,全凭叶宁的意愿,根本不是他能掌控的。

    可任凭他如何使劲,那条手臂就好似被死死卡住一般,决然没法收回。

    他额头布满了热汗,和个蒸笼一样。

    “这就叫一报还一报,你要断人一臂,就得有被人断一臂的觉悟。”叶宁一脚蹬在小勇的腿弯处,使得后者单膝跪下,就此彻底失去了反抗力,而后吐出淡漠的一语。

    “不要!”一个人能对别人下狠手,不带他对自己同样下得了狠心,断臂的恐惧之下,小勇失声叫道。

    叶宁却如没听到一般,高高提拳,瞄准了小勇的手肘砸了下去,手肘是由软骨组成,以叶宁这一拳的分量,绝对是碎裂的下场,想要愈合如初简直痴人说梦。

    围观众人望着这一幕,都是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一个对他们来说高不可攀的先天强者,即将在他们眼前折断一臂,这份惊爆对心灵的冲击,压根不是言语能形容的。

    “住手!”陈素素发出了一声窒息般的尖喝,她不是个轻易认输的女人,也知道约斗规矩,就好比签字画押的擂台比试,即便叶宁将小勇的手臂来个截肢,事后也不能追究分毫,可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

    一缕轻笑闪过嘴角,是陈素素的喊停让砸落的拳头停顿在了半空,叶宁目光微低盯紧了小勇,顿了片刻,才淡淡地道:“三百万买他一条手臂。”

    “好。”叶宁这一选择自然是给陈素素的,后者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同时虚脱般地舒了一口气。

    交易达成,叶宁倒也爽快,直接就松开了手,对于是否真要断小勇一臂,介于两可之间,既然对方愿意付出相应的筹码,他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尽可能的不结恩怨,这是他归国调养其间的一贯原则,前提是,别没事招惹他,更别触及他的底线。

    得到自由,小勇一声不吭地站起身,脸上没有落败的沮丧,也没有大度接受失败的坦然,属于无悲无喜,不知心里头怎么个想法,略作筋骨活动后,他低着头慢慢转身。

    对手没什么表示,叶宁无所谓地笑了笑,一转身,正要抬步向方澜等人走去,突然之间,他脸上的笑容直接化作一抹阴沉,在方澜等人勃然变色的惊叫声中,他霍然回转身去,近乎是全力的一拳轰出。

    “砰!”那般大力重重地砸在了对他施行偷袭的小勇的正胸膛,使得后者如同炮弹般倒射而出,在空中滑行了十多米,最终撞上墙壁的一刻,整个包房都仿佛一阵颤抖。

    小勇背靠着墙壁,软绵绵地瘫坐在地上,瞪大的双眼毫无焦点,脸色惨白得全无半点人色,喉咙滚动了几下,嘴巴一张,大滩血浆喷涌出来,如涂料般将下巴与脖子全部染红,片刻后,昏迷了过去。

    而叶宁在一拳命中对方的同时,左胸也是被对方击中,后退了数步之后,只觉得喉咙一甜,他硬是将一口血水给咽回肚里,脸色略显苍白。

    对方这一拳的力量同样是相当之强,要不是他身子的强悍程度近乎变态,恐怕也得烙下严重内伤。

    如此变故,让得包房内陷入到死寂之中,几秒后,人潮涌动,泾渭分明地分成两拨,方澜等人围向叶宁,而陈素素等人则是围向小勇。

    “叶宁,你怎么样,你别吓我。”方澜冲在最前头,一把拉住叶宁的手,双肩籁籁颤抖着,目光无序地打量着后者,煞白的脸颊之上,布满了惶恐与焦虑,那般模样就好像遭受了突然被通知至亲病危的打击。

    叶宁看着方澜的状态,一时间倒是有点懵了,自己好端端的站着,连口血也没吐,没必要这么紧张吧,他反手拍了拍方澜的手背,略有些尴尬地道:”方队长,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那小子自己找死,这一下死是死不了,但彻底废了。”

    就算是那种万急关头,叶宁还是对落拳点做了把控,避开了心脏部位,这要是在海外,就凭小勇偷袭自己那便必死无疑,可这是在国内,他不想弄出人命来,饶是如此,那一拳力量之大,还是将对方的胸骨打断了数根,想要不留顽疾地痊愈绝无可能。

    方澜见叶宁似乎真的无恙,也是稍稍松了口气,又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过急切,不由羞臊地脸颊一阵滚烫,忙甩开叶宁的手,强作镇定地将视线偏开。

    “比斗的规矩,输了再行偷袭,打死了也活该。”阿暮淡漠地说道,眼中锐芒闪烁不定,显然小勇的作为让他很是愤怒。

    王超等人也是纷纷点头,比斗和上擂台一样,要是输不起暗下偷袭的话,被打死了,人家也是正当防卫,绝对没有追究一说。

    “行了,他已经半死不活,算是付出了代价,没必要再计较太多,不过三百万还是要给的,一码归一码。”叶宁随意地挥挥手,这就带领大伙儿,缓步走向陈素素等人。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