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素素目光移向叶宁,见后者一脸无奈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冷笑,还以为这个男人今晚准备从头憋到底呢,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吧。

    求自己放一马?哪有那么容易,要不是恰逢叶宁在场,想要引得他出手,陈素素又怎么可能掉身份地“作弊”呢?

    事实上,陈素素与叶宁之间本无私人恩怨,前者是搞地下赛车的,和华远也无生意上竞争,怎奈,陈素素有个与叶宁不对眼的外甥,而今天上午,杜丽的来电中,一番颇具警告意味的话语,更是让陈素素将叶宁记恨在了心里。

    这个世界上,最不能低估的,是女人的护短与小心眼。

    “打伤了七个人,一个昏迷送去了医院,两个脑袋开了花,四个吐了一地酸水,如果你是我,想必也会执着地要个交代吧。”一语驳回,陈素素又点了一句:“哦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因为本周一晚上崎岖峰出了三车追尾事故,现在那里的山路夜间被封锁了,估计最少得一个月,你知道这里头的损失有多少吗?”

    叶宁苦笑一声,得,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差点连命都丢了,这个女人居然还把地下车赛停办的责任归在自己身上,真是无处讲理去。

    “你是一定要交代咯,那也行。”

    叶宁知道对方是铁了心不肯放手,他也只好“成人之美”,便说道:“三百万,我们这些打工的肯定是没有,你要一报还一报,没问题,不过,我把话说前头,你也别口口声声我们白白打伤了七个人,这七个人当中有四个后天高手,三个连体期,他们不是挺打不还手的木头,只是技不如人罢了。”

    这话一出,自己这边都是不自觉的挺了挺腰杆,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而齐哥等人则是脸色难看了下来,却又无法反驳,今晚这脸就算最后挣回来,同样是丢大了。

    陈素素微微眯眼:“然后呢?”

    叶宁接着道:“既然是技不如人,那就不存在谁给谁交代的问题,只能说你想找回场子,我觉得吧,这个想法是可以满足的,不过,得有个头,别没完没了了。”

    陈素素就笑了,她大致听明白了叶宁的意思,是准备彼此约斗一场作为今晚的句号,这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出场阵容能否符合她的预期。

    “你说说看。”

    叶宁果断一指齐哥:“你,好歹是个后天大成,之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打,你却龟缩在后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断后收尸的,你以为人家叫你一声‘哥’,你就真有资格当老大啦,有好处就冲前头,没好处就躲后头,也不怕寒了手下的心....本来呢,我还想给你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让你和我来个单对单,现在嘛,算了算了,一看你就是个没种的家伙。”

    齐哥莫名其妙被一番奚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中腾起两团火苗,当下,便是上前一步,沉声道:”好啊,恭敬不如从命,我们两一对一,打伤打残各安天命。”

    他没从叶宁体内感到一丝真气的存在,很自然地把后者当成了只会磨嘴皮的“说书先生”,可他的话才一出口,方澜等人就笑喷了,连不苟言笑的阿暮都是呲了呲牙,一个后天大成居然敢对叶宁放出这种狠话,简直是不知“死”字怎么写的。

    那一次,朗格药业一名后天大圆满的老外,被叶宁一拳完败的场景,他们都是亲眼见证的,估计啊,如法炮制的一拳用在齐哥身上,至少是半死不活的下场。

    方澜等人的表现让得齐哥以及四个手下,乃至小勇都是一阵莫名,唯有陈素素阴冷下了脸,知道叶宁这是故意消遣人呢,回头狠狠瞪了齐哥一眼,冷斥道:“你猪脑子啊,再敢多说一个字,就给我滚出去。”

    素姐一怒,齐哥的气势一下子就萎了,忙弯着身向后退了两步,心中却是疑惑,不就是一个嘴上抹油的小子,难不成是素姐怕自己下手没分寸,直接闹出人命?

    叶宁忍着笑,一本正经地道:“素姐,别动气,我承认之前对他的评论过激了一些,刚才他的那股子勇气还是值得佩服的。”

    齐哥怎么听这话怎么不对味,碍于陈素素的警告,只得闭着嘴,双眼睁到溜圆,直勾勾地瞪着叶宁,摸样很有几分滑稽。

    “叶宁,你如果想要摆动嘴上功夫,我想你选错了场合。”陈素素俏脸微板地道,齐哥毕竟是她的手下,被人作弄了,她的脸上也无光。

    叶宁点点头,折腾一下就行了,随即,他指向小勇,此时的后者已经自个儿坐下,一脸无聊表情。

    “素姐,你带个大高手过来,如果不能过了他这关,今晚我们怕是没那么容易走掉吧。”

    对于叶宁这一说,陈素素无声地笑笑,算是默认,到了这个份上,掩饰已经没什么意义,商人带着虚伪面具是一种需要,最终还是要奔着真实目的去的。

    “要是能过他这关,没有后续了吧?”

    陈素素见叶宁一脸的不放心,淡淡地吐出四个字:“到此为止。”

    “好。”

    叶宁沉吟了一下,开出了条件:“这样吧,我和他过十招,不论输赢今晚的事一笔勾销,不过大家没有生死仇怨,还是要划个底线,以一条手臂或腿为限,十招之内,断了对方一条手臂或者一条腿,那也算结束,如何?”

    陈素素眼神一亮,她本以为叶宁会提出三对一的要求,眼下,一对一的条件大大超乎了她的预期,而且还是叶宁亲自下场,那简直求之不得,断一条手臂或腿,以小勇下手的狠度,一年半载绝对养不好,这个结果完全可以接受,唯一略感不放心的,就是十招之内这个限定。

    她可是听闻,当初在洛市,叶宁与先天高手有过交手,在对方手下任是撑了二十几招,也不知传言是否存在水分。

    “这样吧,二十招为限。”踌躇了小片刻,陈素素略微价码。

    “叶宁,别逞强。”不等叶宁回答,方澜便急着出声阻止,虽然她对叶宁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毕竟对方是先天强者,二十招的话,风险太大,她绝对无法接受叶宁断胳膊,断腿的下场。

    叶宁明白方澜的担忧,咧嘴一笑:“方队长,他之前差点断你一条手臂,这笔账不给个交代可不行,下午的时候,你问我的那事,我给你的答案是一月之内,三十天之后,和现在都是一月之内啊。”

    方澜听得这话,微微怔楞了一会儿,随后眼睛猛然大亮,脸颊上涌起一股惊喜交加之色。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