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让你们动手吧,我一出手你们就没机会了。”众人退开,望着一左一右摆好了架势的方澜二人,小勇随意上前两步,刚好将安坐不动的陈素素掩在身后,一手于身前摊开,脸上尽是沉着与自信。

    方澜与阿暮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下一刻,后者先动了,动若奔雷,仿佛平地里突然刮起了一阵迅猛的罡风,阿暮与人交战,从来就不会留手,眼中唯有胜负,哪怕眼下是以二对一。

    方澜稍慢半拍,也是急速冲出,气势不如阿暮,却是如同一支满弓的离弦之箭,锐不可挡。

    面对二人的左右齐攻,小勇不见丝毫慌乱,手掌一扬,没怎么蓄势便是冲着阿暮拍了过去,片刻后,拳掌硬碰在一起,响起一声闷沉的碰撞声,旋即就见阿暮脚下踉跄着向后退去,口鼻间传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反观小勇,只是沉沉的地后踏一步,身子便是如磐石般再无半分动静。

    而方澜的挥拳也是在这时如期而至,应付完阿暮的小勇想要硬接显然是来不及了,可他并未抬臂格挡,也没有选择闪躲,任由着方澜的一拳重重落在他的肩头,这一拳的分量如果普通人挨上,骨骼就算不断裂也得错位,可小勇却只是晃动了一下身子便是将力道卸去,嘴角还浮现了一丝轻松的笑意。

    一记重拳犹如砸在一块钢板上,作为当事人的方澜只觉得一股镇痛与麻木沿着手臂扩散开来,当下,她便欲收拳调整,可不想,一只有力的手掌突兀探出,仿佛铁钳般牢牢抓住了她的一段手臂。

    “别作无谓的反抗了,我只负责断你一臂。”情急之下,方澜猛然发力,试图挣脱束缚,却发现毫无效果,不由心头大惊,便在这时,一道带着审判意味的声音传来,落在方澜的耳中宛如雷霆炸响,她双目一凝,霎时间,美瞳深深一缩,一股浓浓的惶恐之色涌出来。

    小勇已高举手掌,如同是把闸刀一般,而闸刀的下方,待宰的正是方澜那条无法收回的手臂。

    这一画面,清晰地呈现在包房内每个人的眼中,齐哥等人都是一脸的振奋与期待,而王超等人则是骇然失色,林巧巧与叶子二女更是齐声惊叫:“不要!”

    可她们的惊叫声并未能阻止手刀的降落,小勇面色平静地一挥而下,仿佛对于他来说,斩断方澜的一条手臂,就好像切开一块牛肉般,根本不会有丝毫心里负担。

    方澜脸色一片惨白,双目透出一抹绝望,她自知这一下在劫难逃,连退了四五步稳住身子后的阿暮以最快速度再度发起了进攻,想要借此施救,可还是迟了一些,而且,小勇也没有理会的意思。

    “刷!”当此九鼎一丝之际,一只酒瓶突然破空而来,如榴弹般直击小勇的面孔,让得后者斩落的手刀陡然顿在了半空,旋即又猛地抬起,于面孔之前不到三公分的距离挡住了酒瓶,只听“砰”一声爆裂,坚实的酒瓶化开无数碎片,内里的殷红酒液四溅开来,而小勇用于格挡的手掌却是如同钢板般丝毫未损,那掌心之上,散溢出一股墨绿色真气,如流淌的水波般栩栩如生。

    而就因为耽搁了这片刻的功夫,阿暮那一记“围魏救赵”的鞭腿终于是及时赶至,落脚点瞄准了人体的软肋腰眼,仓促之间,小勇只得松开方澜的手臂,手掌一挥,将阿暮这一脚给震开。

    短兵相接有了短暂的间隙,一道身影也是闪掠而来,双手一展,分别搭住方澜与阿暮的肩头,一阵急退,将两人拖出了战圈。

    “哼,你一个先天强者,居然对一个后天大成的女人下这样的狠手,你难道不觉得太过分了吗?”与对方拉开了十来米的距离,叶宁方才脚下一顿,低沉的声音当中透着丝丝怒气。

    小勇的情况与欧阳夏青相仿,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阻隔了外界的探知,之前,他应下以一敌二的时候,叶宁便怀疑过他的真实境界,可想到双方并无解不开的仇怨,应该不至于“作弊”,是以,就抱着观察一下再说的念头。

    不曾想,对方还真就不要脸不要皮地“作弊”了。

    跨越大境界的约斗,作为上位者一方,必须事先明示下位者,这是连海外的地下世界都会遵守的一条默认规则,叶宁虽然对国内的情况不十分了解,但他相信,只会比海外的地下世界的约束更加严苛,要知道,国内环境可比海外的地上世界要平和得多。

    刚才小勇掌心释放出的真气为液态状,方澜与阿暮都是亲眼所见,再听叶宁这么一提,脸上都是涌起了愠怒之色,王超等人也是迅速围了过来,一个个目光阴沉地盯着对方。

    小勇对叶宁的质问充耳不闻,只顾着关注他那被酒汁糟蹋了的衣服裤子,脸上的不悦越来越清晰,陈素素起身上前,眼波在他身上流转了一圈,这才扫向叶宁等人,嘴角唇线下弯,语气生硬地道:“过分吗?之前我已经给了你们选择的机会,是你们自己不识趣,没错,先天期对后天期确实有些不合规矩,但今晚的事是你们挑起的,必须有个交代。”

    方澜满脸煞气,冰冷道:“你不就是出自省级商家嘛,全商界的规则你都敢肆意破坏,今晚的事宣扬出去,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向业界交代。”

    之前要不是叶宁的出手,方澜已经断了一条手臂,此刻,她正是怒火攻心,不惜摆开决战的架势,也要和对方计较到底,今晚之事一旦传开,陈素素与其背后的归属靠山固然会被推到风头浪尖,可华远也会从此竖一强大的仇敌,可谓是两败之策。

    陈素素一脸笃定地笑道:“你受伤了吗?”

    这一问,直接是让方澜噎了一道,眼下她“虎口脱险”,毫发无损,又如何能追究对方的责任?

    陈素素见方澜应不上来,又道:“倒是你们,打伤了人今晚要是不给个交代,下周一我会亲自登门,找秋若雨要个交代,华远不过是市级商家,难不成还想以武力让省级商家屈服?”

    听得这话,方澜等人不禁变了变脸色,原来人家一早心里就清楚他们是华远的职员,要因为今晚的事,牵连公司面对一个省级商家的压力,这后果真挺严重的,更关键的是,林巧巧被欺负这个源头并没有证据,而对方被他们打伤却是赖不掉的事实...

    叶宁双目微眯,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他算是有点明白了,陈素素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前让小勇出手,很可能真正的目标是自己,只是没想到自己任是没出头,这才有了一对二的比试,假如能够引得自己出手,并且把自己废了,想来事后的外界压力也不会很大。

    欧阳鹏飞可是提醒过自己,杜家,金家联手派出先天强者来中海市对付自己,那些个省级商家都是收到了风声,却一个个要么默认要么详装不知,由此可见一斑。

    相比于华远跨入省级之列摊薄大家的利益,破坏些许业界成规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想明白了这些,叶宁轻叹地摇摇头,出声道:“今晚我们是朋友之间的私人聚会,牵扯到公司层面就没道理了,素姐,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非得给个交代不可?”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