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岁左右,样貌只是一般,不过一对不大的眼睛却是明亮中带了一丝锐利,目光缓缓扫动间,就仿佛能看穿每个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此女,正是当日在崎岖峰与叶宁有过一面之缘,彼此还简单聊了几句的陈素素。

    如果非要叶宁对她做个评价的话,这是一个很有深度的女人。

    在叶宁留意到陈素素的时候,陈素素也是留意到了叶宁,四目隔空交汇在一起,陈素素眼中闪过一丝极淡的异色,而后便是不着痕迹地移动开去。

    显然陈素素没打算和自己相认,叶宁自也不会主动打个招呼,严格来说,这个女人还和自己有着仇怨,只是在杜丽的“开导”下,他选择了放下。

    紧跟在陈素素身后的并不是齐哥,而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衣裤,形象说不上帅气,却生得十分阳刚,至始至终目不斜视,也没有保镖角色惯有的拘谨与警惕。

    待陈素素找了个空位左腿搭右腿地坐下,他也是从旁入座,自顾叼起一根烟,旁若无人地抽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与陈素素之间并无主次之别,而再后头跟进的齐哥等人则是规规矩矩地一旁站立,尊卑上下一览无余。

    该到的人到齐,各就各位,稍顷,陈素素面色淡漠地冲齐哥扬了扬下巴,后者这就当众将事情经过简要诉说了一遍,并将重点人物方澜,阿暮指了出来,当然是他的版本。

    一等他说完,方澜便是一声冷笑,三两句话将其中扭曲的事实纠正过来,方澜也是看明白了,这个女人就是齐哥嘴里“老板”,也是他搬来的救兵。

    “臭...素姐,让你开口了吗。”齐哥盯着方澜的眼中满是阴翳,粗话张嘴就来,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三八”二字被他缩回了嗓子里。

    “好了,还嫌不够丢人。”陈素素丢了一个齐哥冷眼,让得后者识趣地闭嘴,而后目光转向方澜,平淡却毋庸置疑地说道:“你们动手打伤了人这是事实,我需要你们给一个交代。”

    一上来就定调子,还是一副压迫式的口吻,方澜眉头深蹙,再度把事情起因强调了一遍,冷然道:“要交代的话,那也应该是你们给个交代。”

    躲一旁的刘老板听得暗自摇头,方澜到现在还没看明白,眼下争得不是一个谁对谁错,而是一个面子问题,越是反抗激烈,最后付出的代价越大,何苦呢?

    也怪方澜等人闹得太凶,把齐哥手下四名后天高手全给收拾了,不然,以陈素素的身份,断然不会降尊纡贵的亲临...

    “刘总,是这样吗?”陈素素对方澜所言不置可否,转而问刘老板,后者诎笑一声,摇头道:“素姐,实在对不起,我刚才问了后勤部,今天这个楼面的摄像头坏了,所以...”

    陈素素知道这是刘老板甩的滑头,生意人能两面都不得罪就绝不会愿意插手是非,对此,她通情达理地点点头,冲方澜无奈一笑:“你说的只是一面之词,可你们动手伤人却是不争的事实。”

    语气平和,没有丝毫盛气,可态度却异常明确。

    方澜算看出来了,对方根本就没打算辨理,王超等人纷纷沉下了脸,他们可不是没有社会阅历的学生,也都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今晚这事对方不准备轻易放手。

    “那你说,想要个怎样的结果?”略微思忖之后,方澜直接问道,她这可不是妥协,而是耐性被磨光了,对方如果只是要个道歉什么的,那还好商量,毕竟阿暮和自己出手确实不轻,可如果要求过分的话,对不起,姑奶奶不伺候。

    陈素素淡然地笑笑,指了指方澜与阿暮:“你们两个是主要元凶,怎么伤的人,就怎么还回来,一报还一报,天公地道,当然,我是个商人,你们如果愿意赔钱的话也可以,三百万。”

    她这话一落,方澜连一丝搭理的兴趣都没了,朝着缩在角落里的曲经理吆喝了一嗓子:”买单!”

    三百万,你怎么不去抢,要一报还一报,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陈素素眸子酥眯了一下,随即轻笑一声:”好,那就先买单,刘总,买单之后,麻烦你的人出去。”

    刘老板咽下咽喉咙,嘴里满是苦味,他能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有心想劝上一句,毕竟这是他的场子,不过,在收到齐哥瞪来的一眼后,还是收了心思。

    陈素素来者不善,摆明了是要替齐哥把场子找回来,自己强加阻拦的话,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于是,也不用麻烦曲经理收单,刘老板大手一挥给免了单,随后投给方澜等人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带着全部手下沉默地退出包房,其中也包括了曲经理。

    “走了。”刘老板一走,方澜果断起身,示意大家收拾散人,齐哥一步上前,沉声喝道:“让你们走了吗?”

    方澜丢给他一个冷煞的眼风:“怎么,就凭你?”

    齐哥面沉如水,太阳穴青筋微微蠕动着,他很想说句硬气的话,可自己这边的阵容又让他全无底气,只得将眼角余光瞄向了陈素素,后者显然是收到了他的求助信号,似不满地哼了声,随即指着阿暮与方澜二人,对身边的男子低语道:“小勇,你就和他们两个主要元凶过几招吧,下手别太重,每人断一条手臂就当小小教训,其他人别计较了。”

    被陈素素称为“小勇”的男子目光一抬,在方澜与阿暮之间游弋了一下,似有些不情愿地恩了声,缓缓站起,伸出一根手指虚空打了一个十字:“其他人让开,免得误伤。”

    陈素素傲慢的言语,配合上小勇傲慢的姿态,可谓是黄金组合的一对,犹如在他们眼中,方澜等人不过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如何宰割全凭他们的兴趣。

    方澜眼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与同样被点名的阿暮对视了一眼,只见得后者眼中不知何时已凝集起了战意,她轻轻点头示意,随即娇喝一声:“王超,你们都退得远一些。”

    心中是被激怒了,可方澜没有失去理智,对方有这般自信以一敌二,她可不会逞能非要一对一,关键还在于,她感应不出对方的境界层次,这让她隐隐有些不安。

    阿暮和她一样,也是无法探明对方的深浅,但凭着多年在山林里与野兽搏杀历练出的敏锐直觉,对方给他一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感。

    而此刻,被众人暂时遗忘的叶宁依旧坐在沙发上没动,吞云吐雾间,脸上有着一抹犹豫与纠结之色。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