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董事会开得从未有过的短暂,仅仅十分钟时间,通过了两项重要的人事任免,罢免萧震山董事会主席以及行政总裁职务,改由陆海燕与杜丽分别接任,至此,宣告了萧家执掌萧氏集团的时代终结。

    会后,会议室内留下了杜丽与萧震山二人。

    “萧震山,我劝你面对现实。”杜丽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协议文件推到了萧震山的面前,此时的后者一副魂不附体的模样,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往日的那股从容优雅,就如同过眼云烟般消散得难寻一丝痕迹。

    强行振作了精神,萧震山将文件捧在手里,随着一目十行的阅览,他的双手开始颤抖,脸庞之上,各种负面情绪不断交替转换,当视线终于落在那尾端的签名栏时,终于是再无法抑制心头的震怒,一巴掌将文件拍在了桌上,抬起噬人的目光瞪着杜丽,咆哮道:“杜丽,你这个女人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

    杜丽怡然不惧地与他对视,一根玉葱指重重地点了几下桌面,凝声道:“萧震山,我这已经是网开一面,念在这十多年来萧氏对杜家的供奉,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拿着一个亿,养老去吧。”

    萧震山气喘如牛,胸膛深沉起伏,仿佛一头随时可能暴起的狮子,他手头百分之三十三萧氏股份,杜丽竟然一个亿就想全部夺走,这和抢劫有什么分别?

    “这些年,萧氏的买卖当中,有多少是踏破法律底线,违背业内规则的勾当,我想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出任行政总裁之后,只需要随便翻出来几样,就足够你判上十几二十年的,你不为你自己着想,总该为你儿子想想吧,他作为萧氏的副总裁,说他干净得像一张白纸,你信吗?”杜丽慢条斯理地道,眼神里多了一丝玩味与嘲弄。

    萧震山眼瞳骤然收缩,满溢的怒火为之一滞,杜丽的这一番话就犹如孙猴子的紧箍咒一般,让他提不起分毫反抗之心,作为依附者,萧氏这些年虽然是自主经营,但一切商业行为却是全然暴露在杜家的眼皮底下,从某种意义来说,萧氏的命运始终就没有逃过杜家的掌控。

    这就是所谓的代价,靠着大树好乘凉,可当大树要压垮你的时候,也会轻而易举。

    最终,萧震山满怀不甘与怨毒地签下了大名,他知道,眼下自己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余地,即便要计较也是以后的事了...

    杜丽接过签署完毕的文件扫了几眼,嘴角闪过一丝轻笑:“萧震山,你不是一直想着萧氏能以股换股的方式入驻华远吗?放心吧,这个心愿我会替你完成,我已经和华远的秋若雨谈妥,将整个萧氏归入华远旗下,换取华远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其他那几个董事都一致赞成,一个星期后,中海市业内再没有萧氏集团。”

    萧震山听了差点吐出一口老血,眼神阴毒地看着眼前这个志得意满的女人,恨声道:“杜丽,你太狠了,我萧震山自认没有对不起你们杜家,你为什么要做得那么绝。”

    杜丽脸色骤然一寒:“你是没有对不起杜家,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你难道不知道,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报复心最强的动物。”

    话末,断然起身,扬着雪白的下巴,一脸高傲地离去,才走出几步,脚下又是一顿,没回头,却是传来冷蔑的声音:“我好心劝你一句,别再不自量力地搞什么花样,想娶秋若雨,凭你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配吗?“

    似是为呼应这嘲讽的话语,杜丽前脚出了会议室,萧震山的手机就跟着响了起来,是一条林海沧发来的短信:萧兄,看来你我两家注定是有缘无分,萧氏集团此番变故,还望保重。

    将这条消息来回看了三遍,神情呆滞的萧震山忽然感到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

    ......

    而就在萧氏上演权力变更这场大戏的同时,华远集团的副总裁办公室里,齐凯的面前同样是摆放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

    “齐凯,签了这份协议,以往你的一切所为我不会再追究。”秋若雨面无表情的站在办公桌前,清冷的言语犹如审判。

    “秋总,我可以立刻向你,向董事会提交辞呈,甚至让出董事席位,我只要求能保留手上的股份。”齐凯抬头与秋若雨对视了一眼,旋即又低下了头,不甘地道。

    鑫迪娱乐,陆家相继入股华远,华远又与朗格药业签署了合作协议,再加上外界普遍看好华远会在上市前垮入省级行列,以上种种利好都是预示着,华远上市之后的市值将会远远超过本来的预期。

    百亿只是个起步价,而以此推算,即便最终百分之三股份经过稀释剩下一半,那也得至少一亿五千万的价值,这叫齐凯如何舍得放手?

    “呵,你这是想让我免费为你打工,你却坐享其成?”

    秋若雨冷笑摇头:“齐凯,若不是念在你是公司的元老,我连最后的机会都不会给你,这一年多来你的所作所为,早就突破了我容忍的底线,萧氏曾涌泉提供的那些资料,再加上我手头掌握的那些,足够让你身败名裂,坐上十多年的牢狱。”

    话完,她上前一步,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支派克签名笔,轻轻放在齐凯面前,后者再度抬目,默默看着秋若雨脸上那不近人情,毅然决绝的神情,半响后,黯然一叹,迅速拿起签名笔,笔走龙蛇地签下了大名...

    华远内部,一个上午时间就传出了齐凯等两名高管相继离职的消息,这直接是让下头各部门总监,经理等中层,乃至主管级别,都开始为各自的前程心思浮动,由于之前所属派系不同,此刻的心境自然也是大相径庭。

    而相对来说,安保部门具有特殊性,无论高层如何变动,对其的影响都是十分有限,可偏偏,今天的安保部却是组建一年多来最不平静的一天,只因接连发生了两件影响深远的“大喜事”。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