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离开半个小时后,秋若雨的办公室迎来了两名尊贵的女士,华远的新晋董事,陆海燕,以及星辰娱乐的总裁,杜家大小姐,杜丽。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三个商界的女强人凑一块,当两个小时的关门密谈过后,三女互相握手之时,脸颊上都是洋溢着一抹自信的笑容,这也预示着一场足以让中海市业内变天的大戏即将拉开序幕。

    午饭过后,杜丽便带了人马,声势浩大地杀上萧氏集团总部,与萧震山为首的三名萧氏最大股东,展开了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从下午一点直到晚上六点,大会议室的门方才徐徐开启。

    最终,萧震山主动让出了百分之十七萧氏股份,而其余两大股东总统腾出了百分之三,为此,杜丽以星辰娱乐的股份作为交换。

    对于这个结果,萧震山勉强还能接受,由于他本持有五成的萧氏股份,即便让出了三分之一,依然是萧氏绝对的第一大股东,也就是说,日后萧氏还会是由萧家当家做主,杜家入驻,不过是对公司商业决策拥有了举重轻重的表决权。

    只要不是让萧氏易主,就没必要和杜家彻底撕破脸皮,这是萧震山给自己的一条底线。

    总算杜丽这个女人还没蠢到家,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就在杜丽与萧震山等人展开谈判之时,除去萧震山三人外的其余七名萧氏董事中的五人,面前都是被摆上了一份股份转让书,这五人加在一块,共持有萧氏百分之三十三的股份。

    最后,五人经过一番纠结,都是在股份转让书上签下了大名,而他们原本持有的萧氏股份,统统归到了陆海燕的名下。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忠诚,只看背叛的筹码是否足够,当陆家付出了高于市值三成的价格,这些萧氏的老臣子们便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靠岸下船”,与萧氏这艘承载了他们奋斗史的船舶,挥手告别。

    转日,来到了本周最后一个工作日,清晨的阳光似乎要比往日更刺眼一些,仿佛是在提醒着相关的人们,今天将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件发生...

    上午十点,正在办公室内等着林海沧前来签署书面协议的萧震山忽然接了电话通知,说是一刻钟之后,杜丽将两日内第二次光顾萧氏集团,并以新晋董事的身份提议召开临时董事会,而其余各董事均已作了通知。

    “这个三八女人,没完没了了,等建豪和秋若雨的婚事定下来,老子连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真以为成了萧氏第二大股东就能左右萧氏的未来,老子让你有名无实。”挂断电话,萧震山不屑地哼了声,略微思考之后,给林海沧去了电话,将两人的会面推迟到了下午一点,这种牵扯十个亿的交易,书面落笔可不能马马虎虎,眼下,林萧两家联姻才是头等大事。

    一刻钟后,来到会议室,萧震山一如既往地往那个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一坐,身子后靠,目光环视一扫,不由微微皱眉,除了左手下方的杜丽之外,其余董事只到了四人,另外五个家伙呢?

    “老曾,怎么回事?”

    被萧震山问及的曾副总是原本萧氏的第三大股东,也是萧震山最为亲信的一人,这会儿他目光略显躲闪,犹豫了片刻,忽然一咬牙:“在今天的董事会没有正式召开之前,我个人先有个提议,介于此次公司未能与朗格药业达成合作,公司的总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以,我提议罢免萧震山公司总裁职务,改由杜丽女士接任。”

    这话一出,萧震山满脸惊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出奇的,其余几名董事似乎并不意外,还纷纷点头,那意思分明是表示赞同。

    “按照董事会的规定,罢免任其内公司总裁,必须要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票数,萧总我没说错吧。”杜丽斜睥着一脸怔然的萧震山,眼中毫不掩饰那抹冷嘲之色,语气清淡地道。

    萧震山喉咙里发出一个“呃”音,回过神来,黑沉着脸缓缓点头。

    不待他开口,杜丽便接着道:“还有董事没有,反正等着也是等着,不如大家先表决一下,如果否定的票数超过三分之一,也就没必要提上董事会了...我赞同曾董事的提议。”

    杜丽单臂高举,随后,曾副总跟上,其他三名董事也是不甘落后。

    萧震山看着这般场景,眼中腾起的怒火就快要冒出眼眶,眼下,他竟然成了孤家寡人,这种背叛的滋味唯有当事人才最为感受深切,简直是气炸心扉。

    好的很,这帮平日里以他马首是瞻的董事,见风使舵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董事长,你是弃权呢,还是反对?”

    杜丽这淡淡的一问,落入萧震山的耳中,就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声,脸不疼却是火辣辣的烫,这个女人是存心的,就是要他下不来台,策反了在座董事,对自己进行逼宫呢。

    他忽然意识到,半数没有到场的董事,十有八九是杜丽刻意安排的。

    “我自然是反对,你们别忘了,我是董事会主席,我拥有一票否决权...”豁然起身,萧震山恶狠狠地瞪着众人,沉声喝道,嗓门大得连整条走廊都能听得见。

    如此表现,与平日里风度翩翩,总是一副尽在掌控的模样的萧震山全然判若两人,这也并非是怒火冲昏了理智,在短时间内,他心中已有了盘算,以董事会主席身份震慑之后,就强行宣布散会,他要尽快终结今日这场无准备之仗。

    只可惜,一张大网早就为他铺开,今天他是怎么都别想挣脱而去,一道女子的冷笑声从会议室敞开的大门传了进来,直接是将他的宣泄声打断:“如果你不再是董事会主席呢,我现在就提议,罢免萧震山董事会主席的职位。”

    话音落,陆海燕款步走了进来,面容正色,一条玉臂悬空高举,而在她露面之后,其余董事,包括杜丽在内几乎是在一秒之间,便是将刚才放下的手又举了起来。

    “萧震山,今天未到的五名董事,他们以后也不会再出席了,现在我个人持有百分之三十三萧氏股份,同你的持股数持平。”

    轻描淡写的话语,直接为萧家掌控萧氏的历史画上了一个句号,陆海燕冷眼看着石化了一般的萧震山,心中也是喟然一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如彗星般崛起的商界强人,在无数人惊爆的眼球中,建立了中海市业内的庞然大物,萧氏集团,历经十余载,于今天黯然“陨落”。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