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情并茂,真情流露,秋若雨又无言辩驳,在林海沧看来,他这临时起意的一出堪称神来之笔,虽然有着刻意的痕迹,也许叶宁能意识到他是有意挑唆,但心中阴霾却是注定种下了。

    一个年轻气盛又能力出众的男人,内心必然是高傲的,最受不了的就是欺骗,还是来自一个倾心女子的欺骗,至于后果嘛,为情所伤只是寻常,更加极端的也不是不可能。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能够因此撤反叶宁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那自然是林海沧最为希望的,即使不成,只要保证叶宁与秋若雨之间产生难以愈合的隔阂,接下来,他兑现与萧震山的交易,迫使秋若雨乖乖就范,便成了十拿九稳之事。

    如果时间倒退一个月,林海沧断然不会对叶宁如此重视,可现在,随着萧家,杜家,金家等相继将叶宁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想要除之后快,却始终未能如愿,这让他再也不敢轻视这个年轻人的存在,这就是一个让人难以把控的变数,幸好,被他寻到了“破绽”,以“智慧”解除了...

    叶宁没有拒绝林海沧的好意,从后者伸里的烟盒中抽了一根香烟,特供的冬虫夏草,在市场上的烟草店里有钱都买不到。

    点上火,叶宁深吸了一口,下巴一抬,冲着天花板吐出一口烟丝,那边惆怅的模样,颇有点“哥不是烟是寂寞”的意思。

    林海沧见叶宁这般,益发认定后者是伤到了心里,男人嘛,都喜欢有苦往肚里咽,表面越镇定就说明心里越苦。

    秋若雨望向叶宁的眼神略显复杂,虽然她有过不止一次向叶宁坦明,彼此间没有感情发展的可能,但后者到底有没有听进去,是不是当真了,她却无法确定,然而眼下,她又可以肯定,叶宁是信了林海沧所言,毕竟,自己一直沉默着,很明显是默认的态度。

    沉默久久地持续着,直到叶宁将一根烟抽完,他扫了扫将自己盯住的父女二人,忽然来了句:“林先生,秋总,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

    “......”父女两集体无语,也对,难不成让叶宁跟他们分享一下内心感受?

    “林先生,我想问个不恰当的问题,希望你别介意,你说在秋总的心里头,是你这个父亲来得重要呢,还是你说的另一个人来得重要?”叶宁又从烟盒里取了一根烟,歉意地道。

    林海沧听了也不恼,在他看来,叶宁必然是受了极大的刺激,这个时候提任何西里古怪的问题都不为奇,略微迟疑,瞥了秋若雨一眼:”小雨,这个问题由你来回答才合适。”

    秋若雨冷冷地看着父亲,冷冷地道:“林海沧,你何必自取其辱,今天要是无极哥哥开口,别说百分之十,哪怕要我名下所有股份,我立刻就会签字,你是我父亲这个事实不是我能选择的,但也仅此而已,我说过,我会负责给你养老送终,至于你的贪婪和野心,对不起,你别想从我身上榨取一丝一毫。”

    听得这般断然的言词,林海沧眼中的怒色一闪即逝,重重地哼了声,转而对叶宁说:“小叶,你听明白了吧,连我这个父亲在她心里都差得老远,更妄论你这个无亲无故的人,我是个商人,小雨也是个商人,在商人的眼中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对她再好,付出再多,不过是被她视作可利用的棋子。”

    到了这个份上,林海沧早已把父女情分搁在了一边,拿出两管大大的眼药膏,一左一右就给秋若雨全糊在了眼上,只求叶宁对秋若雨心灰意冷,如果能因爱生恨话,那就更好了。

    叶宁没有给出评论,只是目光含笑的看着林海沧,那眼神当中透出一丝看小丑表演的意思,只不过,此时浸润在自我戏份中的林海沧压根就留意不到。

    “林海沧,你够了吧,如果没别的事,请你离开。”秋若雨下了逐客令,她的涵养注定了她说不出太过刻薄与极端的话来,可对林海沧称谓的改变,足以说明她内心的激愤集聚了何等可怕的程度。

    “小雨,我是你父亲,你就那么不愿见到我,那么急着赶我走?”林海沧沉甸甸地道。

    “我已经给足了耐心,让你把你想说的都说了,你颠来倒去费尽心机,不就是盘算着你自己的利益,可惜,你注定是一个子都得不到的,按照我和董事会的约定,如今华远的市值已经比涉足药材业前翻了两番,昨天下午,我的律师替我办理了股份交割手续,你交给董事会的那百分之十五股份已经归属我个人名下,我现在持有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华远股份,是公司绝对的第一大股东,你可以彻底死心了。”

    秋若雨的气场陡然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之前她是摆正了女儿的位置,那现在林海沧在她面前,就只是一个公司的董事,还是一个持股比例不足她五分之一的小董事。

    林海沧勃然变色,不知是太过激动,还是被气到了,手指颤抖地指向秋若雨,沙哑的声音从哆嗦的唇齿间吐出:“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连董事会都不召开就擅自行事。”

    秋若雨眼眸一眯,冷光微闪:“我事先通知了持股比率排名前四的董事,以及新晋董事黄志德,陆海燕,他们都没有异议,赞成比例超过三分之二,再加上独立董事周光平的认可,我的操作完全符合董事会的规定...另外,昨晚你和萧震山在乔雅宾馆会面,我早就收到消息了,今天就算你不找我面谈我也会给你打个电话,我要提醒你一声,别和萧家走得太近,萧家现在是自身难保,你,简懿雯,林非凡和萧家如果有私下勾当被挖出来的话,到时,我可不会出面保下你们,还有,这三年非凡实业和华远的合作当中,赚取的额外利益少说有八位数,别以为做得隐蔽我就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盛气凌人,只是清清冷冷的一番陈述,林海沧听后背上却凉飕飕的湿了一大片,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儿,竟然对自己一家子的暗底所为了若指掌,那一声提醒他绝对相信不是无的放矢,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最后的通牒。

    “林先生,男人嘛生财有道,何必非要把目光盯在自己女儿身上呢?”而就在林海沧心绪凌乱,面色变幻不定之际,一道平淡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小叶,你...”林海沧蓦然一惊,豁地扭头,眉头深皱地看着叶宁,见到的是后者一脸淡然笑容,那般随和的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是受了刺激。

    “秋总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又何必太过执着,非要逼着秋总和你彻底翻脸,到了那个程度,对你,你老婆,你儿子都是百害而无一利...你刚才说的那些,不就是想让我对秋总心存芥蒂嘛,那我现在就给你个明确答案,我不介意被秋总利用,我只在意谁会对秋总不利,不管是谁,都会被我视作敌人,有必要的话,我甚至可以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稍顷,叶宁便是以极为平和的语气一番劝慰,话到最后,他脸上笑容依旧,可那笑容之中却是多了一抹彻骨的寒意。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