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正是林海沧,一头黑白参杂的头发,一张爬满细纹的沧桑面孔,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了不少,此刻,慈眉善目的模样,与之前几次不愉快的见面简直判若两人。

    叶宁还分明从他的眼神当中,察觉到了一丝长辈看待晚辈的亲切之意。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自己的存在,使得林海沧一家子屡次颜面扫地,结下的恩怨可是不浅...

    “叶宁,我这儿有点事要谈,等会儿我让韩慧通知你吧。”就在叶宁稍稍楞然间,秋若雨的声音传来,清淡的嗓音带了一丝歉意。

    叶宁哦了声,正欲散人,林海沧却是忽然向他招手:”叶宁,过来坐吧,呵呵,我今天特意一大早来找小雨谈点事,正好也和你有点关系。”

    与自己有关?叶宁心头闪过一丝诧异,目光向秋若雨飘去,见后者同样面露疑惑,显然是并不知情,叶宁犹豫了一下,也不征求秋若雨的意见,便是笑着点点头,缓步上前,找了个空位坐下。

    “爸,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叶宁才一入座,秋若雨便问道,秀眉微微蹙起,她很清楚,自己这个父亲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会儿又言明与叶宁有关,这让她更添了几分警觉。

    “小雨,我知道你工作忙,可我这才刚坐下,你好歹让我喝口茶歇口气。”林海沧略带责备地看了她一眼,端起面前满杯的茶水尝上一口,而后目光转向叶宁,称呼在不经意间作了改变:“小叶,最近一段时间,辛苦你了,小雨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的要管理那么大一间公司,外界只看到她风光的一面,可我这个做父亲的却是知道,她肩负着多么重的担子,幸好有你替她分担。”

    林海沧以秋若雨父亲的身份向自己表达感谢,看自己的眼神就和那啥,老丈人看女婿一般,叶宁只觉得一阵发毛,牵强地笑笑,静待下文。

    “我呢,年纪大了,能帮到小雨的很有限,过去,我和你之间存在一些误会,今天我也不妨敞开了说,当初,你阻挠我为小雨安排的婚事,我心里头的确很生气,因为小雨的出身,决定了她不可能如普通人家的女孩那样凭着性子和感觉去盲目寻找未来的人生伴侣,我作为她的父亲,有责任也必须替她把关,为她物色一个能让她依靠,或者说最起码能够为她的事业提供帮助的男人,就这一衡量标准来说,不可否认,萧家的独子萧建豪是个不错的人选。”

    说到此,林海沧故意顿了顿,视线在叶宁的脸上打了个圈,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后者显得十分平静,这和他的预期有些不符,不过,他也没太过在意,片刻后,语气一变:“至于现在嘛,你用你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同时也改变了我的想法,你为华远的付出,你对小雨的支持,让我相信,你是个有能力有担当,值得托付的男人。”

    这话一出,叶宁即便再心性不凡都是无法淡定了,秋若雨也是面露惊讶之色,出奇的,两人都没第一时间予以反驳,短暂的沉寂,气氛很是怪异。

    “爸,我和叶宁之间只是工作上的同事关系,你别想一出是一出行吗?”也就是七八秒之后,秋若雨终于还是开口了,断然撇清了两人间的关系。

    “小雨,做人要凭良心,华远能够走出困局,有今天的局面,小叶付出了多少你难道要装作看不见。”林海沧面色微板,拿出一派长辈说教晚辈的姿态。

    叶宁见势不妙,识趣地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开水,林海沧卖力地为自己正名,自己总不能给自己拆台吧。

    “爸,我想知道你真正的目的,或者说,你想得到什么?”秋若雨没有顶撞,蹙眉沉吟了片刻,忽然道。

    这思维跳跃的一问,林海沧显然是始料未及,脸上一阵晦涩变幻,看破却不点破,这几乎已成了商人思维的固有模式,自己这个女儿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小雨,我知道,你对我做主你的婚事心存不满,但你终究是林家的女儿,我这个做父亲的...”

    又是一番冗长的铺垫与掩饰,秋若雨的耐心被磨得一干二净,直接给予了打断,不光音量拔高了几分,语气也严厉了不少:“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被二度追问,林海沧没有了婉转的余地,眼中腾起一抹不悦,片刻后,又被他生生压制了下去,苦叹一声:“哎,小雨,你对我的误会太深了,我没想过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利益,你手头百分之二十的华远股份,那是你妈妈留给你的,就算我是你的父亲,也不会试图染指分毫。”

    秋若雨嘴角溢出一丝揶揄的笑纹,抬眼看看端了杯热茶走回来的叶宁:“你如果是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那我只能说你想多了,他给不了你任何承诺,也没法给你带来任何利益。”

    林海沧视线同样转向叶宁,摇头道:“我只要求小叶能够一心一意对待我女儿,别无所求。”

    被父女两紧紧盯着,叶宁感到一阵不自然,端起茶水想喝一口,可茶水太烫,便又放了下来:“大叔,这种事讲究两厢情愿水到渠成,你给我来个突然袭击,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嘴上敷衍着,心里头疑窦更甚,叶宁绝对不信,林海沧将秋若雨托付给自己,只是出于一片父亲对女儿的关切之心。

    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为了逼秋若雨嫁入萧家,林海沧一家子的种种所为,他可是看在眼里,那种对利益的贪婪简直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怎么可能突然转性...

    果然,林海沧没有辜负他的“信任”,接下来的一番话便将狐狸尾巴给彻底暴露了出来:“在小雨最艰难的时候,是小叶你给了她最大的支持和帮助,我看得出来,你对小雨是真心的,我的女儿也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我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愿意看到你们走到一起...”

    “如果非要说我想要得到什么,我只是希望拿回本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也就是当年我交给董事会代为保管的百分之十五股份,当然,我会留出一部分作为小雨和你大婚的贺礼,小叶,我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百分之十五华远股份,以陆家认可的,目前华远八十亿市值来说,那就是十二个亿,待到上市之后,价值翻上一翻乃至两翻都不是难事,把女儿嫁出去,换取十位数的收益,这还不叫过分?林海沧的脸皮之厚,直让叶宁感到汗颜。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