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乔雅宾馆的一个小包间内,一张用整根树干雕琢成的木桌两端,萧震山与林海沧相对而坐,前者手里夹着一根粗长的古巴雪茄,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眼神瞟散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而后者埋头看一份文件,神态十分专注。

    长达一刻钟的沉默之后,林海沧终于阅览完毕,抬起头,略带惊讶地道:“萧兄,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萧震山用指间的雪茄烟指了指林海沧手里捧着的文件:“这是今天下午,我让财务统计出来的,萧氏的无形资产,有形资产,包括账上现金,应收账款,全部详细列明,没有半分虚假,按照市场常规评估,目前萧氏的市值为二十七亿,只高不低,我带来给你过目,就是要向你表达诚意。”

    听的这话,林海沧眼神一亮,心中猜到了几分缘由,面上还是详装不明地摇了摇头:”萧兄,我是越听越糊涂了,我手上连一股萧氏股份都没有,萧氏的资产多少,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吧。”

    萧震山身子向后一靠,缓缓竖起岔开两根手指,深沉地笑道:”海沧,你我之间就不必兜圈子了,我把话挑明了说,只要我们两家成了亲家,今后就是一家人,我会拿出百分之二十的萧氏股份作为聘礼。”

    这确实是一点弯子都不饶了,意思表达得再清楚不过,萧家愿意为林萧两家联姻支付相当于五个多亿的代价,相比于萧家的总资产,这份代价已到达了让人咋舌的程度。

    即便以林海沧的老成,在听了这个价码之后,都是不免动容,不过片刻后,又皱起眉头:“萧兄,对于你我两家的婚事,我早就表态赞成,可你也知道,我那个女儿现在翅膀硬了,就怕连我这个当父亲的话都不怎么好使。”

    萧震山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到了这个份上,林海沧竟然还在装模作样的演戏,未免有些过分了。

    嫁个女儿,个人资产就翻了一倍不止,还不满意?难不成以为萧氏以股换股入住华远的计划搁浅,就可以没有节制的狮子大开口?

    胃口太大,小心噎死。

    “海沧,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知道你手上有一张能让你女儿乖乖就范的底牌,现在该是动用的时候了。”

    听到这直白的话语,林海沧脸色大惊,那副表情就如同心底隐藏的秘密被人突然当面点破,瞪了眼珠直勾勾地盯着萧震山,嘴里“你你你...”了半天,任是没有下文。

    萧震山闷哼了声,嘴角泛起一丝讥嘲:“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的,现在探讨这个问题,你不觉得很多余吗?你我都是生意人,你只需明白,五个多亿当作聘礼,即便是省级商家向你林家伸出橄榄枝,也不会这般慷慨大方,当然,不排除你指望着秋若雨把持有的华远股份拱手交给你来管理,可就我看来,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不然,以你的性格,凭你的野心,现在坐在华远总裁位置上的人,应该是你。”

    林海沧脸色一变再变,萧震山的话很不中听,却是不争的事实,他林海沧才五十出头,怎么会甘心捧着华远那点股份安心养老?要是能取而代之,他早就重新出山了,也不会隐忍到今天,他与秋若雨之间的顽结何在,父女之间的情感淡薄到了什么程度?他心里头比谁都清楚。

    “萧兄,我多问一句,日后萧氏依然是你当家做主,那华远集团由谁做主呢?”心头踌躇了许久,林海沧深吸了一口气,问了个似乎不搭边,又很是敏感的问题。

    对于这一问,萧震山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将面前的水杯拿手里把玩了一圈,缓缓地道:“秋若雨嫁入了萧家,那就是萧家的人,未来她和建豪的孩子姓‘萧’,华远的最大股东自然也姓‘萧’,不过,当年你被迫交给董事会的百分之十五股份,可以分出百分五重归你的名下,算是秋若雨孝敬你这个父亲的,我这个未来公公提前替她做个主,这样的安排,你可满意?”

    又加码了百分之五华远股份,华远一旦上市成功,市值再低也是百亿起步,百分之五那就是足足五个亿,一桩婚姻,平添十个亿财富,林海沧就算再如何贪婪,这会儿也提不起任何再抬价的心思,稍作矜持的沉思了片刻,一缕决然之色便是自眼中闪过。

    他知道,那一张被他深藏,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愿意亮出的底牌,终究还是要破土见光了,虽然有着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也会让秋若雨与自己这个父亲之间彻底决裂,乃至反目成仇,但是在一份足够大的利诱面前,他还是选择了义无反顾。

    “萧兄,你说得没错,你我都是生意人,生意场上也别说谁信不不过谁,口说无凭,两天后就是星期五,我们之间签订一份书面协议。”这桩婚姻已经明码标价,林海沧也是撕掉了伪装的面具,露出内里商人的本色。

    “书面协议没问题,但必须有个时间节点,而且不能拖延,一个周末的时间应该够了吧,下周一上午,我希望能够对外公布我们两家订婚的消息。”萧震山一根手指重重地撮了几下桌面,正色道。

    “好,一言为定。”林海沧没有异议,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当先举起面前以茶代酒的水杯,随后,萧震山也是将水杯举起,两人作势,遥遥虚碰了一下,旋即都是一饮而尽。

    ......

    转日,在杜丽的豪宅留宿一宿的叶宁,一早,婉拒了杜丽的开车相送,骑着单车晃晃悠悠前往公司。

    惯例的迟到十多分钟,叶宁迈入一层大厅后,没有如往常般前往三楼的训练场,而是乘坐电梯直达顶层,昨日秋若雨的特别关照,他可是牢牢记在脑子里。

    一路穿过宽敞明亮的走廊,叶宁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见助理韩慧并没在位置上,就自顾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听得里头传来的应许声,叶宁转动把手,推门而入,正要开口向秋若雨问候一声,却是忽然发现,在待客区一张沙发里就坐的秋若雨对面,另有一名中年男子,此刻正转过头来,面带一丝微笑地看着他,并向他点头示意,那般友好的态度,让得叶宁一时有些难以适应,真怀疑是自己的眼花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