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材等级划分,凡品六级之下算作平民化常规药材,凡品六级到凡品四级算作中低端药材,凡品二三级算作高端药材,而凡品二级之上乃是极品,稀罕程度就和唐宋时期遗留至今的字画一般珍贵,价值根本无从预估,而极品之上统称天材地宝,属于国宝级的存在,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当年,叶宁为了医治秋若雨的顽疾,从家族里偷出来的炎阳草精便是极品药材,那一枚种子是机缘巧合下得到的,而为了培养一株成品,叶家足足花费是十多年功夫,也难怪,事后叶宁受到了家族如此严厉的责罚,由此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而此刻,艾莉娜所提的龙骨雪花,同为极品,珍惜程度与炎阳草精相仿,也是糟老头所求的三件东西之一。

    一抹炙热闪过眼眸,叶宁将手里那根烧了大半截的香烟捏成了一团,竟是直接忽略了烫手,微微点头:“还有五个月时间,龙骨雪花我志在必得。”

    艾莉娜幽幽道:“那你把坐标给我,我三天后就出发去找你,自由国度交给纳达克来坐镇一段日子。”

    叶宁忙摇手:“别别,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艾莉娜秀眉一簇,娇嗔道:“干嘛,怕我连累你啊。”

    叶宁面色一苦,这位姑奶奶的心思他能猜到七八分,不过眼下,他内伤才恢复了一半,而且华夏国内是地下世界的半个禁区,自己悄悄遣回来没引起注意,一来是作为华夏人的本身优势,二来早在自由国度建立之前,他便弄好了国内身份,而以艾莉娜在地下世界的知名度,一旦踏入华夏境内,利马会遭来华夏军方的猜疑与重视。

    “现在不方便,我还需要几个月时间处理点事情,总之,地下峰会开始前一个月,我会招集大家。”心中打定主意,叶宁也不多解释,拿出了“老大”的架势,一言而决:“其他兄弟姐妹们还在休假,就先别打扰他们了。”

    弗兰科自然是没有异议,艾莉娜也明白叶宁已经做了决定,只得幽怨地撇了撇嘴,哼了声:“要我替你瞒着大家也行,不过我保有随时联系你的权力,另外,你告诉我,那个华远集团的秋若雨是你什么人?”

    听得这一问,弗兰科先是心头一颤,看向叶宁的目光满是讨饶,苦兮兮地道:“叶哥,不是我要多嘴,你知道的,我要是敢有所隐瞒,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啊。”

    叶宁真想一巴掌抽死这家伙,典型的重色轻友,怪自己交友不慎。

    “额,那个,她现在是我的老板。”

    这话一出,叶宁顿时感到了四道光怪陆离的目光将他锁定,那神态比见到外星生物还要奇葩。

    “堂堂地下世界的暗夜君王,居然在华夏一个二线公司打工?我不是在做梦吧。“稍顷,弗兰科便是怪叫起来。

    叶宁故作脸色一沉,正欲给这货一顿狗血淋头的臭骂,猛然间,神情一变,当即按下电源键,来了个强行关机,而就在电脑屏幕忽然暗下的一刻,书房门被从外推开,现出一道丰润的身影。

    叶宁缓缓起身,回过头,面无表情地望着一脸惊喜交加快步走来的杜丽,心头闪过一丝纠结,而后,迎上两步,突兀地探出手掌,生生掐在了女人的脖子。

    被叶宁的这一举动着实吓得不清,杜丽瞬间凝固了表情,脸颊变得苍白而惶恐,前者那对犹如野兽般不带一丝情感的漠然眼瞳,让她不由心神颤栗,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这一刻,叶宁是真对她起了杀心,就如同会一口咬死猎物的野兽,那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掌只需稍微用力,她就会与这个世界告别,成为一缕香魂。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在门口待了多久,听到了什么?”叶宁问道。

    杜丽幅度有限地摇着头,声音艰难地道:“我什么也没听见,就算我听见什么,你觉得我会出卖你吗?”

    叶宁眯了眯眼,盯紧了杜丽的眼睛,后者经过最初的惊恐,倒是极快的镇定下来,眼中透出一抹认命与坦然,仿佛就算此刻叶宁突下杀手,她也是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

    脑海中一番争斗,叶宁将手掌放松了一些,淡淡地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就不会出卖我?你是杜家大小姐,一点私交可比不上天大的利益。”

    杜丽也不试图脱离,任由他握着自己的脖子,脸上浮现一抹自嘲与悲戚:“当年我在杜家眼里也不过就是一件比较昂贵的商品,现在我成了没有生育能力的寡妇,连个完整的女人都不算,你觉得我对杜家来说还有多少价值?而你却为了救我这个不值钱的女人,却是甘愿冒上生命的风险,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利益值得我出卖你。”

    叶宁听了这个回答,沉默了一下,又道:“我今天碰到了你的堂弟杜远发,我听他的意思你应该人在洪市,怎么突然就来了中海市?”

    杜丽忽然轻松地笑了:“前天晚上你坠车的事情我听说了,打了你两天手机一直关机,之前上午十点左右,我收到消息,你在会议中心出现了,我就立刻开车赶了过来,打你电话还是关机,我就先到了你公司,结果扑了个空,知道你下午请假,我又打电话给欧阳,她说和你一起吃完午饭就分开了,我想来想去,只有回这里碰碰运气...”

    叶宁默默听完,又沉吟了片刻,终于是放开了手掌,脸上挤出几分歉意的笑容,他没有从杜丽的神情与言语中察觉到半分作假的成分,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能滥杀无辜呢?

    “对不起,我刚才正好在和人通电话,涉及到一些商业机密,所以,敏感了一些。”

    杜丽毫不避讳地与叶宁的目光对视,轻轻摇了摇头,异常坚决地道:“哪怕你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出卖你,如果你杀了人不当心被我看见,我会帮着你毁尸灭迹,如果日后你还要继续杀人,我会充当你的侩子手,真到了需要抵命的一天,就拿我这条命抵上。”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