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子弟的话,真假五五之分就不错了,杜远发是杜丽的堂弟应该假不了,是否杜丽特别关照让他和自己走近,那就不得而知了。

    严格来说,他只是与杜丽有些私交,与杜家的立场却是相互对立,这一点,叶宁不会糊涂,也不可能真心与杜家人相交,只简单握了握手:“杜少,客气了。”

    对于叶宁留于表面的客气,杜远发详装感受不到:“叶兄,欧阳家的小公主在圈子里可是女神的化身,倾慕者的数量比今天到场的来宾都多,连我都很羡慕你啊。”

    话里透出的意思很明确,认定了叶宁与欧阳夏青是恋人关系。

    叶宁笑笑,态度模棱两可,承认了没法对自己交代,否认了会让欧阳夏青没面子,他可不会傻不拉几地上套。

    “杜远发,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卦啦,该干嘛干嘛去。”欧阳夏青神色不善地剜了杜远发一眼,心头却是闪过一丝喜意,在她想来,叶宁没有撇清两人间的关系,说明这个男人心里头有着自己。

    女人对于自己倾心的男人,都会变得极为感性。

    “好好好,我不多嘴了。”杜远发果断妥协,又随意寒暄了几句,便找了个借口自顾离开。

    “叶宁,中午一起吃个饭,你请。”欧阳鹏飞上前,给出提议的同时,视线却是向别处斜去。

    “我去批个假。”叶宁随着他的目光而转,见到秋若雨等人在梅的陪同下正朝着这边走来,他犹豫了一下,没有站等,主动迎上几步。

    “秋总,方队长,下午我想请个假。”

    方澜对叶宁的自由散漫很是牙疼,横来一眼:“叶宁,刚才就那么一会儿,你又闹出了那么大动静,你就不能安分一点。”显然,之前会场内发生的事情已传入的她的耳中。

    苗慧英与韩慧也是投来无语的目光,她们一直就留在会场里,目睹了“闹剧”的全过程,这个男人太能折腾了,仿佛什么地方有热闹,他就非得本能地插上一手。

    “明天上午进公司以后,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事要和你谈。”秋若雨脸颊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淡淡地应道,算是准了叶宁的请假。

    “秋...”梅忽然唤了秋若雨一声,语气中带了一丝小小埋怨,秋若雨明白她的意思,凑近以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我放心,回头我来安排,有什么不明白的,到时你当面审他就是。”

    梅这才满意地点头,碧波眸子在叶宁的身上流转了一圈,波光粼粼的,泛着一丝好奇与不解。

    ......

    与华夏时差十二小时的坚利美此时是午夜时分。

    芝市郊区,一栋占地庞大的庄园,会议室内,一张真皮沙发上端坐着一名衣冠严谨的白人老者,头发灰白掺半,苍老的面容之上,布满了刀削斧刻般的皱纹,而一对眸子却是不含半点浑浊,双手握着一根分不清材质却一看就不是凡品的拐杖,竖在身前,即便一声不吭,都是能感受到那股十足的威严感。

    格伦.蒂穆勒,格伦家族上一轮族长,卸任后出任家族长老会首席大长老。

    此刻,他的跟前站了一圈人,望向他的目光无不是泛着敬畏之色,一个个神态严肃而拘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气氛很是沉重压抑。

    一名四十多岁的白人男子从推门而入,快步走到蒂穆勒身边,倾下身子,在后者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蒂穆勒听完,轻吁了一口气,缓缓点头,目光扫了扫跟前一圈人,最后顿在一名六十上下的老者身上,缓慢地说道:“珂卡,你儿子威廉刚才打来了电话,总算补救得及时。”

    听得这话,珂卡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老脸上浮现一抹难掩的疲态,犹如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后,精力一下子虚脱了,其余几人也是大松了口气,心中那股子后怕与恐惧并未能迅速散去。

    他们均是珂卡一脉的家族核心成员,差点就因为马克西姆这个后辈落得万劫不复,被家族驱逐的下场,可不仅仅是从贵族沦为平民那么简单,失去了家族这个靠山,那些昔日在他们手里折损了利益的对手,必然会如恶狼一般,对他们采取血腥的报复,将他们撕得粉碎,或许不至于横死街头,但想要如平头百姓般安稳度日那绝对是奢望。

    站在越高,跌下的时候,势必越惨重,这是古今中外不变的真理。

    “秋女士要求低调处理,不希望任何媒体出现马克西姆对她人生污蔑的报道,你的儿子威廉已经在处理了,我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大家失望。”蒂穆勒又说道。

    珂卡方才松下了神经再度一紧:“大长老,我马上给威廉打电话,不管要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会个人承担,您放心,这件事一定会办得妥妥当当。”

    其余几人忙点头符合。

    蒂穆勒淡淡地“嗯”了声:“马克西姆归国后即刻办理离职手续,不得再进入家族旗下的任何公司,梅提升为朗格药业市场部副总监,兼总裁助理,负责华夏区一切事务,另外,马克西姆留下的空缺,由艾琳娜推荐人选。”

    这话是吩咐身边的白人男子,他是蒂穆勒的长子,艾伦,朗格药业的总裁,格伦家族现任族长。

    “好的,父亲。”艾伦当即应是,他心里明白,原本在长老会中占据末席的艾琳娜这一支,将因为孙女梅的存在,日后在家族的地位势必大大提升。

    珂卡嘴角散开几许苦涩,他曾对他的外甥马克西姆寄予厚望,想将他培养成威廉的接班人,谁能想到,这不成器的“畜生”却险些害了他这一脉,而艾琳娜这个往日被他压得抬不起头来的老女人,也不知道交了什么狗屎运,一个并不太被器重的二孙女,一下子成了她那一脉的福星。

    待众人散去之后,会议室内只剩下了蒂穆勒父子二人,艾伦也没再拘束,于父亲身边的沙发坐下,将憋在心中的困惑问了出来:“父亲,华远集团在华夏不过是个准二线集团公司,你为何那么重视一个夏国女人?”

    今晚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父亲竟然直接给威廉下达了指示,这在非常注重规矩的老牌家族里是极其稀罕的,要知道,以威廉身份,平时连觐见父亲都得提前预约说明缘由,不止于此,他还从父亲的指示中听出,对于那个秋若雨女士极为重视,甚至有着一丝畏惧,生怕出了纰漏,引起对方的不快。

    一个东方女人,还只是二线集团公司的总裁,缘何有资格让父亲这般慎重对待?艾伦实在想不明白。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