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叙述如下:两天前的晚上,在崎岖峰,叶宁,葛飞等人进行飙车,金商为幕后主使,给叶宁设计了一场车祸,并在路段中央预先停了一辆房车,最后结果,叶宁冲出路边围栏坠入山崖,葛飞撞上了房车重伤,另一辆车追尾葛飞,里头的人同样受伤,据说除了轻微脑震荡之外,并无大碍。

    如此惊险刺激的桥段,听得记者们眸若星辰,显然是兴致浓郁到了极点,这新闻一旦曝光,想要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都难,而周围的众人听后脸上神情各有不同,大多都是凝重皱眉,投向金商的眼神很是不善,议论声,指责声肆意扩散开来,恶意制造车祸,这种事在华夏国内平和的环境当中,肯定是无法被广泛接受的。

    叶宁暗自点了下头,当晚他所留意到的情况就是这般,看来,葛飞对于自己的母亲并未隐瞒实情,想想也是,他都伤成那样了,下辈子或许连床都下不了,属于半个植物人,还有什么不能坦白的呢?

    “一派胡言,凭空捏造出的荒谬故事,还真以为所有人都没有辨别能力,你如果相信,可以报警抓我,我懒得争辩一个字。”吴佳宜言罢,金商当即就接上一声冷笑,给予了全盘否认,投给叶宁一个“悉听尊便”的眼神。

    这种事没有证据,根本就不成立,他只需一赖到底,能拿他如何?

    难道单凭吴佳宜的空口白话,媒体不经证实就敢乱写乱发?那简直就是扯淡。

    “金商,我看你是糊涂了,我若是想将你绳之于法,那晚现场我就出现了,也不会等到今天才现身,你有没有做过,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需要证据做判断,可对于一些人来说只需要凭自己的脑子,不是你抵赖就行的。”

    叶宁这富含深意的话一出,金商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大变,背脊不由袭上了一股寒意,他终于是明白了叶宁的用意,这货根本就没指望媒体舆论来压垮自己,也从没打算通过警方司法来惩罚自己,真正的目的只是要闹上这么一出,然后让这件事在圈子里发酵开来,圈子里头判别真假,从来就没有非要证据一说,而他金商主使越货杀人,扎扎实实地踏破了圈子里俗成的红线,就这件事而言,他站在了圈子里大多数人的对立面,成了“公敌”的存在,肯定会有人借机对他口诛笔伐,说不定还会连累金家,这般情况下,诸如高小非等那晚牵扯在内的圈子内人,绝不会跳出来替他出头,任何后续,他都必须独自面对,等于是被彻底孤立了,还不能随意拖人下水,否则麻烦更大。

    卧了个去,这个叶宁太毒了!更可恨的是,这家伙明明不是圈内人士,怎么会对上流圈子里的游戏规则如此熟稔?妈的,这种死耗子也能被瞎猫撞上...

    这一刻,金商的脸色已是极端的难看,只不过被那满脸的血痕血迹遮掩,外人无法分辨罢了。

    几个医护人员从正门急匆匆地赶进来,是刚叫的救护车到了,金商见状,也不打算逗留,在随行四人三百六十度的掩护下离去,反正事态发展已经不可收拾,后续麻烦后续再说,眼下,还是赶紧处理脸上的伤口最为重要。

    金商一走,吴佳宜也是在两名保镖的护卫下散人,闹剧就此收场,众人各自散去,葛悠然自觉留下善后,这个女人心思不是一般的机敏,今天这事可大可小,全凭记者的一张嘴一支笔,这个时候红包就至关重要了。

    欧阳鹏飞之前没有露面,这会儿走到了叶宁身边,拍了拍后者肩头,意味深长地道:“年纪轻轻,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这个评价怎么那么熟悉,难道是欧阳家族的专利?叶宁装傻,挠着头,一脸无辜:”人家都想要我的命了,你总也得反抗吧。”

    “是啊,也就欧阳这傻丫头,为了你一个大活人想要不顾一切...闹,人来了,你自己和她交代吧。”欧阳鹏飞感慨地道,话说到一半,忽地扬了扬下巴,叶宁目光随之一转,只见,一道倩影挤开退场的人流,从正门口闯了进来,一张俏脸上写满了急切。

    叶宁轻吸了一口气,目中流露出几分柔色,起步迎了上去。

    “叶哥哥...”相遇后,欧阳夏青睁大了一对亮晶晶的美眸,里头倒映着眼前那张温和与歉意交加的笑脸,她双肩微微颤动,将内心的不平静给暴露了出来,俏脸之前满是激动与欢欣。

    叶宁不知该如何宽慰,看着她作了修饰却依然掩不住水肿的眼袋,他脸上的歉意更浓了几分。

    无声相对,突然间,一股香风扑面,一个柔软的娇躯撞入怀中,叶宁猝不及防,身子陡然僵硬,低眉看着女孩一对玉掌搭在自己的肩头,脸颊埋在自己的胸膛,渐渐的,胸膛处衣服开始泛潮,他神情愣愣,不知此刻的脑海中在想些什么,片刻后,双掌缓缓抬起,一手轻柔地抚摸女孩柔顺的秀发,一手轻拍女孩的后背,似拥抱,又似比恋人之间差了那么一点...

    欧阳鹏飞见着这一幕,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想要上前阻止,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挪动步子,暗自叹了一声。

    半响后,欧阳夏青从叶宁的怀里挣脱出来,垂着小脑袋,反手揉着眼角,看不清脸上的表情,摸样略显局促,像极了做错事后,面对家长不敢抬头的小女生。

    “欧阳,你的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吧,什么时候交得男朋友,也不知会大家一声。”一道稍带戏谑的笑声传来,欧阳夏青眉目一抬,看着缓步而来的青年,便是鼓了鼓嘴:“杜远发,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听这称呼就知道我不受欢迎了,欧阳,我好像没惹你不高兴吧。”来着正是代表杜家的那名青年,杜兴药业的副总裁,杜丽的堂弟,杜远发,对于欧阳夏青不感冒的态度,他倒是没表现出不悦,还自我解嘲了一句,旋即目光转向叶宁,微微一笑,主动伸手:“叶兄,久仰大名,我是杜丽的弟弟,杜远发,这次来中海市前,堂姐可是特意关照,让我要和你多多走近。”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