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佳宜住手的时候,金商那张英俊的脸庞已是惨不忍睹,足有七八道血痕印在上头,其中一道自眼角上行,横穿眉毛直达额头中心,距离眼球差了一厘米不到。

    整个过程十来秒,见证的众人无不是骇然而惊,为吴佳宜的泼辣暗暗捏一把冷汗,也为金商的悲剧下场叹息摇头。

    会场的保安聚了过来,见双方都是见了血,不禁感到大伤脑经,他们自然清楚,今天应邀出席的来宾大多身份不低,谁能料到,竟会出现这样的恶性斗殴事件。

    “疯女人,你给我等着,我要让你葛家家破人亡。”被两人搀扶着站起,金商脸上那道道血痕狰狞地扭动着,他伸出一根颤抖的手指点向吴佳宜,从喉咙里喷出怨毒的声音。

    他从未想过会有一天,他金家少爷被一个女人当众毁容,这已经不是颜面尽失的问题,近乎上升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冲动过后,吴佳宜稍稍冷静下来,她也是作为一个母亲爱子心切,才会干出这种不顾一切的事来,此刻,看着金商的惨状,她心里头不免有些后怕与后悔,毕竟葛家与金家的差距隔了一条巨大的鸿沟,事后金家降下雷霆震怒,葛家怕是要真的遭殃了。

    葛悠然眉眼间也是愁色凝集,那晚她还主动劝说叶宁,万不可对金商下手,可这会儿,自己的二婶却犯了大忌,就凭金商这幅模样,金家的报复必然会如期而至。

    说一千道一万,葛飞的重伤只能算作是金商间接造成,这还是葛家一方的观点,金家认不认帐都存于两说之间。

    “金商,你也别太猖狂了,葛飞现在躺在医院里,到底是谁造成的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二婶难道会莫名其妙的找你麻烦?”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想要挽回已无可能,葛悠然只得极力反驳,至少不能站在理亏的一边。

    “笑话,葛飞自己开车追尾,那是他咎由自取,与我何干,就算当场撞死也是活该。”金商一手罩着面孔,岔开的手指间透出的眼神如同要吃人一般,声色俱厉地吼了一通之后,又对身边一人怒道:”还傻着干什么,叫救护车啊,我这样子难道还能站大街上?“

    那人连忙应是,到一边打手机去了。

    吴佳宜听着这话,身子一阵摇晃,差点肺就炸了,对方不光赖得一干二净,还咒他儿子死...葛悠然怕她又会冲动,双手紧紧拽紧她的胳臂,不敢放松丝毫。

    “来,让一下,记者同志们,我知道你们是靠挖掘生活热门话题升职加薪的,那就绝对不能错过了这里的大新闻。”便在这时,一大片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得叶宁领着一班长枪短炮的记者从最边上的通道横穿过来,这货直接指着面无全非的金商便介绍了起来:“我先介绍大家认识,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金家少爷,金商。”

    “不要拍!”一见那么多记者涌来,镜头都是瞄准自己,金商立时有些慌了,双手抱头捂面,他现在形象要是出现在花边小报或互联网上,那可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总算,随行的四人也有点眼色,立刻就把金商围在当中,不过饶是如此,些许影像资料还是被捕捉到了。

    “葛小姐,我给你个建议,如果你们葛家想要免遭金家报复的话,最好还是把整件事曝光,有了舆论压力,金家定然会有所收敛。”一语报了金商的名号,叶宁便不再理会,转而找上了葛悠然,后者一听这话,眼神顿时一亮:“叶宁,你确定?”

    叶宁明白她的意思,这是在问自己的立场,他肯定地点点头,金商是想要他命的幕后之人,既然对其本人下手有所不便,那眼下这个报复的良机就绝对不能错过。

    “你就是叶宁,你怎么...”吴佳宜听的这个名字,陡然睁大了眼睛,盯着叶宁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大姐,我命大死里逃生,你是不是觉得你儿子对我追尾,想要把他重伤的责任推在我身上啊?”叶宁眉头一皱,微冷的眼风扫了过去。

    吴佳宜噎住,片刻后,苦涩地摇摇头,葛飞已经醒来,并将那晚的事故情况原原本本说了,叶宁是失控冲出赛道坠入山崖的,又怎么能把葛飞的重伤归结于叶宁呢?叶宁现在活得好好的,那是命大,不倒过来追究葛飞的责任就不错了。

    “大姐,金少爷现在的形象是拜你所赐,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公之于众的话,我想你们葛家肯定要承受金家的怒火,是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把你知道的当晚内幕说出来,有了舆论压力,金家十有八九会选择避嫌,我可以给你个承诺,之前我和你儿子的恩怨过节,我不会再追究。”

    叶宁掷地有声的话语,使得吴佳宜蓦然醒悟,与葛悠然对视了一眼,见后者微微颔首,她便是一咬牙,道了声“好”,旋即侧身面向记者的镜头。

    金商见事态发展完全脱离了掌控,心里又急又慌又恨,要不是还保有一丝理智,他都想和叶宁拼命了,这个瘟神为什么坠车山崖都没死?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今天的会场?还他妈的要把他推向绝路...

    “走!”这个时候,想要阻止遮掩显然是不可能了,金商暗一踌躇,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

    “金少爷,你确定要一走了之,媒体一旦曝光,你觉得你还能澄清吗?我劝你别为了逃避一时,事后被家族抛弃的时候追悔莫及。”

    一道淡淡的提醒声传了过来,金商刚要迈出的脚步如胶水般黏在了原地,心头一阵波涛起伏,虽然他是真的不想直面,但又不得不承认,叶宁的话给他带来了无比沉重的心理负担。

    没错,他这一走在所有人眼中就是做贼心虚,事后跳进黄河洗不清,难道想凭着官司以证清白?别开玩笑了,金家这种豪门可丢不起这个脸,等待他的命运只能是被家族雪藏,这还是庆幸的,假如舆论发酵过于猛烈,被家族直接牺牲掉也不是不可能。

    而就在他头大如斗,深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的时候,吴佳宜已经完成了思绪整理,开始娓娓道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