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澜涌动之后,一切重归正轨,签约仪式如期进行,秋若雨与苗慧英作为华远的代表登上主席台,双方经过确认条款无误,梅与秋若雨分别在合同的甲乙双方签上了大名。

    掌声雷动。

    此刻,尘埃落定,与全场热烈的气氛形成鲜明发差的是萧氏一方所在的区域,萧家父子面色阴沉得如要滴出水来,那层表面伪装已经全然扯下,其余的高管们,包括齐凯二人在内,一个个也都是绷紧了脸,低沉的气场扩散开来,只要稍稍挨得近些便是能清晰地感受到。

    此次合作竞争的落败,对于萧氏来说乃是沉重打击,几乎宣告了以股还股入住华远的可能降到了零点,未来随之变得迷茫。

    商场就是这样,一个精心策划的大项目一旦流产,账面算得出的损失仅仅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是后续深远影响。

    商界是个充满奇迹又异常残酷的名利场,一家不过几人创业的小公司能够在数年间资产规模膨胀百倍千倍的案例屡见不鲜,却是更不缺乏一个几十,上百亿市值的金融航母短时间内沉入海底的先列。

    事实上,现在的萧氏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拐角。

    签约仪式完毕,秋若雨接受了梅与威廉的邀请,就之前的道歉一事做具体商议,秋若雨本意叫上叶宁,怎奈这个男人死活拒绝,只得将方澜带上,而苗慧英与韩慧则是留在会场内应付记者,并与朗格药业的其余成员互作交流。

    来宾开始散场,代表杜家出席的那名青年从后排走向萧氏一方,于萧震山面前站定,也不等后者站起,便语气平淡地说道:“萧总,下午我就会回洪市,明后天杜丽会代表杜家过来,我想你应该有个思想准备,我堂姐的胃口应该会比较大。”

    萧震山听得这话,脸色豁然一变,忙起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意思是借一步说话,青年却是冷酷地摇摇头,凑近前者耳边,低声道:“失去了与朗格药业的合作,萧氏还有机会入住华远吗?如果说尚存一丝可能话,本周内让你儿子确定和秋若雨的关系,只有秋若雨点了头,一切才有回旋的余地,不过别怪我提醒你,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

    这边萧震山被下了最后通牒,那边叶宁的处境也不好,欧阳鹏飞正一脸深沉地站在他面前,审视的眼神当中带了几许不善。

    “你今天会出现在这个会场,看你的样子健康得不能再健康了,老实说我很意外。”

    不等叶宁借口,欧阳鹏飞便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欧阳以为你车毁人亡,这两天加起来才吃了半个面包,合眼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整个人憔悴得我都不敢认了,为了替你讨回公道,她以荒废修习威胁家里,大嫂昨天晚上特意从德市赶过来,这是第一次我看到她们母女两大吵了一架,都是因为你...”

    “结果呢,你身上一个零件都没有少,却活生生的消失了两天,我刚才通知欧阳,她非但不怪你,还迫不及待赶过来看你,现在差不多应该在外头了,你别告诉我你不明白她对你的感情,可你呢,为什么不早早给她报声平安,为什么要折磨她,让她备受煎熬,你对得起她吗?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面对欧阳鹏飞的质问,叶宁微耷着脑袋,无言辩驳,嘴角溢出一抹苦涩,他总不能告诉对方,哥们儿其实是信不过你...

    “说话啊,我需要你一个解释,哪怕再不堪,再让人失望,我想你不是个没种承担的人。”

    欧阳鹏飞没打算就此放过叶宁,又出声相逼,叶宁也看出来了,自己不给个交代是没法过关了,暗叹了一口气,正欲开口,场内却突然出了状况。

    “金商,我今天要为我儿子报仇,我和你拼了。”一声尖锐的女子叫声陡然响起,让得退场中的众人都是脚步一顿,目光寻声而转,只见得一名四十多岁的妇女,在两黑衣男子的跟随下向着金家一众人冲了过去。

    金商一眼就认出了妇女是葛飞的母亲吴佳宜,眼瞳骤然收缩,慌忙后退的同时,急喝道:“你想干嘛。”

    “啪!”仓促之间,他脚下打了个磕绊,纵然被身后一人扶住,却来不及躲开吴佳宜的第一波冲击,被狠狠扇了一耳光,顿时,他那养尊处优的脸庞多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

    金商登时懵了,瞪着一双眼睛,犹然不敢相信,他可是金家的长孙,吴佳宜不过是金家的依附者,葛家老二的媳妇,居然有胆当众打了他一巴掌,漫说葛飞的伤势与他并无直接关联,即便百分百拜他所赐,只要人不死,也就是利益补偿多少的问题,难不成还想让他一命抵一命?以下犯上,天理不容!

    眼见吴佳宜第二个巴掌又扇了过来,金商哪能让她再度得逞,火气之下,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然后奋力一推,吴佳宜失去平衡跌倒在地,好巧不巧,额头撞在桌角上,眉骨上方崩裂了一个半寸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二婶。”之前葛悠然离得较远,惊急万分地跑过来还是迟了一些,她忙蹲下扶住吴佳宜,怒目圆瞪地盯着金商,叱道:“金商,你对一个长辈动手,你还是不是人啊。”

    “哼,是这个疯女人先动的手,怎么,我难道还打不还手,任由她发疯。”金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吴佳宜这一巴掌算是用了吃奶的力气,面对葛悠然的叱喝,他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什么玩业,一个依附家族里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向自己叫嚣?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打断他的腿。”吴佳宜急促了喘了几口气,在葛悠然的搀扶下强撑着站起来,也不顾血流不止伤口,指着一脸傲慢的金商,厉声喝道。

    这会儿,她已经怒火盖过了理智,哪还顾得后果。

    “你们敢动,我是金家二少爷,金商,伤了我,我要你们葛家陪葬。”金商怎么都没想到,吴佳宜会下令保镖对自己动手,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当下,怪叫了起来。

    他的保镖在外头停车场等他,此时身后陪同的四人只是公司职员,真有有个不测,远水可救不了近火。

    “你害得我儿子这辈子都下不了病床,老娘今天就是来和你拼命的。”两个手下因为金商的威胁而楞了楞,吴佳宜却突然一头冲了过去,出其不意地将金商撞得人仰马翻,而后跟进一步,十根留长的手指朝着金商的面孔一阵乱舞,刹那间,鲜血飞溅,随之,金商的惨叫声响彻而起。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