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几百道目光都是聚焦在威廉与马克西姆身上,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有大事发生,不然,两个有头有脸有身份的老外,又怎么可能在这公众场合,全然抛弃了被他们视作生命重要组成部分的形象与风度呢?

    从主席台的一端下来,再通过主席台前来到另一端,这当中其实也就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可对于马克西姆来说,却宛如穿越整条马其诺防线,最终,在威廉的带领下,停步于华远一方跟前,更确切地说,是秋若雨的面前。

    梅等朗格药业的职员也来到主席台前,与威廉二人略微拉开距离,依旧是一头雾水,可脸上却是保持肃穆,与老板保持一致,这一点东西方职场并没有差别,眼下,威廉分明沉着脸,你偏偏喜笑颜开,那回头你就算没接到斥退信,日后升迁必然阻力重重。

    这仗是怎么回事?秋若雨也迷惑了,她站起身来,眼中有了一丝疑惑:“威廉先生,您这是?”

    威廉面色一正,神情庄重,下一刻,向着秋若雨微微躬身,歉意道:“尊敬的秋若雨女士,我代表朗格药业向您表示万分的抱歉。”

    马克西姆一脸的失魂落魄,连正眼都不敢瞧秋若雨,站在威廉身边,身子一躬九十度,语气哀求道:”尊敬的秋女士,对不起...”对不起的内容不是马克西姆难以启齿,而是被告诫不能直白的说出口,必须征得秋若雨的同意,然后再开一场小型记者会专门公开道歉。

    对此,马克西姆是提不起半点抗拒之心,威廉说得很清楚,格伦家族老族长打来的电话里说得很明确,要是有半点让秋若雨不满意的,从此之后,马克西姆外公这一脉将被家族彻底驱逐,直接从贵族降为平民,这份后果太严重。

    马克西姆做梦都不会想到,一次华夏之行会为他的人生前程画上句号,甚至殃及到他这一支的家族。

    这是得罪了什么样的大人物?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小丑,所谓的自尊心被击得如粉末一般。

    梅等朗格药业成员见到这一幕,有点明白怎么回事了,八成是马克西姆之前对秋若雨的一番“指控”纯属虚构,仅凭这一点,在坚利美的话,马克西姆便构成了诽谤罪,是要赔偿加判刑的。

    他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愧疚之色,不管怎样,马克西姆是朗格药业的一员,他的过错,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朗格药业的过错,西方的企业文化很讲究一个团体意识。

    偌大的会场万籁俱寂,在场众人一个个匪夷所思,膛目结舌,唯有那些记者们最为活跃,专业的摄像,摄影全部启动不说,好几个还拿出了手机拍个不停,似乎生怕漏了某个细小的镜头。

    秋若雨凝立在那里,想来心情也是很不平静,毕竟这一出过于突然,亏得她也是见惯了大场面,面上维持着镇定,稍倾,微微点头。

    “秋女士,要不先继续签约仪式,等结束后,我们再具体商量,我的初步建议,另开一个记者会,让马克西姆专门向您道歉。”威廉小心翼翼的道,神情很是谨慎,似乎怕自己的提议会惹得秋若雨不快。

    “好,那就等结束后再说吧。”秋若雨也没仔细想,就应付地答应下来,从她的本心而言,并不想搞得那么严重。

    见秋若雨没有生气的样子,威廉心中略松了口气,让两个保安将马克西姆带去后头的休息室,他则是叫上斯蒂文与梅,三人走回了专用通道。

    “方队长,我坦白,刚才秋总让我打个电话,对方是秋总匿名资助的一个孤儿,现在在华尔街一家投行工作,最近刚好负责一个和朗格药业有关的投资项目,秋总也不确定能不能帮上忙,现在看来,对方还挺给力...”威廉等人一散,叶宁立刻又被盯上了,尤其是方澜还神色不善地走到了跟前,他只得举手投降,一五一十地又编了个谎言。

    “嗯,对方还说了什么?”秋若雨显得秒懂叶宁的意图,就是要把这背后的关联引到她的身上,在淡淡地瞥了这个男人一眼,很配合地问道。

    叶宁本吊桶般的心顿时安了下来,眉开眼笑:“对方还说,秋总的大恩这辈子没齿难忘,对秋总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能与秋总带领下的华远合作,那是朗格药业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谄词潮涌,到了后来,叶宁也觉得有些过分了,便尴尬地挠了挠头。

    方澜,苗慧英,韩慧三女对叶宁的大拍马屁采取了自动忽略,不过都是信了这背后乃是秋若雨的手笔,看向后者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崇敬。

    作为下属,尤其是亲信下属,谁不希望跟一个能耐通天的老板?

    秋若雨只是轻笑了一声,没说什么,不是她故意装作高深,而是她也是摸不着方向,只能坐等接下来的发展。

    主席台上的萧震山面色微微沉着,心里头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他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的变故,当此之时,只能期望不要向最坏的方向发展,此次合作对于萧氏的大局太过关键,从某种意义来说,还会直接影响到萧家的命运。

    六七分钟后,专用通道内,威廉三人又走回会场,而后一齐步上主席台,梅坐在了斯蒂文之前的位置上,平静的目光望向全场,如果仔细观察的话,那神色之中有着一丝压抑的激动之色,威廉在主持人边上坐下,而斯蒂文没有入座,直接找上了萧震山,两人不知交流了些什么,就见到,萧震山黑着脸离座起身,如厉鬼般的眼神扫了扫台下华远一方,而后走了下主席台。

    全场依旧沉寂,不过,满场来宾的神情却是有了剧变,这个时候,萧震山被请离了签约乙方的席位,岂不是说,接下来的签约仪式没萧氏啥事了,又会是谁来取代呢?再联想到之前威廉与马克西姆当众向秋若雨道歉的一幕,答案呼之欲出。

    果不其然,威廉拿过话筒,宣布了一个消息,经朗格药业总部决定,任命梅为华夏区合作项目总监,而梅随即便公布了“谜底”,此次朗格药业选定的合作伙伴为:华远集团。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