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所有能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是将不解的目光转向了叶宁,没错是不解,因为他的语气太过平缓,没有丝毫情绪夹杂,更别说与内容相符的气势了,没有人觉得他是在说气话,也没有人觉得他是在可玩笑,可他凭什么兑现所言?

    “叶宁,你别乱来。”一个念头如同一道电流自脑海中闪过,秋若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忙伸手拽住叶宁的手臂。

    她的这一突然举动,让得众人又是一阵不解。

    叶宁偏头,看着秋若雨脸颊上浮现的那抹焦虑与不安,知道这个女人又误会了...

    “放心吧,我是文明人,我只是不允许他侮辱你的清白,我会让他当众向你道歉。”依旧是淡淡的语气,仿若在说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叶宁轻轻推开秋若雨那双柔荑,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对梅说道:“梅经理,我希望签约仪式退后十分钟。”

    “这恐怕...”梅有些为难。

    “我只要十分钟。”叶宁坚持地重复了一遍。

    “好。”梅虽然感到不明所以,但这个要求她还是勉强能办到的,便应了下来。

    叶宁满意地点点头,在一片莫名的目光之中,甩开大步,向着侧门方向走去。

    出了大厅,他很快找到了一个僻静处,确定四下无人,这才掏出手机,凭着记忆拨出了一个电话...

    十二小时的时差,华夏的上午正是坚利美的晚上。

    一座古朴恢弘的庄园,金色大厅内正举行着一场舞会,来宾无一不是衣冠楚楚,身份赫然,一名栗色头发的帅气白人青年,不过三十岁上下,身材挺拔,那对眼眸宛如蔚蓝色的海洋,他的舞伴是个上流圈子里的名媛,后者望着他的眼中满是倾慕与迷恋。

    舞意正浓,兜里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震动了起了,白人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向舞伴递去了一个抱歉的眼神,随即摸出手机扫了眼,见是个陌生的国外电话,他慢走几步来到舞池边缘,接起后,略微压低嗓音,显得磁性十足:“是谁?”

    “春之声圆舞曲,弗兰科,你小子混得挺滋润啊,今晚又是哪个国际女星,还是哪个贵族名媛倒贴上来啦?”稍顷,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略带促狭的声音。

    听得这个声音,弗兰科浑身一颤,整个人陷入呆滞,十秒后,在舞伴惊异的目光中,向大厅相连的一个房间飞快跑去,那股子匆忙毫无半点形象可言。

    “砰!”房门开启又迅即关上,佛兰科眼中的泪水已是滚滚落下,他仰面深吸了口气,才又将手机搁在耳畔,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颤抖:“KING,真的是你?”

    那头似不好意思地笑了声:“半年多没联系,你小子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倒是难得。”

    “KING...”

    “意思一下就行了,我不喜欢这个称呼的。”

    “叶哥...”

    “恩,闲话回头聊,我手头有个事要你帮助解决一下。”

    佛兰科神情一凛:“叶哥,是有什么麻烦吗?我立刻过去找你。”

    电话那头语气松缓:“别别别,就一点小麻烦,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记得格伦家族的那个老家伙和你有点交情,我现在呢碰到个事...”不到一分钟,便是将情况简单诉说了一遍。

    弗兰科脸上的凛然之色逐渐加深,更多了几分狠厉:“叶哥,我等会儿把格伦家族的坐标发给纳达克...”

    “不不,说了没那么严重,打打杀杀这么多年,兄弟姐妹们好不容能享受享受生活,就先休息一阵子吧。”电话那头明白弗兰科的意思,当即给予了否定:“你给那老家伙打给电话,我有两个要求,第一,那个马克西姆不用向我道歉,但必须向秋若雨道歉,顺便带句话,这家伙人品不行,只会给格伦家族抹黑,第二,朗格药业好歹是跨国公司,信誉还是要讲的,出尔反尔很伤人品,朗格药业有个女职员叫梅,华夏的业务合作不如就交给她全权做主吧,行了,你抓紧,我只争取了十分钟,还剩下六分钟。”

    弗兰科当即应是,那头又加了一句:“我还要在华夏待一段时间,别给我暴露了身份,也先别告诉大家,回头我会联系你,就这样。”

    电话一挂,弗兰科单手拍在胸口,神情变得虔诚而庄严,念道:Eternalfreedom。随即便不带耽搁地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

    结束通话,叶宁将手机塞回兜里,怔怔出神,眼中飘过一抹回忆之色,几分钟后,才按原路线返回。

    “咦,梅经理,等电话呢?”来到三号厅边门外,叶宁见到了梅,后者来回踱着步,不时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机,像是在等来电,信息之类。

    “我专门在这里等你啊。”梅瞪了他一眼。

    “等我干嘛?”叶宁好生茫然。

    “你还说呢,答应替你拖延十分钟,斯蒂文不乐意,我就和他争了几句,最后只能把我父亲搬出来当令牌,我这是假装出来通电话呢,哎,还有两分钟啊,我尽力了。”梅指了指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没好气地道。

    叶宁歉意地笑笑,心中对梅多了几分认可,言而有信是人品问题。

    “你还不进去?对了,你到底是什么目的,让我给你争取十分钟,你不会是无聊耍我吧。”

    叶宁见梅蹙着眉,一副要自己交代的模样,只得含糊地道:“我在国外生活过好多年,有次扶了个老人家过马路,那个老人家好像说自己是什么格伦家族的,为了对我表示感谢,特意留了个电话,说我以后找不到工作可以找他,刚才我就是给他打电话把马克西姆投诉了一顿。”

    这桥段怎么那么熟?哦,原来是某部小说里的...

    说完,不管梅信了没信,也不等她再八卦,叶宁便主动挥了挥手:“梅经理,差不多了,进去吧。”

    梅点点头,看出叶宁不愿详说,她也没继续深问。

    三号厅内,应邀来宾全部就坐,主席台上,朗格药业三个席位分别是:斯蒂文,马克西姆,以及一名法务,签约乙方两个席位,分别被萧震山,以及萧氏业务部总监占据,一切都已就绪,只等今天的压轴戏上演,于是,在叶宁二人推开侧门走入的一刻,全场的目光便是不约而同地汇聚了过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