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我们认识吗?”马克西姆站在第二节阶梯上,俯瞰着叶宁的眼神里透出几分不屑,详装不解地反问道。

    叶宁面色一沉,知道这家伙是打算和自己耍赖了。

    “马克西姆,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你不兑现的承诺的话,后果非常严重。”

    马克西姆毫不畏惧地与叶宁对视,冷冷一笑:”你难道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动手?那会让你入狱的。”

    “叶宁,你干什么?”秋若雨急急地赶了过来,身后跟着梅,方澜。

    叶宁瞥了眼秋若雨略带忧虑的脸颊,知道女人是怕自己一个冲动干出些什么,这让他有些无奈,自己在她眼里,难道就真是个空有一生蛮力却没脑子的武夫?

    “秋总,我只是和他讲道理,你放心吧,我有分寸。”交代了一声,叶宁再度找上马克西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私底见不得光的交易公诸于众。”

    马克西姆脸色变得阴冷了下来,强硬道:“我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私底交易,我警告你,诽谤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叶宁叹了一口气,这家伙是准备死撑到底了,那也就别怪自己把事做绝,他回头道:”梅经理,马克西姆和萧氏有着私下交易。”

    这会儿,已有好几名朗格药业的职员围了过来,一听这话,都是蓦然而惊,梅也是吓了一跳,当即就道:“叶宁,这种事可不能随口说说,你有证据吗?”

    叶宁皱了皱眉,那晚他确实录了音,可原来的手机坠车时摔烂了,眼下倒是有点犯难。

    “一派胡言还能拿出什么证据来,我们萧氏向来光明磊落,怎么可能做出私底交易这种丑事来。”就在叶宁沉吟间,萧震山大步走来,声如洪钟,义正言辞,身边一名女助理不断做着翻译。

    “秋女士,请你约束你手下职员的言行。”上了主席台的斯蒂文又走了回来,也是听到了叶宁对马克西姆的控诉,他面色几许不好看地说道。

    这边动静不小,那些嗅觉比狗鼻子还灵的记者早留意到了,不下五个长炮筒的摄像镜头齐齐标准,这对他们来说,是极为难得的劲爆新闻。

    在座的好多人同样投来了关注的目光,不过碍于各自的身份,并没有主动掺合进来,远远地看热闹就好。

    “秋小姐,之前朗格药业与华远集团有过一年多的合作,是华远的诚信出了问题,才使得朗格药业有了更换合作商的打算,即便是这样,朗格药业依然给予华远公平竞争的机会,很遗憾,经过我们的最终评定,觉得萧氏更符合我们的要求。”

    马克西姆见自己这边占据了明显上风,脸色也是缓和了不少,又注意到了周围的记者,顾摆出一副大度的姿态,侃侃而谈:“商业合作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更加合适的朋友,失去了朗格药业这个合作伙伴,或许会让华远接下来的运营陷入困境,我能够理解秋小姐你此刻的心情,可贵方也不应该使出这种下作的伎俩,是在坚利美的话,我一定会以诽谤罪起诉这位先生。”

    话完,趾高气扬地一指叶宁,那眼神,就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贵族看待一个低下的平民。

    秋若雨的火气因为马克西姆的傲慢嘴脸而腾了起来,如果双方依然是合作关系,她或许还会有所顾虑,可眼下,双方已然分手,自己凭什么要被莫名其妙的说教?叶宁又凭什么要受到他的轻蔑?难道就凭他长了一头金发,身体里留着所谓的西方贵族血统?

    简直笑话。

    “马克西姆,你也别给我一口一个法律,那晚在夜总会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侵犯女性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血液检测中含有药物成分,那是你自己放进杯子里的。”秋若雨语弱冰珠地说道。

    “简直荒谬,你这是诽谤!”马克西姆的脸色瞬间臭了下来,这种事可是会对他的名誉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在场有那么多同事在呢。

    秋若雨所言不虚,这点他心里清楚,可打死了也不能承认。

    “是不是诽谤你心里清楚,我秋若雨对自己的言行负责。”秋若雨冷哼一声,到了她的层次,除非要利益使然非要争个输赢,不然只会点到即止,不会去穷追猛打。

    “叶宁,别争了。”话完,给了叶宁一个警告的眼色,秋若雨这就转身,摆明了不准备再“闹剧”下去。

    见秋若雨准备就此甩手离开,马克西姆脸色一变再变,假如这般收场,岂不是坐实了秋若雨所言?他的形象必然大大受损。

    就现在,他便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些同事看向的他的目光之中,比平时多了几分怀疑之色。

    情急关头,他心中一阵挣扎,竟是突兀地蹦出个恶毒的念头,眼中闪过一抹阴狠,就出声道:“秋小姐,我不得不佩服你颠倒黑白的本事,你难道忘了吗?你可是亲口告诉我,与朗格药业的这份合作对于华远集团来说至关重要,为此,你甚至暗示,愿意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交换,我当时就很明确地告诉你,我马克西姆不是那样的人,这件事只有你我两人知道,我也没有偷偷录音,你可以矢口否认,但我说得是否真实,你心里明白。”

    这话一出,周围众人一片诡异的安静,萧家父子听了延迟的翻译都是愣住了,方澜双拳捏紧,“咯吱”作声,梅眼中也是冒出了火光,这几人算是非常清楚秋若雨的洁身自好,更多的人则是将视线凝在了她这个美得不像话的东方女人身上,神色各不相同,有疑窦的,也有信以为真的...

    秋若雨身躯轻颤了一下,顿了片刻,才慢慢转过身来,脸颊之上满是冷漠,双腮泛起了些许潮红,望向马克西姆的目光刺骨冰寒,可想而知,她内心的愤怒到达了怎样的层度。

    “你确定你刚才说的是实话?”一道平淡的疑问声响起,抢在秋若雨开口之前,来自叶宁,此刻,他面色出奇的平静,嘴角甚至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当然!”连一秒都没延迟,马克西姆的回答断然决绝,这种时候有进无退,在他想来,只要他咬死了不松口,秋若雨绝对没法彻底洗脱,一男一女之间的谈话,没有第三者在场,只会越描越黑。

    不得不承认,马克西姆的临时起意确实狠毒非常,男人不怕风流,女人却最怕绯闻,尤其是如秋若雨这般有身份有地位的商界女人。

    “好,我马上就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一句话能毁了一个人的一生。”叶宁轻轻一笑,以波澜不惊的言语为马克西姆判了“死刑”,之前他因为一些顾忌始终没法决断,是后者触及了他的逆鳞,促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