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之中,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段时间,杜,金,欧阳,田,高五个省级商家都是派了家族内的核心成员来了中海市,一来是带着牟利的目的,以各自的手段掺和进中海市业内这场“洗牌”性质的争斗当中,二来便是听闻了有关朗格药业有意选择一个省级商家作为合作伙伴的风声。

    此时,威廉的当众宣布等于是证实了风声不虚,相信,接下来将会掀起一场省内省级商家之间的竞争,而今天的签约仪式过后,威廉等人将会成为他们提前接触,打好关系,甚至建立某种“友谊”的重点目标。

    秋若雨眼中闪过一丝明悟,解开了之前心中的一个疑惑,业内这些省级商家还真是嗅觉灵敏,这种朗格药业高层制定的商业计划,就算是梅都无法完全确定,竟是被各方“未卜先知”地捕捉到了。

    当然,这并不是她今天要关注的重点,接下来该是进入重头戏...

    威廉并未就这一合作计划做更多的注解,宣布之后,便将接力棒交给了斯蒂文,后者捧起早就准备好的一叠厚厚文件,稍顷,开始进入今天的主题,先就此次朗格药业近两周来对中海市业内的低端药材市场做了笼统的概述,评价相当之高。

    能不高吗?要是不高的话,朗格药业还从中海市选择一个市级商家作为合作伙伴,岂不成了自打耳光?

    接着,谈到了三个重点考察的商家,首当其冲的是之前合作了一年多的华远集团,八分褒奖,两分委婉的建议,其次就是保健堂,同样是八二开,最后才是萧氏集团...

    默默聆听之中,秋若雨一张俏脸逐渐冷了下来,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斯蒂文对于华远的点评看似友好善意,却多是留于表面,双方合作的焦点问题只蜻蜓点水,含糊带过,保健堂亦然,唯有萧氏集团,不光用了一倍左右的篇幅,内容还直观地作了“假设”合作的展望。

    这里的假设只是因为还没有最后公布合作对象,可懂行的人听了都会明白,这已是铁板钉钉。

    在场都是人精,也是嗅到一丝意外的气息,之前被传得有鼻子有眼儿,朗格药业敲定的合作对象为华远无疑,看来,不过是个三人成虎的谣言,笑到最后的居然是萧氏。

    萧氏一方,萧震山一副气定神闲,尽在掌握的模样,萧建豪面带“得胜”的笑容,还不忘向华远方望去一眼,只要拿下这次合作,秋若雨就会面临董事会的问责,随后,大多董事必然会倾向萧氏以股换股的入住方案,就算强行投票,也有不小的胜算,毕竟除了秋若雨作为董事会主席握有两票之外,黄志德与陆家虽然都是大股东,但只是占了一票而已,这是董事会对新进董事的限制。

    保健堂一方,葛悠然眉眼间多了一丝躁意与忧色,她心里明白,萧氏怕是要胜出了,这对她投注的双保险来说是个巨大变数。

    “秋总,不对啊,朗格药业不会是存心耍我们吧。”业务部总监苗慧英深深蹙眉,脸色好不难看,凑近身边的秋若雨小声道。

    方澜耳尖也是看了过来。

    秋若雨只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心中却已经有了判断,这一次,华远八成是被朗格药业摆了一道。

    十多分钟后,斯蒂文把该说的都说了,主持人得到示意后,通报休息十分钟时间,接下来将进行签约仪式。

    威廉和他的女助理下了主席台,向着朗格药业一方走去,斯蒂文则是走向了萧氏一方,萧震山起立相应,双方握了握手,然后一名翻译开始作为桥梁互通彼此的对话。

    这一幕落在在场众人的眼中,大家知道谜底已经解开。

    “这帮老外废话还真多,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赶紧签约完事,我连早饭都没吃呢。”叶宁存粹把自己当作局外人,之前他思想走了神,台上说什么根本就没听进去,这会儿休息时间,直伸懒腰。

    “叶宁,注意你的形象。”韩慧推了他一把,提醒道。

    “咦,那个老外和萧震山很熟吗?那些记者也是的,人家聊两句他们凑什么热闹。”叶宁意识到场合不对,这就收起举了一半的双臂,讪笑一声,目光向场中随意一扫,刚好看到不少记者出现在萧氏一方周围,对着萧震山与斯蒂文交谈的画面拍个不停,不禁好奇道。

    “朗格药业选了萧氏合作,没我们华远什么事了。”韩慧表情冷冰冰地道,虽然还未最终宣布,但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作为总裁助理,她这点悟性还是有的。

    “什么!”这一三百六十度转变的信息,让叶宁一阵愕然,当即偏头向秋若雨望去,见到梅绷了张脸走过来,秋若雨面无表情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叶宁也顾不得礼节,几步来到秋若雨的身边,语气很冲地朝梅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梅没有在意叶宁的态度,语速很快地解释了一番,大概就是马克西姆力举萧氏,斯蒂文最后关头变卦了,还隐晦地透露,应该是与马克西姆的舅舅有关,威廉作为副总裁分管采购,市场两大部门。

    秋若雨深深吸了口气,没有说出怪责地话,微微颔首,表示理解。

    叶宁双眼眯了眯:”你的意思,朗格药业之所以临时变卦,是马克西姆?”

    梅看看叶宁,眼神略含歉意:“我也是刚知道。”

    叶宁嗯了声,随即目光一转,瞧见斯蒂文已经结束了与萧震山的交流,从侧方走回主席台上,马克西姆跟在其身后,当下,他便起步走了过去。

    “马克西姆。”

    人未到声先到,马克西姆脚下一停,视线寻声而动,看到径直向自己走来的叶宁,不由轻哼了一声,定在原地等待。

    “你难道忘了你的承诺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把自己的承诺当一回事?”来到跟前,叶宁没丝毫客套,以一口不差于老美的流利英语,咄咄地质问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