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号厅内。

    主席台上摆放着一张盖着蓝色绒布的长条桌,左边三个位置属于主办方朗格药业,当中间隔一个主持人专座,右边另设两个位置,是留给今天的签约乙方。

    华远众人的坐席被安排在主席台前的头排,正对主席台上为签约乙方所设的两个位置,在外人看来,这样的排位符合常规,朗格药业选定的合作方必是华远集团。

    可从门口一路进来,秋若雨却是心思细腻地发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端倪,比如,门口竖着的公告牌上,把今天签约仪式的流程标明了出来,正式签约放在流程的第三部分,甲方为朗格药业,而乙方却是留白;比如,主席台上,朗格药业一方的三个席位都是标明了出席者的职位与名字,可签约乙方却是没有标明;比如,所有被邀请的业内商家,包括省级商家,华远在内,统一为五个名额,唯独萧氏名额翻翻。

    秋若雨感到了一丝忧虑,越来越觉得梅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不过当此之时,主导权已不在她手中,她也只能期待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华远出席的五个名额,除了秋若雨,方澜之外,还有业务部总监苗慧英,以及助理韩慧,另有一个最边上的位置空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方代表纷纷入场,秋若雨见到代表金家的金商,代表欧阳家的欧阳鹏飞,代表田家的田丰,以及杜家一名年纪三十左右的青年...

    这些人身后都是省级商家,这让秋若雨感到诧异的同时,也是嗅到了一丝别样的意味,一场市级商家的签约仪式,引来那么多省级商家捧场,这本身就不正常,难道有什么自己不知道内在因素?

    抬腕看表,离十点正式开始还差了八分钟,秋若雨不禁凝眉,心里想着,叶宁这家伙还真是不靠谱,昨天自己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让他直接到签约现场,千万不要迟到,自己特意给他留了个宝贵名额,可现在...

    “秋总,不好意思,来晚了。”就在秋若雨准备打个电话催促之时,一道熟悉的浑厚嗓音传来,秋若雨偏头一看,面孔便是板了下来,来者正是齐凯,跟在齐凯身后的一名青年,名叫:姚聪,其父是华远的一名老董事,持有百分之三的华远股份。

    “齐副总,我记得今天上午你要给公关部开会,怎么有空过来了?”秋若雨淡漠地道。

    “还不是萧总主动邀请,我就把会议延后了。”齐凯不避讳地说道,话末,旁若无人地向萧氏等人所在区域挥了挥手,萧震山立刻挥手回礼,起身走了过来,身后,萧建豪紧紧相随。

    齐凯的举动让得秋若雨将不满写到了脸上,苗慧英,韩慧,方澜三人也是皱起了眉,业内谁不知道华远与萧氏是竞争关系,这个齐凯在这样的场合,到底想干什么?

    “齐凯,我记得你应该是华远的执行副总裁吧。”秋若雨不打算再虚以为和,她已经感受到在场不少目光汇聚过来,这个时候,她有必要表明立场。

    “秋总,你这么说就严重了,大家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萧氏和华远的换股书我已经让法务部准备好了,就等我们双方什么时候坐下来敲定最后的细节。”萧震山笑呵呵地圆场道,声音没怎么压低,落在在场众人耳中均是神情微变。

    秋若雨彻底冷下了脸,此刻的场景,不由让她想到了初见叶宁的那个晚上,当时萧建豪与林非凡一搭一档在自己面前唱双簧,眼下,变成了萧震山亲自上阵,林非凡变成了齐凯,而姚聪的到来摆明了是代表他的父亲,可以视作是向自己的示威。

    “萧总,你既然要这么说,那我今天就在这里明确地告诉你一声,华远在上市之前不会接受萧氏的任何入股方案,等到上市之后,你如果对华远的发展前景看好,大可以在港股市场购入华远的股票。”深吸了一口气,秋若雨缓缓起身,清冷而薄怒的声音荡漾开来,如断冰切雪般不带丝毫回转的余地。

    反正已经进入了决胜负的最后关头,与其被动等着对方来攻,不如主动发难,之前的隐忍退让不过是她的一种拖延策略,为的是争取时间,眼下,她自认万事俱备,她秋若雨不惧正面一战。

    现场忽然静了不少,成片的目光齐齐聚焦而来,今天被邀的都是业内商家,无一不关注着中海市业内这场带有“洗牌”性质的争斗,眼下,焦点双方的掌门人似乎要当场撕破那层面具,这也预示着竞争已进入表面化。

    齐凯一脸的错愕,他怎么也没想到,向来以大局为重,场面上保持着隐忍与克制的秋若雨居然会突然翻脸,这让他一时有些难以适从。

    而萧家父子因为秋若雨的一语断然否决,都是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们忽然有种被秋若雨耍了一把的感觉,之前秋若雨在华远董事会上态度不明,还以为这个女人迫于压力,有了审时度势的觉悟,没想到啊,不过是迷惑人的权宜之计。

    好的很,既然你秋若雨不识抬举,那咱们就见真章,倒要看看,谁的底牌硬。

    “秋总,你这个结论太过武断了吧,说句不好听的,你不过占有华远两成的股份,而萧氏与华远的换股方案,华远目前的董事会里至少有四名董事极力赞成,另外,新入股华远的黄志德和陆家,占股比率不比你低,我看他们未必会赞同你的观点,如果非要投票表决的话,恐怕会让你失望。”萧震山沉声说道,透出一股子霸气,没了叶宁这个变数,他的底气十足,黄志德本就是颗墙头草,而陆家分明是看中了叶宁的潜力,后者去了天堂,没理由再力挺秋若雨。

    这话一出,在座众人再度脸色一变,好家伙,这是真的要剑拨弩张了。

    “还有,包括你父亲林海沧,也和你持相反的观点,他昨天刚恢复了华远董事的席位,下一次董事会就会列席参加,在加上他一票的话,就有近半数董事反对你,你作为华远的董事会主席,是不是也应该服从大多数董事的意志啊?”不等秋若雨反驳,萧震山再度抛出一个重磅炸弹,眼中泛起一抹阴狠与得意的笑意,林海沧回归华远董事会,于他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砝码,如此,他只需策反黄志德与陆家其中之一,便有把握使得最终决议的天平倾向自己一边。

    “啪啪啪!”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现场短暂的一片寂静,接着,被三道接龙般的击掌声打破,再接着,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精彩,萧总果然智谋深远,布局精密,盯上华远应该不是一早一夕了吧,到今天老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只可惜,姜再老再辣,终究还是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夜郎自大,自不量力。”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