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一辆银灰色的宾利在乔雅宾馆正门接上梅女士,随即直奔中海市会议中心,一个半小时后,朗格药业主办的签约仪式就将在会议中心的三号大厅举行。

    今天的梅一身全黑的职业套装,金色长发扎在脑后,露出一张略施粉黛白皙面容,标标准准的职场丽人形象,既清爽又干练,与当日抵达中海市那般雷人的装扮判若两人。

    “恩,今天总算正常了。”惯例一身白色套装,气质端庄冷艳,宛如天山雪莲般的秋若雨坐在梅的身边,将其略微打量了一番,笑着给予了肯定。

    “得了吧,要不是正式场合,这一身我多穿一分钟都觉得难受。”梅知道秋若雨指的是自己的着装,颇为幽怨地撇撇嘴,虽然她的身材,肤色,气质,配上一身深色正装勘称模特般的样板,可她就是感觉不得劲,或许这便是所谓的性格使然。

    “梅,待会儿我们一起到场,媒体记者说不定会拍到,合适吗?”秋若雨没再深究这个话题,转而说出了心中隐忧,没有正式签约之前,朗格药业与华原集团作为独立的双方,彼此的高管走得太近,很容易被外界怀疑存有猫腻,尤其被记者拍到,谁知道会怎么乱写。

    这在商场中是挺忌讳的事情。

    脸上的慵懒之色逐渐收敛,梅看了看掌控着方向盘的方澜。

    “没事。”秋若雨明白梅的意思,简单二字态度清晰,一来她对方澜十分信任,二来她和梅之间只是瓜田李下,但没有见不得人的交易。

    “这次合作的拍板权在采购部副总监斯蒂文手里,星期一下午,我们双方达成口头协议之后,业界已经开始传了,但你有没有发现,昨天斯蒂文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并没有正面回应,这事有点蹊跷,而且,还有个不好的消息,马克西姆昨晚又来了中海市,是陪他舅舅威廉一起过来的,也就是朗格药业全球副总裁...”

    没了顾虑,梅将隐情如实托出:“我和斯蒂文沟通过,着重推荐了你们华远集团,并且把我和你是校友的关系透给了他,之前一直都很顺利,而且马克西姆提前归国了,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变数,但现在我心里头有点吃不准,可我又不能向斯蒂文要个明确答案,毕竟我是市场部,他是采购部。”

    秋若雨将梅的话略作消化,黛眉微微蹙起:“你的意思是,今天签约仪式上,最终宣布的合作对象可能会出现变卦,这未免有点儿戏了吧,朗格药业好歹是一家全球性公司,以前除了华远,也没有和其他国内商家有过交集,没必要玩出尔反尔这种套路,难道斯蒂文就不顾及自己的信誉?”

    梅谨慎道:“商业合作不到最后落笔签订合同,什么变故都有可能发生,当然,也许我是多虑了...我今天特意让你来接我,就是要让斯蒂文更加明确我和你的关系,怎么说我的另一层身份会给他压力。”

    秋若雨秒钟这话中含义,微微颔首表示认可,她不喜靠裙带关系“作弊”,可不代表她不懂得变通,商场上最重要的永远是结果成败,一些手段必不可少。

    ......

    半个小时后,宾利停在了会议中心的广场上,下车后,三女有说有笑走向三号厅的入口,对于那些长枪短炮的记者视而不见,任由他们捕捉镜头。

    “若雨。”走到一半,忽然听得招呼声,秋若雨不由顿下脚步,偏头看去,只见一群人横向而来,统一的深色职业装,打头的那位五十岁上下,气质温文尔雅,俊逸的面容看着才四十出头,宛如英伦绅士一般,气质从容淡定,正是萧氏集团总裁,萧震山。

    “萧总,你好。”秋若雨很客气地点点头,脸颊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

    “怎么就你们三个?今天你们华远可是主角。”视线自梅与方澜的身上划过,萧震山诧异地问道,分明是认出了梅的身份,却绝不点破,道行之深,可见一斑。

    外人将此刻的场景看在眼里,还以为交流的双方是关系不错的晚辈与长辈,谁又能想到,竟是中海市业内最直接竞争关系的死对头的掌舵人。

    “我临时有点事,其他人已经进去了,萧总,今天你们萧氏可是精锐尽出啊。”嘴里这般说着,秋若雨内心却是闪过一丝狐疑,华远集团收到邀请函上是五个出席名额,而萧氏这边的阵容算上萧家父子,足足有八人之多,还都是萧氏的中高管。

    “呵呵,主办方给了十个名额,昨天齐凯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华远的名额不够,我就给他云了两个,早晚是一家人,没必要计较那么多。”

    萧震山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一般,可落在秋若雨的眼中却是虚伪至极,比起当年小本日轰炸珍珠港前的嘴脸更加不堪,分明已经开炮,还装给谁看呢?

    齐凯也真是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昨天新组董事会上自己刚因为某种考虑作了让步,通过了他提议的让林海沧重新获得一个董事席位,没想到,今天就得寸进尺地来了这一出,“投敌卖国”放到了明面上,这也意味着,齐凯已经准备放出最后的胜负手,更确切地说,华远与萧氏的争斗已近尾声,该有个结果了...

    “萧总,客气了。”

    “哦,对了,我听说前天夜里你们华远安保部的叶宁出了点意外...”萧震山如突然想起,脸上浮现了一抹痛惜,直摇头。

    “萧总,叶宁只是华远的一个普通职员,怎么也进入你的视线了?”秋若雨淡淡地道。

    “呵呵,我也是听说他天赋不错,年纪轻轻已经是后天大圆满,很有希望一步迈入先天期。”萧震山眼中闪过一丝嘲色,没了叶宁这个变数,这两天他心头格外舒畅,每顿饭都能比平时多吃一小碗米饭。

    “纸包不住火,真相总会大白,萧总拭目以待吧。”秋若雨富含深意地说道,心中难得恶趣味地想:有些人就是自以为聪明,自以为全盘掌控,等那个坠车身亡的家伙突然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

    她秋若雨很期待。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