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陆家,萧家之外,市内市外另有好几个家族都是最快速度收到了第一手信息,统一版本,叶宁驾着R8冲出赛道,坠落山崖,生还可能近乎为零。

    于是,今夜注定有好多人无眠,一系列下一步举措,随着叶宁的车毁人亡而悄然酝酿。

    作为一个就职于华远的打工仔,既非公司高层,亦非公司董事,却被诸方高度重视并牵动局势发展,想来,叶宁前往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吧?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夜幕笼罩下仿佛无边无际的林海中,一道生命力顽强的身影,向着远离崎岖峰的方向快速掠去。

    “雕虫小计就想逼死哥们儿,真怀疑你们的智商是不是负数,回头哥们儿会和你们好好清算的。”

    “哎,葛家小子,估计你也就是被人挡枪使,这一下葛家大少爷当到头了吧,不死也来个半身不遂,何必呢?”

    “娘的,这破手机真不经摔,明天得买个新的了。”

    “哎呦,我的屁股啊,差点就成两半了,我的腰啊...”

    R8坠毁前急中生智的一跃,让得叶宁险死还生,之后,一路上穿梭,他嘴里就骂骂咧咧,以此来排解心中的郁闷与愤懑,他自认归国后已经足够隐忍与克制,可一些人就是阴魂不散,想方设法地算计他,甚至到了不折手段的地步,兔子被逼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他?

    要是时光倒退至他重伤之前,地点又是在国外的话,今夜必将会充斥着血色。

    “希望别一再挑战我的底线,那会非常危险,你们根本就不明白,盯上的目标究竟是怎样的存在。”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冷芒,叶宁又一声喃喃自语,旋即脚下的速度更加急了一些。

    暂时来说,他无法确定今晚对他下手的幕后之人是谁,金商的嫌疑最大,高小非同样不能排除,甚至,欧阳鹏飞也在怀疑之列。

    是以,他没打算转回去与任何人汇合,被认定车毁人亡能让他躲进暗处,以便于更好地观察一些人...

    墨色天空随着一丝光亮的出现,宣告了黎明时分的到来,林中的火光早已熄灭,R8只剩下了一个焦黑难辨的外壳,跟前,欧阳夏青无声地凝立着,神情愣愣,犹如被抽掉了灵魂一般,任由着呼啸的山风将她的头发吹散,模样不显飘逸,更多萧索,仿佛时间的流逝已经被她全然遗忘了。

    “欧阳,快五点了,我们还是先走吧。”相陪了足有三个多小时,最初的相劝无果之后,欧阳鹏飞就一直保持沉默,这会儿,终于又忍不住开口了。

    “小叔,你说他还活着吗?”欧阳夏青徐徐转过身,一对红肿而无神的眸子望着欧阳鹏飞,痴痴地问道。

    没有见到一段残破的身躯,没有见到一根焦黑的骨头,甚至连一片骨灰都没有瞧见,欧阳夏青实在无法接受,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就这样从世上消失,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欧阳鹏飞很想给出一个善意的谎言,可见到那团黑漆漆的钢铁疙瘩,还是无言地叹了一声。

    “走吧。”欧阳夏青吸入一口冷风,最后深深看一眼那团焦黑,起步向奔驰轿跑走去,欧阳鹏飞向四名留守的主办方工作人员挥了挥手,示意后者四人可以开始清理现场。

    一坐上车,欧阳夏青便问道:“小叔,你说是谁下的黑手?”

    欧阳鹏飞想了想后,道:“金商的嫌疑最大,他先后两轮投注叶宁,现在想来,应该是故意让叶宁放下戒心,葛家和金家的关系大家都清楚,追尾的是葛飞开的兰博尼基,这小子很可能是自己没把控好,算是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另外,陈素素应该不是主凶,却很可能是帮凶,高小非有没有份不敢肯定,至于有没有杜家的参与那就更不好说了。”

    对于这般分析,欧阳夏青轻轻点头表示认可,很明显这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有预谋的。

    “小叔,我要把这件事查清楚,不管幕后黑手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欧阳夏青的语气如断冰切雪般坚决。

    “欧阳,这恐怕不容易,就算报警多半也是一个追尾事故的结论。”欧阳鹏飞皱眉道。

    “我没说报警,那个顾西坡不还活着吗?他是唯一的现场证人。”

    欧阳鹏飞眉头皱得更深,他明白侄女的意思,这是想借助家族力量对顾家施压,可这样一来,就会搞得越来越复杂,势必会得罪一些人,甚至牵扯出几个家族。

    为了一个死去的叶宁值得吗?实际上,这个男人和欧阳家族可没有半点关系。

    “欧阳,这件事我要和你父亲商量一下。”

    欧阳夏青仿佛早料定了会是这个答案,冷笑一声:“小叔,你替我告诉父亲,这件事如果没有个明确结果,我会停止修炼,而且,这辈子也不会嫁人。”

    欧阳鹏飞脸色一变:“欧阳,这种玩笑能随便开吗?你从九岁开始练武,到现在快十三年了,就这样随随便便荒废,你既对不起自己,又对不起你父母,还对不起家族对你的期望。”

    自己的侄女是个什么性子,欧阳鹏飞太了解了,一旦说出口就必然会去做,感情的事可以用时间冲淡,可练武却耽搁不起啊,眼下,欧阳夏青正处在黄金年龄。

    “我活那么大第一次真心喜欢一个人,可他却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要是不能为他讨个公道,我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欧阳夏青轻声却异常决绝地说道:“小叔,你从小看着我长大,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话完,她缓缓合上了眸子,似是折腾得累了,侧脸向椅背靠去。

    欧阳鹏飞努了努嘴,没再出声打扰,启动车子,向着来时路返回。

    ......

    转日。

    华远集团,总裁办公室。

    秋若雨静静站在落地玻璃窗前,还是那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却似比平日多了几分萧瑟的寒意,即便是正午暖洋洋的阳光投射进来,都是无法驱散。

    今天一早,她便得知了叶宁坠车身亡的消息,那一刻,她感到了心头低沉,胸口堵塞,脑海中一片空白。

    整个上午她就如同丢了灵魂的躯壳,除了应付陆家的一个来电之外,没有和外界通过一个电话,桌上堆积了厚厚一叠的文件更是动也没动,就连每周的例会也被她取消了。

    于她来说,叶宁的出现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彼此没有过深的私人交往,却是仿佛冥冥中有一根扯不断的带子将两人牵连在一起。

    秋若雨能够真实地感受到叶宁对她的真心呵护,她心中也不是没被真实地感动过,并且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将他视作了一个值得信赖的依仗,如果不是因为孩时那个身影太过完美,太过刻骨铭心,她不允许再有其他人闯入她的心房,说不定,她已经主动伸手了...

    过往的种种历历在目,却是如烟一般飘渺,他来的那么突然,去得又是那般突兀。

    大街上如织的人流,此刻被秋若雨俯览在眼中,显得是那样生趣全无,她的脸上写满了黯然神伤,双臂紧紧抱在胸前,室内暖气充足,可她却如受不了寒冷般娇躯微微颤抖着。

    叶宁的身亡对公司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让她的期望破灭,接下来,会有一堆的麻烦等着她去处理,包括她总裁的位置也会随之飘摇,以上种种都足以让得她大伤脑经,可她却将这些暂时抛却了,内心满满的伤感,存粹是缘于叶宁这个人的离去,而并非他的现实价值。

    到底是个花样年华的女人,究竟不是一颗玄冰做的心。

    是办公桌上的手机铃声将她的思绪拉回,秋若雨慢慢回头看了一眼,犹豫了几秒,还是走过去拿了起来,直接按下接听键搁在耳边,那头传来了一个公鸭般的沙哑嗓音:“秋小姐,叶宁的死内有隐情,你有没有兴趣知道?”

    秋若雨身子一颤,跟着道:“你能提供线索?”

    事故的整个过程她并不详知,只听说赛车的主办方会全权处理给出一个最终交代,她不是没怀疑过人为的因素,也想过报警,但踌躇再三还是作罢,因为她很清楚,这种地下赛车本就不受保护,警方介入得出的结果十有八九会和主办方一致,何必做无用功又莫名得罪人呢?

    可眼下,有人主动提供内幕那就另当别论了。

    “能,不过是有偿的。”

    “你要多少?”

    “一株鬼脸花和一枚阴阳珠。”

    这般奇葩的条件,秋若雨不禁诧异,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蹙眉思索间,那头的声音忽然变了:“秋总,你身边没别人吧。”

    这漫不经心,懒洋洋的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秋若雨产生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心脏不受控地加速跳动。

    “秋总,特意给你打电话给个假,秋总,秋总...”

    半响沉默,直到电话那头催促自己,秋若雨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叶宁,你到底搞什么啊!”明明是责问的语气,却是透出不加掩饰的关切之意。

    “看来昨晚的事你知道啦,本来我第一时间就想给你打电话来着,可手机报废了,怪我,今早睡过头了,刚买的新手机新号,我知道你心里惦记着我,怕你伤心过度,就赶紧给你打来报个平安,你放心,我一点事都没有,就擦破了点皮。”

    那头一本正经的话,秋若雨听得哭笑不得,不过在谷底回到山峰般的欣喜之下,她也没计较太多:“叶宁,你给我好好说清楚,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里说不明白,我今天有些善后事要办,明天进公司向你汇报吧,我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

    “帮我打听一下葛家那个葛飞的情况,如果住院的话,是哪个医院。”

    从伤感中解脱出来,秋若雨思维利马上线,沉吟了小片刻,便道:“我知道了,待会儿给你回电话。”

    “哦对了,我还活着的消息别告诉任何人,没事我先挂了。”

    在通话中断前的一刻,秋若雨分明听到了“啵”的一声脆响,她就算缺乏恋爱经验,还是能猜到叶宁做了个恶心的举动,这让她秀眉忽地扬起,随后看到结束通话的屏幕,又无奈地摇了摇头,随之,脸颊迅速恢复了昔日神采奕奕的容光。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