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素,叶宁人呢?他的车呢?”欧阳鹏飞在侄女的肩头轻拍了几下,示意她保持镇定,待陈素素来到跟前,便问道。

    现场就那么点大,一辆R8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呢?

    陈素素眼中闪过一丝纠结,多看了欧阳夏青一眼,这才道:“算我多嘴提醒一声,希望你们冷静。”

    “叶哥哥到底怎么样了?”陈素素劝慰的话语,让得欧阳夏青心中腾起了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她小脸绷白地呵道,哪还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更顾不得什么态度礼节。

    对欧阳夏青不善的语气,陈素素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悦,轻叹了一口气,指了指不远处那断裂的护栏。

    嗡!

    欧阳夏青随她所指才看去一眼,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眩晕,身子连续摇晃了数下,要不是欧阳鹏飞一把将她扶住,差点就软倒在地。

    “不会的。”欧阳夏青口中痴痴地道,而后甩开小叔的手,双肩微微颤抖,慢慢向护栏走去。

    欧阳鹏飞想要阻止,略一踌躇,还是选择了无声地跟随,神情警惕,随时准备着应对欧阳夏青可能做出的不理智行为。

    陈素素也是心存忧虑,默默跟上的同时,挥手示意两人先一步把手护栏破口的两侧,算是一种预先防备。

    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林海之中,那团火光犹然刺眼,欧阳夏青站在护栏前,神色呆滞地俯望下方,出奇的,情绪没有急火攻心地爆发,反而显得非常陈静,微颤的双肩也平稳了下来,而正是这反常的陈静使得欧阳鹏飞心中泛起了几分不安。

    现实已经很明显了,叶宁驾着R8冲出了护栏,而那团火光自然是R8坠落后爆炸引起的,除非奇迹发生,不然叶宁将绝无生还的可能,多半还会是尸骨化为焦炭的结局。

    欧阳鹏飞清楚,自己的侄女对这个男人用情很深,相信这个现实对她的内心打击也会十分巨大。

    “欧阳...”

    半响后,他终于是忍不住开口唤道,欧阳夏青只是回以无声的摇头,又安静了许久,她慢慢转过身,反手抹了抹眼角似有似无的晶莹,抬眼看向陈素素,漠然道:“陈素素,视屏里为什么没有这片区域的直播信号?”

    没有拔高嗓音,也没有情绪的宣泄,连质问都不是,只能算作一道疑问,可那般没有一丝波痕的漠然口吻,听在陈素素的耳中却是让她心头一颤,忙定了定心神,无奈道:“我听手下汇报,刚好是因为这片区域的信号断了,欧阳,你先别急,我已经让人下去看了,说不定还有希望。”

    说不定,才只是有希望,这不经意间的用词已经暴露出了陈素素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事实上已经对叶宁判了死刑。

    “还真是巧啊。”欧阳夏青喃喃自语,面色平静得如不起微澜的湖泊,然而,在她的美瞳深处却是闪过了一道鲜红的光泽。

    这种理由敷衍没有踏入社会的在校学生都闲不够,更何况豪门熏陶中长大的欧阳夏青。

    她已经断定,这起事故并非偶然,是有人故意设计,而在这里的赛道上甩花样,想要瞒过主办方的负责人陈素素是绝不可能的,也就是说,陈素素不是主凶也是帮凶。

    “素素,这个事情是要有个交代的。”欧阳鹏飞也是不傻瓜,就冲现场的状况,以及陈素素的一句回答,他便意识到了其中必有猫腻,以他的估计,现实与某些人的设计偏差太远,他相信,无论是陈素素,还有金商,亦或是高小非,还不至于大胆并愚蠢地搞出这种车毁人亡的命案来。

    “鹏飞,我知道叶宁是你带来的,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痛心,你放心吧,交代是一定的。”陈素素一脸晦涩地道,心中却是将金家,杜家骂了个狗血碰头,叶宁坠车身亡,葛飞生死不明,梅市顾家少爷,顾西坡也是受了不轻的伤,今晚的事要是发酵起来,她不光要付诸巨额赔偿,以后这儿的车赛还能不能继续办下去也不一定,那可是一年几个亿的纯收入啊。

    便在这时,一辆医护车开了过来,当然不是从医院叫来的,而是主办方配备的。

    车上跳下四个白衣大夫,先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兰博基尼内的葛飞搬上了担架,后者呼吸微弱,头上身上到处都是血迹,这般模样能够救活就算是不错了。

    金商站在边上,面色深沉,内心乱得那叫一个如麻,葛飞是葛家嫡系唯一的男丁,未来的家族继承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他很可能就要遭殃了,葛家依附金家是没错,可“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守的,牵扯到了人生伤害,葛家暴怒下必然问罪,金家理亏,做出足够补偿之外,很可能将他“流放”算作交代。

    妈的,一场十拿九稳的车祸怎么就会偏差到这个地步。

    就在金商思绪乱飞间,保时捷里头的顾西坡也被从车内抬出送上了担架,他倒还好,不光人还清醒,也看不出外伤,不过脸色却十分苍白,额头上满是虚汗。

    “等一等。”两个担架被四名白衣大夫分工抬着正要送上医护车,欧阳夏青忽然出声叫住,并快步上前,她的这一举动,也是将在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陈素素眯了眯眼,心头泛起一丝莫名忐忑。

    “刚才的车祸究竟是怎么个过程,你给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来到顾西坡的担架前,欧阳夏青眉眼一低,清脆却冷淡的嗓音便是传了出来。

    顾西坡侧了侧脸,与欧阳夏青对了一眼,看清后者是个二十出头稚嫩丫头,心中不免有些轻视,再加上浑身酸痛如散架一般,正是窝火没处发泄,就没好气地冲了句:“滚,一个黄毛丫头也来蹙老子眉头。”

    他的话音方一落下,欧阳夏青便闪电般地玉手探出,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居然是硬生生地将他从担架上拖了起来,一瞬间,欧阳夏青的气质骤变,整个人如一尊寒意逼人的冰雕一般,冷冷地道:“你给我一五一十说明白,你要敢睁着眼说瞎话,我就把你的一对眼珠抠出来。”说着,抬起另一只玉掌向着顾西坡那双暴突的眼珠缓缓盖去,掌心一团金色真气浮现而出。

    而欧阳夏青这突如其来的霸道举止,也是让得在场众人神色大变。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