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以两百码的车速来说,三秒的功夫就会撞上,留给叶宁应变的时间短得可怜,然而在他的脸上,却是看不到半点慌乱,反而透出一股义无反顾的坚决。

    随手触碰一个自动按钮,R8紧闭的顶棚这就缓缓敞开,同时,他猛地一打方向,顿时车身强行向隔壁车道挤压了过去,而兰博基尼内的葛飞一直留意着R8的动向,他的反应也是超快,当即也是方向一转,只听“砰”的一声,两车侧身来了个亲密接触,彼此贴靠在一起,巨大的摩擦力导至火星四溅。

    许是某种默契与感应,叶宁与葛飞都是抽空偏头瞥来一眼,视线透过车窗玻璃,隔空交汇了一起,彼此的眼中都是噙着一抹诡异而危险的笑意。

    而就在下一刻,叶宁便做出了一个让葛飞做梦都不敢想的举动,他猛地将方向反转,使得变道受阻又离撞上房车仅剩五十米左右的R8,突兀地一甩车头,朝着赛道边的护栏撞了上去,恐怖的冲击力将钢筋浇筑看似无比牢固的护栏撞开了一个巨大的破口,随即,就见R8从破口间冲出,如羚羊飞渡一般,扑向幽深的山崖...

    而力的平衡被打破之后,兰博基尼几乎是在瞬息间偏到了R8所处的赛道,并且执着地向着赛道旁的护栏撞去,变起仓促至极,根本由不得葛飞反应,仅凭一股子本能,他猛地一脚踩上刹车,由于车速过快,急刹过急,饶是以兰博基尼的抓地力都是难以维持平衡,当下,车身便是无规则地弹跳了起来。

    转瞬之后,一股巨力从后生生地撞上了兰博基尼的车尾,使得后者如同一枚出膛炮弹,以不下一百五十公里的发射速度,一头撞上了前方的房车,亏得那辆房车吨位沉重,在赛道上转了半个圈,弹出了十多米,最终摇摇晃晃还是没有倒下。

    经历了两度冲撞,兰博尼基的车瘪进去一大片,车头更是缩短了半米之多,模样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而车内的葛飞已变得无声无息,生死不明。

    那辆落在最后的保时捷状况要好了许多,追尾兰博基尼时,车速已降到了一百二十码左右,车头深凹了一大块,此外,车内方向盘气囊弹出,一张侧脸贴在上头,表情很是痛苦,但好歹人还醒着。

    房车稳住后不久,正副驾驶门开启,身手敏捷地跃下两道身影,几个闪掠间便是来到兰博基尼边上,略作观察,彼此对视了一眼,均是深深皱眉,而后又去到护栏边,向着护栏外头那夜幕下宛如波涛般的林海望去,见到的是林海中一大团刺眼的熊熊火光。

    掩在后山通路旁一颗大树后的便衣男子,将之前事故的全过程看个正着,此刻,掏出了手机,发了一条微信出去:“出了意外,麻烦大了。”

    ......

    如单车秀般饶了一圈回到出发点的欧阳鹏飞早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尤其是他在峰顶进入回旋弯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声爆炸,这让他心头腾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此刻,透过车窗望着赛道旁的空地上,有着十来名主办方人员维持次序却依然乱作一团的场景,再看到前方代表“中止”的红色旗帜挥舞,他不由分说将车停在赛道中央,才一推门下车,就见欧阳夏青疯了似的冲破主办方人员的阻拦飞奔而来,陆展鹏与那名高个青年紧随其后。

    “欧阳,怎么回事?”

    “我要去现场!”欧阳夏青面色铁青,一反常态地将欧阳鹏飞推开,就要上车。

    “欧阳,你别冲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欧阳鹏飞急忙反手将她拉住,眼下,欧阳夏青明显处于不理智的状态,他可不敢放任其所为。

    “鹏飞哥,听主办方的意思,发生了三车连环相撞。”陆展鹏一脸煞白,眼中一片惊慌交错之色。

    “哪个弯道?”

    “前半段那个S弯。”

    听得这个答案,欧阳鹏飞脸色一变,他正是出了那个弯之后,再没见过后头的追车...

    “我过去看看,欧阳你留在这里。”

    “不,我要一起去。”

    欧阳鹏飞见到侄女脸颊上透出的那股毅然决绝,略一沉吟,就点头:“好,我来开车。”说着,又回到了驾驶座,欧阳夏青饶过另一边,一头钻入副驾驶。

    而就在欧阳鹏飞发动车子的时候,三名身着工作服的男子跑了过来,用身子挡住车头,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来到驾驶座边上,敲着车窗,沉声道:“对不起,前面出了事故,我们的人已经赶去现场,现在不能过去。”

    欧阳鹏飞放下车窗,皱眉道:“情况如何?”

    中年男子回道:“还不清楚,我们会抓紧处理,请谅解。”

    不待欧阳鹏飞再度开口,欧阳夏青便扫来了冷冰的眼神:“我现在就要过去。”

    中年男子只机械地一摇头:“对不起,现在不能放任何人过去。”

    “刚才金商不是过去了吗,是不是在陈素素的眼里,金家值得重视,欧阳家就一文不值?”

    欧阳夏青的厉声质问一出口,欧阳鹏飞便黑下了脸,要是一视同仁,他也不方便过分为难主办方,可厚此薄彼的话,他却不会答应,这关乎到了大家族的颜面,是原则性问题。

    金家的人能够得到优待,欧阳家难道没有这份特权?

    “我是欧阳鹏飞,你现在就给陈素素打电话,告诉她,我要立刻去事故现场。”

    大家族出来的人真要一怒,那股威势可不是平头百姓随随便便装得出来,中年男人感到压力山大,脸色一秒三变,随即掏出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向那头发起了呼叫。

    时间不长,得到那头指示,中年男子一挥手:“让他们过去。”

    阻挡的二人方让出道来,欧阳鹏飞便是一记油门,奔驰轿跑飞也似的驶出,留下一股浓浓的尾气。

    一路畅通,几分钟后来到了事故现场,奔驰轿跑“吱”一声刹停,欧阳夏青率先跳下车,目光一扫狼藉的现场,有着十多人分别围着面目全非的兰博基尼与保时捷,而叶宁开的R8却是没有踪影,当然,那辆房车也已不知去向。

    “不是三车相撞吗?为什么只有两部车,R8呢,我叶哥哥怎么样了?”心头焦急之下,欧阳夏青哪还顾得上大家闺秀的矜持,冲着众人大声问道。

    回答她的一片过分沉默的目光,兰博基尼边上,双手插腰的陈素素一脸严峻与沉重,略微迟疑之后,还是主动朝欧阳夏青走了过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