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地后方一处开阔的高台上,陈素素正拿着望远镜瞭望下方赛道,今晚的初轮赛事经过统计总共十三场,眼下正进行着的是第八场赛事。

    身后一名便装男子接到了一个来电,听那头说了一通,便是紧走了几步:“素姐,您的电话。”

    似是观赏兴致正浓,被忽然打断,陈素素几分不悦地蹙了蹙眉,还是放下了望远镜,反手接过手机,扫了眼来电后,搁在耳边:“什么事?”

    随着那头的诉说,陈素素脸颊上的慵懒之意逐渐化为了一抹凝重:“你给我说清楚,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让那个叶宁出点意外,小姨,这不是我的主意,是金家,杜家要对付他,只要你把赛道连接后山的通路打开,把那片路段的现场直播停闭,后头的事你不用管,也和我无关,金商答应了支付五千万报酬,你只要点个头,钱十分钟后转进你的指定账户。”那头语气略微急促,如果仔细听的话的还是能辨别出,竟是高小非的声音,他那位嫁入高家后就安心做个全职太太的母亲与陈素素是亲姐妹,即便是本省整个商界,知晓这一层关系的也仅有寥寥数人。

    陈素素压低声音:“金家怎么会知道的?”

    高小非明白她这一问的含义:“金商不清楚我和你的具体关系,只是在上一次酒会上你主动为我引荐了一个外省客户被他看见了,他和你说不上话,就托我转达。”

    陈素素“嗯”了声,陷入到沉吟之中,足有半分钟之后,才道:“那个叶宁这两天我也替你了解了一下,确实没什么背景,金家,杜家既然要对付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之前和他打了个照面,欧阳应该和他不仅仅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且,看欧阳鹏飞对他侄女和叶宁交往也不反对,我警告你,你别为了争风吃醋这种破事惹麻烦。”

    高小非道:“小姨,我是那种冲动的性格吗?是,我确实看他很不顺眼,巴不得他出意外,可还不至于颠倒主次,我这次来中海市,是为了高家入股华远的事儿,明后天我会约秋若雨详谈一次。”

    陈素素又沉默了一阵:“下一轮分组抽签我可以安排,可欧阳鹏飞刚才赢了一场,他如果主动要求与叶宁同组,我不能强加干涉,你给金商一句话,如果欧阳鹏飞出了意外,我一定会公事公办。”

    这算是答应下来了,高小非忙保证道:“这一点金商早在预计之中,反正一切后果由金家,杜家承担,我们不沾手。”

    “好吧,要怎么个抽签分组,提前十五分钟告诉阿德,钱转进上次那个户头。”

    通话结束,陈素素将手机递给便衣男子,漠然吩咐道:“等初轮全部比完,把后山通路打开,那片路段的视频关了,你去那边守着,有情况及时通知我,还有,今天次轮分组赛,一人一车。”

    便衣男子当即应是,没有半点疑问,转身而去。

    ......

    夜已深。

    赛道旁,许是审美疲劳的缘故,随着一场场单对单的较量陆续上演,观众们的热情倒是有点下降的趋势,不过幸好,初轮已临近尾声,而一旦进入到次轮的分组赛,每组会有四至五辆车混战,那般你争我夺的激烈场面,势必会将大家的激情重新点燃,甚至攀上新的高峰。

    还有一点不可忽略的,初轮赛事单场场外下注的人数与金额较少,而次轮分组赛开始后,在场百分之七十以上都会或多或少的投注,亚洲人好赌的天性世界闻名,这份输赢的刺激,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催化剂。

    随着第十三场,一辆黑色兰博尼基如旋风般刮过终点,十三名进入次轮的选手也是全部产生。

    稍事休息,主办方便是招集大伙儿进行分组抽签,叶宁抽到的是第一组,与他同组的有一个熟人,葛飞,还有一个梅市的家族子弟,再加上主动申请的欧阳鹏飞。

    “叶哥,你别小看了葛飞,这小子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初中的时候就参加耐力自行车赛拿了全省第二名,运动天赋摆在那里,他玩车也就两三年,不过车技比那个高小非只高不低,只是这小子在校生,不是这里的常客,大家不太熟悉罢了。”陆展鹏凑了上来,将葛飞的情况作了介绍,至于与叶宁同组的另一人,倒是没说什么,显然不是太熟。

    叶宁笑容轻松地点点头,内涵丰富地道:“我的主要对手是鹏飞大哥,他要是跑第二,我估计就无缘决赛了。”

    欧阳鹏飞听个正着,投来了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他属于赛车发烧友级别的,个人车技自不必说,却还是远远比不上他的眼力,之前叶宁在赛场的表现他通过大屏幕贯注始终,那些个入弯后形成漂移情况下对车的把控,他自认无法做到那般完美,而更关键的是,叶宁的发挥极其稳定,每一个入弯都如同教科书一般。

    所谓内行看门道,他其实心里已经明白,叶宁的车技凌驾于他之上,还不是一星半点,而自己是欧阳夏青的小叔,总不可能当着那么多圈内人士的面,输给侄女的男性朋友吧。

    这和一个男人该有的拼搏精神无关,真要争抢实弹地比拼大可以再找机会,面子丢了可找不回来,他快四十的人了,不会凭一股子不服输就死撑硬来。

    “叶宁,刚才第一场你入账二百六十万,这一场有没有兴趣场外加码一百万?算是我和你的私人对簿。”葛飞抛着手里的抽签号牌走了过来,不失挑衅地道。

    “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是典型的敢输不敢赢,要不是这一轮主办方规定必须掏两百万的出场费,我巴不得一毛钱不拔,进了口袋的钱再挖出来,你当我傻子啊。”叶宁翻了个白眼,很“貔貅”地一摇头,那义正言辞的话语,直接是引来了周围一些古怪的目光,这货却丝毫没有丢脸的觉悟,伸手从陆展鹏手里拿过车钥匙,悠哉悠哉地走向R8。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