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半,叶宁被迫提前下班,与陆展鹏一同下楼,来到停车场等待欧阳鹏飞。

    对于国内大都市里那些钱多时间多的家族子弟,闲得蛋疼找刺激玩生死时速这种事,叶宁本是没兴趣的,可又不好驳了欧阳鹏飞的面子,毕竟后者是欧阳夏青的叔叔,而且那天提供给自己的一些信息也着实有用,不然,自己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金家,杜家已经派遣了高手来到中海市,正瞅着机会对自己下手呢。

    要是上周,自己还处于后天大圆满,两家阵容合二为一,面对两名先天强者以及数名后天高手的围攻,自己还真是难以应付,即便想要抽身逃脱,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而如今,恢复到先天初期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等不多久,欧阳鹏飞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老远就挥手示意,别说,这位豪门出身的老兄还挺“接地气”的,你能从他身上偶尔感觉到精明,却绝对感受不到架子,也没有商人特有的铜臭味。

    “叶宁,你那辆大众就别开了,坐我的车,和你聊两句。”略作寒暄过后,欧阳鹏飞替叶宁做了主,陆展鹏自然没有异议,用电子锁开启了一辆奥迪R8。

    好家伙,这小子说是跟着他姐姐来学习的,大白天的开了辆跑车出来,很明显,压根就是准备好了直接去参加晚上的飙车活动。

    “愣着干什么,上车。”欧阳鹏飞自去停车场深处开了辆双门轿跑奔驰出来,摇下车窗冲叶宁招招手。

    “你小子还真够逞能的,自己一个人都差点没跑掉,还非得把杜丽带上,你知不知,那晚再迟五分钟,金家的人就赶到了,真要你陷入重围,你会让老付很为难的,他一旦暴露身份,那就会上升到金家,杜家,和欧阳家之间的过节,明白我的意思?”叶宁才一上车,欧阳鹏飞便是沉着脸说道。

    “那晚的事,谢谢了。”那晚留意到了蒙面人的身形与释放真气的色泽,叶宁便知道是付闲无疑,两次出手相助,这份情叶宁记在心里,日后有机会一定还上,这声“谢谢”也是发自内心。

    “你不用谢我,老付是拗不过夏青,她看你下午接了个电话就匆匆走了,担心得要命,也亏得那晚老付离得不远,一得到消息就赶了过去,不然也是爱莫能助。”欧阳鹏飞启动车子,一手玩似的转动方向盘,一手从烟盒里挑出根烟叼在嘴角,将烟盒随手抛给叶宁。

    叶宁主动替欧阳鹏飞点上火,自己也点起一根,吸了一口,将烟丝吐出窗外,回过头来,八卦道:“对了,你是怎么得到消息的,不会在我身上装了跟踪窃听器吧。”

    欧阳鹏飞轻哼了一声:“到了省级商家这个层面,无间道这种把戏只是等闲,哪家没被按几颗暗子,杜家那些人一动,消息就传出来了,你也别觉得太过惊讶,这其实算是省级商家之间的一种制衡吧,唯有各家的先天强者才会是绝对的心腹,后天高手在省级商家眼里不会太过重视。”

    叶宁无声地点了点头,越是庞大的组织,阵营,商家,家族,里头的核心成员就那么一小撮,其余人说白了就是拿钱办事,想要绝对的忠心简直奢望,对市级商家来说,后天期乃是中流砥柱,对连体期的重视层度便会大大下降,而对省级商家来说,先天期才值得真正重视,后天期嘛,也就视作高级职员,高级保镖一类。

    不过饶是如此,省级商家能招募到的后天高手数量,依然会比市级商家多得多,而且年纪更轻,更具潜力,究其原因,一来是薪酬待遇略有不同,尤其是药材资源方面,二来为“强者”效力,对武修的自身来说也是一份更大的安全保障,三来省级商家内部有着市级商家无法比拟的上升空间,不会有天花板的压抑感。

    “刚才和秋若雨当面聊了一下,从一个男性的角度客观地说,她和夏青不相伯仲,你小子不会是想脚踩两条船吧。”车内短暂的安静在奔驰遇上一个红灯停下后即告打破,欧阳鹏飞偏头,面色严肃,眼神略带几分犀利地将叶宁给盯着。

    要是换作别人,如此近距离地迎上他的目光,必然会感到一阵压迫,可对叶宁来说,却是丝毫没有压力,人的眼神再可怕,能比得上饥饿的猛兽见到食物的那一刻吗?

    “她是个好女孩,而且非常优秀,老实说,我也不是对她不动心,而是没法承担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我最多八九个月后就会离开中海市去国外,估计得四五年后才回来,所以,我现在没资格考虑情感方面的问题。”叶宁坦率地说道,他觉得这种事情摊开说胜过谎言去欺骗。

    欧阳鹏飞皱紧了眉头,深深注视着叶宁那张宠辱不惊的面孔,直到交通灯由红转绿,他才移开了目光,略略思索后,低沉地道:”如果是四五年之后呢?假设夏青还是单身,还是对你念念不忘,而到时你也有配得上她的资格,你会怎样?”

    这一问倒是难住了叶宁,突兀地沉默下来,欧阳鹏飞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便又道:“这个答案你找个机会去亲口告诉她,她对你的情意我相信你也能感受得到,即便会让她伤心,我也希望能降到最低程度。”

    意思很明确,就是否定了叶宁与欧阳夏青之间的这段感情,并且希望叶宁以委婉的方式与欧阳夏青撇清关系。

    叶宁理解他的立场,也明白自己不该留恋这份“虚幻”的情感,可心情还是难免有些复杂,他将烧了大半截的烟嘴丢出窗外,又重新点了起一根。

    “好了,这话题到此为止,今天我把你叫出来的目的是这个。”欧阳鹏飞感觉到了叶宁情绪的些许转变,极其细微地摇了摇头,随即引开话题,手掌在方向盘上重重拍了两下:“夏青在我面前把你的车技吹得神乎似神,我这个人是从来不卖帐的,今晚我们必须实地赛一场,现在嘛,先让你体会一下我的速度...”

    说完,一脚油门下,随着发动机一声咆哮,奔驰如同突然到惊吓的野牛,开始了狂放的飞奔。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