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不到四十的男子,一身深咖啡色的偏休闲的职业正装,一头中短发,有棱有角的脸庞上,一对眼睛格外聚神,龙行虎步间,脚下如生风一般,来人正是欧阳鹏飞。

    “鹏飞哥。”陆展鹏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张开双臂迎了上去,片刻后,与欧阳鹏飞重重抱在一起,互拍了几下后背,从模样看来,两人显然相熟已久。

    叶宁望着这一幕,脸肉直跳,尤其是那一声“鹏飞哥”传入他耳中,更是变扭无比,欧阳鹏飞是欧阳夏青的叔叔,自己跟着叫声“小叔”也不为过,可陆展鹏却是与欧阳鹏飞兄弟相称,那岂不是自己要比陆展鹏小了一个辈分...

    “在停车场碰到你姐,你姐说你小子在华远的训练场有点乐不思蜀,我就过来看看你,呦,看你的精神状态,健康得不能再健康啦。”分开后,欧阳鹏飞将陆展鹏上下打量一番,笑声爽朗而饱满,那般旁若无人的样子,让的方澜等人一顿猛翻白眼,这非请自来的人是谁啊?怎么感觉回到自己家了。

    “鹏飞哥,你怎么来啦?”陆展鹏挠着头嘿嘿一笑,没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做出点评,家族子弟,彼此间友谊归友谊,心中一丝防备却必不可少,陆展鹏再涉世不深,圈子里的交往潜规则还是明白的,他对叶宁能够全然信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叶宁乃是圈外人士。

    “哦,有点生意上的事,和华远的秋总约了见面聊一聊。”

    欧阳鹏飞应付了一句,而后斜了叶宁一眼,见后者楞在那儿,便闷哼了一声:“怎么,不认识啦,连个招呼都不打。”

    “欧阳先生,哪阵风把你吹这儿来了。”叶宁摸着鼻子走上前,犹豫了一下,还是用上了“先生”的尊称,欧阳鹏飞是欧阳夏青的长辈,就算在自己面前摆谱,自己也得很给面子地端着。

    “和展鹏一样叫声鹏飞大哥吧,这辈分算便宜你啦。”欧阳鹏飞戏谑一笑,旋即目光扫向众人,在方澜与阿暮的身上顿了顿,这才又回到叶宁身上:“一名后天大成,一名后天大圆满,再加上你,在市级商家里头,华远的底子算是马马虎虎啦。”

    这话一出,除了叶宁,方澜等人都是脸色细微地变了变,包括正在跑步机上卖力奔跑的阿暮都是抬动眼皮望来一眼,能够精准地报出方澜与阿暮的境界层次,对方至少也是后天小成,更大的可能是后天大成以上。

    “这位是风华集团的高管,欧阳鹏飞,这是华远保安部部长,方澜...”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叶宁便主动做了介绍,全体外勤保安一个没少。

    方澜等人自然是听过风华集团的大名,在本省商界省级行列之中也是排在靠前,神情之中不由多了几分重视,叶宁见状,撇了撇嘴:“鹏飞大哥,你这个评价可有点贬低之嫌,你快四十的人了,才不过后天大圆满,而我们在场的华远保安部成员,年纪最大的不过三十出头,你叫做早来了一年,如果是一年后,在场的全部都会迈入后天期,方队长到了你这个年纪,至少也是先天小成,闹,那是阿暮,才二十七岁,上周还是后天大成,周末刚突破,现在已经是后天大圆满,一两年后,说不定就迈入先天期了,到和你一样的年纪,先天大圆满都不是不可能,足足甩你一个大层次...“

    奶奶个熊,欧阳鹏飞面上虽然不显傲慢,但言语之间还是透出了一股上位者的优越感,叶宁怎么可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而事实上,华远的这支外保队伍,也确实有着极大的潜力。

    欧阳鹏飞一阵吃瘪,脸色变得不大自然,又隐晦地环视众人,发现叶宁所说并非虚言,尤其是方澜,阿暮,以二人的年纪配上当下的境界,即便从省级高度看,也绝对是难得的可造之材,日后迈入先天期的概率不下五成。

    这已经是很高的几率了!

    一般的省级商家,帐下也就是两三名先天强者坐镇,而且多数都是初期,小成,说句不好听的,比起华远来,也就是早“发育”了几年。

    “华远果然有着跨入省级的潜质啊。”心念微转了几圈,欧阳鹏飞便是得出了这个结论,而在不经意间,他却是犯了一个重大错误,那就是把叶宁这个关键人物给暂时遗忘了,要是此刻,叶宁将真气外放展露一下,他估计得惊讶得眼无子掉出来。

    事实上,经过上一周末,华远已经符合了省级商家对安保环节的最低标准,而非仅仅停留在潜质。

    就在欧阳鹏飞心中暗暗给华远定位之时,方澜等人的眼神悄然变了,变得不再“卑微”,没错,一个处于生长发育期的少年与一个定型的中年人对比,最大的优势就是未来的可能,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超越预期的高度,何必看低了自己?

    “你的这张嘴啊,行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和展鹏,我先上去了,和你们秋总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欧阳鹏飞性子还算豁达,不一会儿,又露出一张笑容,倒是没有太多虚伪的成分,抬腕看看表,便是告辞离开。

    “对了,叶宁,晚上有个活动,你也一起参加吧,欧阳说你车开得很棒,我倒要领教领教。”走出几步,脚下一停,欧阳鹏飞回头关照了一声,也不等叶宁答应,就挥着手扬长而去。

    “叶哥,今天是星期一,圈子里会组织飙车赛,一起去玩玩吧。”欧阳鹏飞走后,无需叶宁发问,陆展鹏便是主动解了惑。

    叶宁不置可否地哦了声,没头没脑地问道:“展鹏,你说他莫名其妙地来晃一圈什么目的?我看他不像是无聊的人啊。”

    方澜等人也是投来疑惑的目光。

    陆展鹏想了想后,咧嘴一笑:“刺探军情呗,叶哥,说不出你可能不信,现在很多省级商家都对华远十分重视,想方设法地打探华远的底,尤其是安保部的底蕴。”

    这个答案和叶宁所想相仿,他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与方澜等人互相对了几眼,后者等人均是露出了恍然之色,眼中有着一丝“不甘人后”的坚决。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