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区。

    叶宁将那晚发生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基本属实,其中一些片花做了修改,比如,他是因为杜丽与萧建豪,马克西姆在谈判中发生了激烈争端,才在杜丽的要求将其带走...总之,把那些见不得人的内幕因果掩盖了,过程并不遗漏。

    “一名先天强者,数名后天期,对你前追后堵,居然还你逃脱了,你还带着杜丽这个包袱,叶宁,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方澜消化了很长的时候,才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们应该没有打算拼命,不然我绝不可能带走杜丽,另外,不还有个蒙面高手在最后关头出手相助嘛。”叶宁伸个懒腰,没打算就自己强悍的战斗力多做解释。

    “你老实告诉我,华远上市前,你是不是真有可能迈入先天期。”方澜也看出了叶宁有意含糊过去,抿嘴沉思了片刻,斟酌地道:“我相信秋总的判断,可我更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比较准确的答案。”

    叶宁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秋总是怎么判断的?”

    方澜唇齿紧抿,俨然一副严守秘密的模样,明媚的眼眸盯着叶宁,反而是在等后者给出答案。

    叶宁见她这般,不由皱眉,片刻后,眉头舒展开来,意兴阑珊地摇摇头,也不理方澜不悦的眼神,自顾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训练场是安保部的“私有地盘”,叶宁坏规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方队长,不方便让我知道那就算了,我一个最底层的外勤保安,是不该打探领导的心思的。”

    方澜知道他这是“激将法”,哼了声:“明明是心里想知道,却非要正话反说,你一个男人就不能大气一点。”

    被拆穿心思,叶宁想来也是有点尴尬,主动将开启的烟盒对向方澜:”方队长,来一根。”

    方澜被他这般举动弄得哭笑不得,再看他一脸不正经的笑容,真有一皮蛋砸上去的冲动,随手拍开烟盒,咬了咬牙:“知道上周为什么要安排你去异地采购吗?那是因为秋总担心你的安危,怕有人会对你不利,与其说秋总在为她自己争取时间,不如说,她是把宝压在你身上,在为你尽量争取时间。”

    “为我争取时间?”

    “没错,那晚在狂暴酒吧,你一个对六个,对方两名后天大圆满,两名后天大成,两名后天小成,居然都被你收拾了,第二天秋总找了我,问我的看法,你究竟有没有可能在华远上市之前突破至先天期,以我对秋总的了解,她问我的意见其实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可她毕竟不是武修,所以要我确认一下。我当时就客观地说,我对你是真的摸不透,如果按照常理来说,一名后天期即便处于大圆满顶峰,也需要足足准备一年的时候,才会尝试突破,而且几率不会超过三成,一旦失败,那就得调整至少半年时间,才能再度尝试。秋若雨回答了我三个字‘知道了’,我很清楚,她选择了相信你。”

    看着说完后,方澜蹙起黛眉,一脸认真思考又无法理解的样子,叶宁面露沉吟之色,心头泛起了一丝促动,敢情秋若雨是意识到了,当初自己扬言华远有望上市前晋入省级之列并非拍脑袋一说,而这个女人也是展开了实际行动。

    为自己争取时间,说白了,就是要尽可能地以她的方式保护自己,这丫头...

    “周末这两天,我陪着秋总约见了好几个客户,都是有意入股华远的,其中陆家最为积极,基本认可了华远七十亿至八十亿的市值,陆家大小姐一早九点半就先过来了,谈的顺利的话,今天下午双方就会签约。”

    玉手锊开额前一缕青丝,方澜扇了扇自己的面孔,几分不确定地看着叶宁:“我把知道的内幕都给你说了,你是不是也该如实交代一下?”

    “交代什么?”

    “装,你继续装。”方澜见他一脸懵懂,来气地磨了磨牙,旋即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叶宁,你要明白你现在是个最关键的人物,秋总把宝压在你身上,这是对你的一份信任,不对你明说,是不想给你太大压力。但以我这十多年的体会来说,压力对武道突破是一种催化剂,所以,我自作主张把话和你说明白,希望你不要让秋总失望,也不要让大家失望。”

    叶宁似懂非懂地眨眨眼:“大家指谁?包括你方队长吗?”

    方澜瞧见叶宁眼中的一抹戏谑,俏脸没来由地红了一下,当下,摆出一副“吃人”的表情:“信不信我让你去大门口站一下午,当是对你迟到的惩罚。”

    叶宁赶紧投降,他知道方澜的脾气,说得出就做得出,罚站一下午体力消耗倒是其次,主要是失去了宝贵的自由。

    “方队长,秋总对我有信心,你也应该对我有信心。”

    ......

    一下午的时间,叶宁本想窝进休息室里进行他的游戏大业,可耐不住陆展鹏的央求,以及其余众人的期待眼神,于是,勉为其难地给大伙儿做了些许指点,说是指点,其实就是提出更高的要求,更大程度压榨身体潜能。

    而在他的指点之下,众人也是终于明白,平日里训练的强度还远远不够,两个小时下来,全都累趴在地上,呼呼喘气,热汗直流。

    方澜见大家这般,心头不免有些担忧,生怕过犹不及,可在叶宁的摇头示意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叶哥,你以前就是这么练的吗?”陆展鹏不是那种讲究风度的公子哥,就在器械边上席地而坐,抬袖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接过叶宁递来的一瓶矿水,问道。

    “我...”叶宁被这一简单问题卡住了,自己当年处在连体期大圆满的时候,被老头“拐骗”进沙漠里,一整天只喝半杯水,却要顶着烈日跑上百公里,那是真的和死神在做抗争。

    “更辛苦一些吧。”

    陆展鹏听得这一答复,看向叶宁的眼神犹然敬畏,正要询问具体细节,一道爽朗的笑声却是突然传来。

    “哈哈,展鹏啊,就知道你小子在这儿。”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