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曾副总走后,办公室内只剩下了萧家父子,气氛变得沉闷而压抑。

    萧建豪见父亲一口接一口地抽着雪茄,沉默不语,踌躇了好片刻,才壮着胆道:“爸,你不是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为了一时利益得失,将那些成年旧账翻出来做文章,那样只会让我们萧家处于危险的境地...”

    萧震山抬眼看看儿子,又顺着儿子的目光低头看看桌上那一盘录影带以及一份文件,低沉道:“一号店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杜丽砸个精光,杜远发又代表他父亲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眼下难道还没到万不得已的时候?”

    萧建豪脸色微变:“爸,都怪那个叶宁,他简直就是我们萧家的丧门星,那天晚上谁能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萧震山阴森地哼了一声:“我早说了,那个叶宁就是个变数,从他加入华远的第一天起,我们萧家针对华远的计划就一次次受挫,上一回,我让你借金家,杜家之手,十天内务必把他收拾了,结果呢,他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我老实告诉你,我让老曾给齐凯下最后通牒,其实只是为了给齐凯提个醒,别在这种关键时刻三心二意,却没有真指望他能把两件事都办成,尤其是第二件,要对付叶宁,还得我们自己设局。”

    萧建豪皱了皱眉:“爸,现在金家,杜家都在找机会对他下手,我们作壁上观不是更好,对我们萧家来说,最关键的是拿下与朗格药业的合作,再入住华远,林萧两家联姻后,以萧氏加上华远的底蕴,杜家就算有心打压我们,也没那么容易。”

    “幼稚。”萧震山横铁不成钢地瞪了儿子一眼:“秋若雨答应嫁给你了吗?这一次她只是没有明确反对,沉默可以是默认,也可以是否认,你为什么总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要真那么简单,你追求秋若雨三年多了,怎么还没有个结果?林海沧半年前就点头了,萧林两家联姻成了吗?”

    萧建豪娜娜不敢言,仔细体会了一下父亲的话,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秋若雨对他的态度他不是不清楚,只不过处于一个男人的自尊心不肯承认罢了。

    堂堂萧家少爷,在他看来,中海市有哪家的女儿是他配不上的?

    偏偏,秋若雨就是那么不给面子。

    “萧林两家联姻不成,萧氏就算入住华远,也只是为杜家做了嫁衣。”

    萧震山一边将录影带文件收起,一边语气深沉地道:“时至今日,我总算是大致明白了秋若雨的心思,她是拿她的婚姻待价而沽呢,假如最终必须靠我们萧家的支持才能保住华远总裁的位置,她就会嫁入我们萧家,而如果有其他人能够给她带来更大利益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改嫁,就目前来说,我们萧家和叶宁之间,究竟谁在她心中更有价值,还说不定呢,从最近叶宁的一些列表现看,他怕是离先天期不远了,他藏得实在太深了。”

    秋若雨的母亲在遗嘱中有一条附加条款,那就是秋若雨必须二十五周岁前结婚,不然将会失去继承权,改由林海沧继承。

    这一不公开的秘密,萧震山几年前便是从简懿雯嘴里听说了,事后他还特意去律师事务所验证属实,这也是为何近半年来,他积极主动地向林家提出联姻的缘由之一,再有不到六个月,秋若雨便将年满二十五岁,他相信,在此之前秋若雨一定会将自己嫁出去,至于花落谁家,经过他琢磨推敲许久,算是看出了眉目,这些年,秋若雨身边没有确定的男友,也没有积极交往的对象,那只剩下了一种可能,秋若雨只是把她的婚姻当做了一个利益筹码,遵循价高者得的原则,而这个近阶段突然冒出来的叶宁,被萧震山视为了萧家最大的竞争对手。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秋若雨没打算结婚,过了二十五岁之后,手上的华远股份交由她父亲林海沧,这在萧震山看来,是最没有可能的可能。

    萧建豪脸色变得很是难看,眼中阴冷的光芒频频闪烁,他对秋若雨惦记不是一天两天,要不是碍于后者身份特殊,早就不折手段搞到手了,于他来说,男女间存在情感那是最好,没有也无所谓,关键是要财色双收,而叶宁的出现恰恰成了他美梦成真的拦路虎。

    “爸,国内的先天强者,我们萧氏怕是请不来,要不联系国外...”

    话头刚起,就被萧震山一个冷锋的眼神打住:“国外那个组织是能轻易碰得吗?只要沾上一次,就可能永远摆脱不了,除非把我们萧家逼到鱼死网破的境地。”

    萧建豪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太过大胆,背后一片冷汗,不跌地点头应是。

    “以秋若雨为饵,诱那个叶宁前来,然后借金家,杜家之手收拾他,大后天是签约仪式,只有三个晚上可供选择,你再安排一次三方谈判,和上一回一样,叫上葛家的葛悠然。”

    得到父亲的指示,萧建豪思索一下,才应了声“好”。

    ......

    随着杜丽导演的“功夫片”落下帷幕,叶宁没在现场久留,退出人群后驾车前往公司,一路上,脑海中时不时地浮现一号店的惨状,让他摇头不已,都说千万别得罪女人,杜丽以她的实际行动诠释了这句话的真谛,也怪萧家父子行事太过卑劣,得到这般报应实属活该。

    想起萧家父子,不由又联想到秋若雨,叶宁心中不免一阵来气,他相信葛悠然提供的信息绝非空穴来风,有必要找个机会向小丫头问个明白,讨个说法,哪怕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哪怕有点讨人嫌,可在这种问题上,他没打算按照常理出牌。

    半个小时后,将大众在停车场安顿好,叶宁脚步悠悠地晃进一楼大厅,眼见电梯门即将合上,他赶紧一个加速,散身而入,刚刚好,丝毫未碰。

    “叶哥。”按下了三楼电梯键,叶宁直了直身子,还没来得及看看同乘几人的模样,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声,他不由一愣,偏头看去,脸上登时浮现了一抹意外的笑容。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