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氏总部,总裁办公室。

    萧震山靠在大班椅上,面色阴沉地听着女秘书的汇报,根据统计估算,一号店的损失超过一千万,四十二个货柜无一幸免,过百种常规药材毁去一大半,镇店之宝,凡品三级的沃野山神也未能幸免。

    “从今天起一号店整修,停业半月时间,去把萧副总,曾副总叫来。”耐心地听完,萧震山倒是没有当场发作,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声,女秘书忙应是,如蒙大赦般转身而去。

    “杜丽,你可真够绝的,真当我萧家是软柿子,任你杜家揉捏不成,萧氏是我萧震山十多年心血打下的江山,想让我拱手奉上简直痴人说梦,反正迟早要撕破脸,早一些,晚一些,无所谓啦...”待女秘书出了房间,萧震山自顾点起一根雪茄,眼中阴狠的光芒闪烁不定,喃喃自语。

    不多久,萧建豪与曾副总匆匆赶来,两人都是听说了一号店的遭遇,进门之后没敢入座,规规矩矩站定办公桌前,身子略微前倾表示恭敬,等候指示。

    “建豪,朗格药业那边进展得怎么样了?”萧震山似没察觉两人的拘谨,也不让坐下,就这般随意问道。

    萧建豪看看父亲,又迟疑地看了曾副总一眼,萧震山明白他的意思,抬手挥散面前的烟雾:“齐凯是你曾叔的朋友,华远内部的监控一直是由你曾叔在负责,大家都是自己人,没什么需要避讳的。”

    萧建豪恍然地点点头,与曾副总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笑,随后便道:“按照父亲的意思,我已经承诺了马克西姆合作期内的百分之十萧氏干股,以及百分之二的华远股份,今天一早,他已经上班机归国了。”

    曾副总首次听说这样的条件,不由大惊:“萧总,我们萧氏每年上缴给杜家的也就是两成分红,老外居然要半个杜家的份额,未免也太黑了吧,另外,萧氏与华远一比一换股后,等到华远上市,最低估值也得百亿,百分之二就是两个亿,朗格药业这份三年合作的总利润才不过五千万美金左右。”

    萧建豪面露一丝苦涩,却是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把那晚发生的事儿如实相告吧...

    萧震山倒是赞同曾副总的说法:“老曾,你说得没错,用这样的代价去换取一份五千万美元利润的合作确实不值得,而且是大大的不值得...”

    语顿,弹了弹烟灰,随即语气陡然一变:“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许利益的时候,我同你明说了吧,杜家已经不满足于每年得到萧氏两成的红利,杜家想要接管整个萧氏,你应该明白,萧氏入住华远之后,就会成为华远最大的股东,接管了萧氏,等于变相地接管了华远。”

    曾副总听得这一内幕,难以置信地楞了半天,狠狠地一拽拳头:”这,这杜家太过分了!”

    萧震山也是神情一凛,手指敲着桌面,沉声道:“大白天的把一号店砸了个精光,这分明是对我们发出警告,眼下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乖乖将萧氏的掌控权让出,我们这些打江山的老伙计们退位让贤,每年靠点分红养老,不过,那样一来,我们的命运就无法由自己掌控了,杜家完全可以将萧氏搬空,我们手头握有的股份将会变得一文不值,至于另一条嘛,便是与杜家分道扬镳。”

    已经到了必须二选一的境地了吗?曾副总一时沉默了下来,脸色一变再变,他是跟随萧震山打天下的老臣子不假,对萧震山也是忠心耿耿,可今时不同往日,萧氏对抗华远或许可以,但和杜家之间却是有着难以丈量的差距,一旦分道扬镳与之抗衡,很可能落得一败涂地的下场。

    他不年轻了,再不是当年那个一贫如洗的毛头小伙,有了身份有了地位有了家庭,人的顾虑也就多了...

    萧震山自然猜得到他的心思,便又道:“老曾,其实后果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我也不是要和杜家真枪实弹的对着干,你应该清楚秋若雨的背景吧,她虽然无法从秋家得到任何助力,却能将秋家当作一张平安符,只要建豪娶了她,杜家也必须忌讳三分。”

    听得这一提,曾副总眼神一亮,视线在萧家父子之间游弋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大喜了,林萧两家联姻,萧氏华远合二为一,中海市业内将再无对手,只要我们不主动挑衅杜家,相信杜家也不会肆意而为,毕竟业内的规矩还是有约束力的。”

    萧震山缓缓点头:“我已经同林海沧谈妥了,秋若雨也默认了,条件是此次萧氏拿下与朗格药业的合作,并且以股换股入住华远后,继续支持秋若雨出任总裁职位。”

    曾副总豁然明朗,难怪萧震山会答应老外那么离谱的条件,原来是有深意的,林萧两家联姻,萧家必然最大得利,自己作为萧氏的第三大股东,也能分一杯羹,倒也不亏。

    “呵呵呵,萧总果然深谋远虑,建豪年轻有为,配秋若雨那是郎才女貌相得益彰。”曾副总脸上愁云散去,露出久违的笑容,谄词潮涌。

    萧建豪面上矜持地笑笑,心中却是没什么底气,他不明白父亲将这萧家内部事摊上台面的用意,不过,萧震山接下来的一番话便为他解了惑。

    “老曾,这事现在说太早了一些,眼下我们必须全力以赴,朗格药业那边由建豪盯着,我来应付杜家的压力,华远内部得靠你了...”

    曾副总笑容敛去,难为道:“齐凯几次在董事会的提议都没有通过,我看他也很难啊。”

    萧震山双眼一眯,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我要他办成两件事,第一,恢复林海沧董事席位,第二,给安保部强行安排一个市内夜间的外出任务,方澜,叶宁必须参与,我这也是为了防止变卦,这一次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不能拿下华远,我们萧氏将会岌岌可危。”

    “......”

    萧震山见曾副总似犹豫不定,重重地哼了一声:“方澜我可以不动她,但叶宁这个变数,必须赶在朗格药业签约仪式之前铲除,眼下金家,杜家派来的人都已经到了中海市,只等一个下手的契机,你告诉齐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要是这两件事办砸了一件,我就会把他那些丑事抖出来,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说着,一拉抽屉,将一盒录影带以及一份文件拍在桌上,曾副总一见,眼瞳骤然收缩,整张面孔瞬间布满了惶恐之色。

    这录影带与文件里的资料,是三年多前华远陷入危机的内幕,齐凯以及华远两名董事都是牵扯其中,还包括他这个穿针引线的人物,萧震山以此要挟齐凯,又何尝不是在要挟他。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