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嘴角泛起一丝无奈,迟疑了一下,无声地伸手搭在杜丽的肩头,这种时候,女人需要的安慰,而不是一板一眼的辨理。

    “我把他视作我的一切,他却给我一场骗局,我把你视作敌人,你却不惜生命地救了我...哪怕是当年我那么爱他,甚至甘心为他付出一切,我也从来没奢望过面临生死关头,他依然会对我不离不弃...之前你如果一个人的话分明是可以轻易走脱的,可你却因为我这个包袱,陷入那些人的围攻,我看着你险象环生,还几次被攻击受伤,我,我真想一头撞死算了,这样就不会拖累你...”

    滚滚泪水将叶宁的裤子打湿了大片,杜丽思如潮涌地诉说着,情绪为之波澜起伏,叶宁默默听着,不时轻拍一下她的肩头以作抚慰,神情变化不大,可嘴角那抹无奈,却是不知不觉间浓郁了起来。

    良久,杜丽的呜咽声终于小去,情绪也是平缓了下来,直起身子,她略有些手忙脚乱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秀发,几分羞涩与变扭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一时没控制住...”

    叶宁摇了摇头,面色温和:“心里不痛快,宣泄出来会舒服点。”

    迎着男人不含多余情绪的平和目光,杜丽微楞了片刻,而后躲闪开去,眼中悄然闪过一丝黯然,她明白,她和叶宁之间没有情感上的纠葛,也没有男女间的风月,在这个男人眼中,自己不过是个受了伤的女人,由于排解的需要,有个倾诉对象,于是,他便充当了一个合格的听众。

    正如她所言,当初她遇到的人是吴程敏而不是叶宁,时过境迁,她青春不再,即便注意保养依然靓丽,可终究是个寡妇,还是个没有了生育能力的寡妇,有些东西已经没有资格去争取,就好比一个过了黄金年龄的运动员,注定无法再站上万众瞩目的领奖台,人生逝去的永远追不回来。

    不由地,杜丽心中有了“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的感触,泛着淡淡的哀愁,遗憾,以及无奈...

    “叶宁,这个双休日能陪陪我吗,我想到处玩玩,散散心。”默默坐回叶宁对面的沙发,杜丽将一桌的药材收拾完,这才说道。

    叶宁从她抹去晶莹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期待与忐忑,沉默了片刻,便笑着点点头:“没问题,能陪伴杜大小姐游玩散心那是我的荣幸,不过周日下午你得再为我熬一次药,我需要调养一下。”

    星期天刚好与上一次调养间隔七天,第二阶段第三次调养的下半段,关乎到能否恢复到先天期,叶宁可不敢荒废。

    杜丽回以一笑,瓷瓦般的脸颊上似多了一层光弧,云收雨驻,阳光灿烂。

    ......

    次日,叶宁与杜丽结伴而游,上午去了关明湖景区,下午去了滑雪场,晚上叶宁特意叫上余乐兄妹,一同去了酒吧,杜丽蕙质兰心,听说余惠是艺校在读生,便是猜到了叶宁的心思,于是留了个E-MAIL地址,让余惠回头传一份简历过来,以她星辰娱乐总裁的身份,想要关照一下新人,安排一个合适的角色出演,不过是举手之劳。

    第二日上午,陪杜丽逛了商场之后,叶宁前往银行取出了存放保险柜里的相关药材,返回住处,杜丽犹如一个关爱弟弟的大姐姐般,为叶宁悉心熬好药汤,叶宁花费两个多小时完成了调养过程,体内第二道封印终于撕开半截,看着手心释放出的淡青色真气犹如缓缓流淌的溪水,脸上也是涌起了如愿以偿的欣喜之色。

    晚上,两人在一家西餐厅用过法国餐,之后来到海边散步,在打到回府之前,杜丽似随意地说道:“叶宁,谢谢你,这些年来,我还从来没过这样放松地度过一个周末。”

    叶宁脸厚道:“那是因为杜大小姐以前没遇上我这样的帅哥。”

    “得了吧,我公司那些男艺人,随便挑一个出来,样貌都能甩你几条街。”杜丽丢来一个白眼,很自然地伸手替叶宁正了正衣领,不似情人间的亲昵,更似一个姐姐对弟弟的关怀。

    “我不喜欢杜大小姐这个称呼,你以后叫我杜姐行吗?”

    在杜丽小期盼的眼神中,叶宁尴尬地挠了挠头:“杜姐,你就不怕把你叫老了,连黄志德五十多岁的人见了我也得叫声‘叶哥’。”

    杜丽心满意足地笑了。

    ......

    双休日晃眼即过,周一早晨。

    一身职业套装,青丝高挽,化了淡妆的杜丽从衣帽间走了出来,那股身居高位的气质再度回归,让得餐桌前正啃着面包的叶宁一阵恍然,有些分不清这两日那个温婉爱笑的女人,与眼前这个一脸冷傲的女人,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我等会儿就回洪市去见爷爷,父亲,既然事情发生了,有些人就必须承担后果,付出代价。”来到鞋柜前,杜丽一边穿靴子一边说道,听得她杀气腾腾的语气,叶宁也不好火上加油,只默默一点头,吞下最后一片面包,手掌在身上抹了抹,准备出发,一周的病假结束,又得老老实实回公司上班。

    “这是房门钥匙,我平时不住这里,你要过来随时。”杜丽将一串钥匙塞进叶宁手里,也不给他推诿的机会,推门向外走去。

    叶宁墨迹了一下,将钥匙收起,跟上。

    “杜家和金家私下达成了共识,为了对付你,两家各派了一名先天强者和两个后天大圆满来了中海市,他们的行踪布局我不太清楚,这几天你自己要小心,尽量避免落单,我会最大努力说服爷爷,父亲,让杜家放弃针对华远,不过,朗格药业选定合作对象之前,怕是有点难,你万一遇到不可解的麻烦,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上了车,杜丽正色提醒道,眼中有着丝丝忧色,杜家药材业的生意并不是她主管,她也无法随意插手进去。

    “没事,我自由分寸。”叶宁轻松应道,眼中不可察觉地闪过精光,自己恢复到了先天初期,那些人真要胡来,他不介意让两家折损几员“大将”,他可不会因为与杜丽之间有了些许私交,就对杜家人心慈手软。

    “走吧,送我到非乐路的萧氏一号旗舰店,我已经通知了我的保镖在那里等我,顺便请你看场好戏。”杜丽指了指前方,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叶宁诧异地看看她,也不多问,这就启动车子。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