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姐,对不起,勾起了你的伤心往事。”叶宁脸上露出几分歉意,有关杜丽丈夫的意外死亡,他听欧阳夏青提过,杜丽也是因此性子转变。

    “是我主动提起的,你没必要说对不起。”杜丽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地说道:“而且我对他没有半分怀念,何来伤心,我对他只有彻底的恨,他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只剩下了半具,死因是遭受了野兽的袭击,我在想,野兽为什么不把他吃个精光,尸骨不存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才是他应得的下场。”

    听得这话,饶是以叶宁的见多识广心中也是略微凛然,“爱之深恨之彻”的说法,这是言情小说里用以赚取读者眼泪的,而在现实当中,爱与恨完全是无法交织的两头。

    夫妻之间,本该是最为亲密的关系,一方落得尸骨不全却还无法使另一方释怀的恨意,那得多么深刻?

    叶宁没有接口,杜丽也沉默下来,低眉继续收拾药材,片刻后,忽然道:”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很他吗?”

    叶宁呃了声,言不由衷地道:“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这是教科书上写的。”

    杜丽笑了,笑得天真烂漫,这般笑容本该是花季少女的专属,眼下却出现在了一个花信少妇的脸上,竟然让人感受不到半点做作与违和。

    叶宁只得回以傻傻一笑。

    “你笑什么?”杜丽问道。

    “难得你提及这种深沉的话题还能笑得那么开心,我总得配合一下。”叶宁很是无辜地摊了摊手。

    “我是在笑自己傻,你是在嘲笑我的傻。”杜丽嗔了他一眼,蹙眉默念了一遍”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体会了片刻,也不经唯一听众的同意,便开始述说:”他是我大学同学,我们相恋了三年,为了能和他在一起,我不顾家里的反对,离家出走了半年,随他去了别的城市,最终,我未婚先孕家里才不得不成全我们...”

    语顿,她深深吸了口气,眼中浮现了一抹沉痛:“结婚后还不到一个月,一天傍晚,我走在街上被一辆自行车撞了,自行车逃逸,是路人把我送去了医院,经医生诊断,结果是子宫破损,不光孩子保不住,今后再怀孕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他得知这个噩耗以后,非但没有埋怨我,还对我益发体贴关爱,当时我真的很感动,又觉得很对不起他,于是就下定决心用这一辈子好好补偿他,我求父亲破例让他进入家族旗下的杜兴药业,并且给予他特别的关照,而我自觉地承担下家里所有家务,尽我所能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自学了熬药的基本原理,再加上他对我的指点,也算是一技之长吧。”

    说到这里,杜丽突然露出个轻松调皮的笑容,让得叶宁差点没厥过去,她真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精神错乱了,嫁了这样一个丈夫,又是爱得那么深沉,哪怕之后两人间产生再大的矛盾恩怨,也没什么理由对他恨彻心扉,还希望他死无全尸...

    将心比心,叶宁相信假如他向秋若雨如实坦明身份,即便日后他做出再不可饶恕的事来,秋若雨也绝对不会恨他入骨,反之亦然。

    在叶宁无语的目光注视下,笑容绽放只是片刻,很快就被杜丽收敛了起来,脸颊之上,逐渐凝起了一层寒霜,越积越厚,最终化成了千年不解的玄冰般,气质一下变得冷峭如锋,美眸中透出的是锥心刻骨的痛恨,短促低沉地哼了一声,似是作为休止符,将那段付诸真爱谱写的人生篇幅给隔离了开来。

    “也许是天意吧,我虽然主动承担替他熬药,但每次都是由他将各种药材组合配好了交给我,存放药材的储藏柜我是从来不碰的,可偏偏有一天,我看天气不错,便自作主张把储藏柜里的所有药材都翻出来拿到晒太阳,结果在一个檀木盒的夹层里发现了一个手机,让我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一下午时间,我就坐在地板上直直地望着天花板,我的感觉就好似天塌下来了,之后我没有向他当面质问,而是监听了他的这个手机,一个多月时间,我终于将他彻头彻脚地看清了,心也彻底死了。”

    “我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当初追求我存粹是看上了我是杜家千金,他一个农村出来的,根本没能力承担练武所需药材费用,而我就是他眼中的钱包,我那次意外流产是他安排他一个老乡对我下的手,他在外头和他老家的一个女人已经有了孩子,他告诉那个女人,他目前后天小成境界,靠着杜家提供的资源,最快五年,最慢八年,便能成功晋入先天期,随后,他就会和我离婚。”

    话末,杜丽扬起一个巴掌狠狠地拍下,一堆药材就此挤压变形。

    叶宁静若寒蝉地看着他歇斯底里的模样,心中也是震动不已,难怪了,一个女人付出了全部的真爱,换来的却是一个骗局,而且,在这个骗局之中,这个女人还受到一个女人难以承受的创伤,那个男人杀了她的孩子,还让她变成了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

    对这样的男人还有爱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剩下的只能是毫无保留的恨!

    叶宁不知该如何安慰,犹豫了一下,伸手轻拍了几下杜丽籁籁颤抖的肩头,后者慢慢抬起头,覆盖脸颊的霜寒已然融解,只余一片戚戚然,眸子里的恨意也化为了凄凉。

    “我还没来得对他实施报复,他的死讯就已传来,在他的葬礼上我哭得伤心欲绝,还为他亲手下葬,外人看来我对他爱得很深,其实心中的恨意只有我自己知道,事后,我没有放过他的那个老乡,那个女人,我甚至想不放过他的孩子,最终还是送去了孤儿院,我觉得我已经够仁慈的了...”

    “是他毁了我的人生,我成了寡妇,还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寡妇,要不是爷爷,父亲念着一丝骨头之情,我早就被家族抛弃了,我的婚姻不仅没有为家族带来一份可观的利益,还为家族带来了耻辱,我消沉了两年,家族里也好像我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后来我调整了心态,逐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我对自己发誓一定要靠自己活出个人样来,这些年,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星辰娱乐从我接手时的两亿规模,到现在近三十亿,我本以为我为家族赚了那么多钱,我在家族里总该能抬头挺胸地做人了吧,表面看确是有了转变,二叔三叔又开始对我慈眉善目,几个弟弟也开始正眼看我,可今晚的事实却告诉我,一切都是虚假的梦,不能,不管我怎么努力,我永远洗脱不了“家族耻辱”的烙印,再也不是真正的杜家大小姐,在家族那些人的眼中,我连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都不是,马克西姆居然肯付出高昂的代价将我买得去,他们把我卖掉的时候,说不定还在偷笑马克西姆的愚蠢...是他,是他毁了我的人生,毁了我这一辈子。”

    情绪涌动,泪水决堤,杜丽本是坐着,不知何时改为了蹲着,十指深深插入秀发之中。

    “就是那个叫吴程敏的男人吧。”叶宁一声感慨地叹息,饶是他心性坚韧,也不免为杜丽的遭遇产生了几分同情,这个女人并没有做错什么,却是陷入了一场虚幻的骗局之中,从而酿成了覆水难收的悲剧,只能说是运气不好,想起马克西姆将酒杯递到杜丽嘴边的一刻,杜丽充满绝望与憎恨的那声“吴程敏,我杜丽恨你一辈子。”十有八九,这个吴程敏就是毁了她人生的丈夫。

    杜丽低低嗯了声,默默抬起梨花带雨的面容,晶莹闪烁的美眸怔怔望来,叶宁冲她温和地笑笑,再度伸手轻拍她柔软的肩头,好言道:“你不要妄自菲薄,你也说了,是家族里有人想先斩后奏,他们把你当商品你就是商品了?你是杜家大小姐,还是个靠自己活出人样的杜家大小姐,从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

    杜丽默然,依旧怔怔地望着叶宁,美眸中的晶莹越蓄越多,双肩颤抖得益发厉害,叶宁见安抚无果,也是好生头疼,想了想后,正要继续开导,突然间,杜丽的双膝向绒厚的地毯上一跪,身子一个前扑,整张面孔盖在了叶宁的大腿上,随即传来伤心的啜泣声:“我好恨啊,为什么,为什么当初让我遇到是吴程敏而不是你...”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