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番话让杜丽心头一片阴霾,她唇齿紧抿,缄默半响后,眉眼间透出的挣扎与纠葛终于淡去,长长地舒了一口胸中闷气:“我会尽力说服爷爷,父亲,放弃继续针对华远。”

    叶宁吐出一口浓密的烟丝,微嘲道:“你确定自己能办得到?“

    “没把握。”杜丽果断一摇头,语气坚定:“但我会尽力,今晚的事是家族里有人瞒着爷爷,父亲想先斩后奏,一旦既成事实,爷爷,父亲事后知晓,即便再如何动怒,也会顾全杜家整体利益选择默认,日后我在家族里也不会再有半分话语权,可现在,如意算盘落空,情况就不同了...”

    叶宁眼中闪过一丝明悟,玩味道:“哦,我明白了,躲过这一劫,你还会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你在杜家的地位不会丝毫改变,反而是那些计谋未成的人得夹着尾巴做人了,在没有利益驱使的情况下,你爷爷,父亲自然会拿出一副公正严明的大家长姿态,为你这个大小姐主持公道。”

    大家族里就是这般,一切利益至上,然后才是远近亲疏,杜丽的个人“牺牲”换取了足够利益,那大家不管心里头认不认可这笔交易,至少面上都会选择认可,而如果交易破产,没了利益牵扯,那就得讲讲人情世故了。

    杜家大小姐,珍宝般的存在,受了委屈那怎么行?

    杜丽不避讳地自嘲一笑:“你说得没错,大家族里头的把戏我早就看透了,今晚你救了我,这份恩情我会还给你,家族里的那些人肯定会推得一干二净,最终的替罪羊是萧家,也不能说是替罪羊,萧震山,萧建豪父子本就是一对豺狼。”

    叶宁见她眼中透出刻骨铭心的恨意,很是赞同地点点头,就凭萧家一直打着与林家联姻的主意,他对萧家父子的敌意便可想而知,能够借杜丽之手收拾这对父子,自是再好不过。

    “你个人有什么要求?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你要报答我?”

    “恩,之前我对你的态度不太好,你却以德报怨,我杜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听杜丽理所当然的回答,叶宁不由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觉得这个女人顺眼了许多,说到底,华远与杜家之间的争斗,那是商场上的利益使然,没有杜家,也会有金家,李家,王家,而从个人来说,他与杜丽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那日被对方冷嘲几句,压根就不是个事儿,一个懂得报恩的人,人品差不到哪里去。

    “我想买一株鬼脸花和一枚阴阳珠,都是凡品二级药材,市面上很难找到,不知道杜小姐有没有门路,价格方面只要不是太离谱就行。”略微沉吟,叶宁很实在地提出了要求,虽然第二阶段调理完毕还需要一个多月,但也有必要提前准备起来。

    “我知道了。”杜丽言简意赅地应下,稍稍迟疑,转而道:“你的伤...待会儿要不要去医院?”

    “没什么大碍,回头弄些滋养药材调理一下就行。”

    “要不去我住的地方,我那儿存了些应急药材,大多凡品四级,三级也有一些...”

    这个提议确实让叶宁有些心动,之前挨了先天强者一掌,纵然没有内伤,却也需要稍作调养,这大半夜的让他去哪找药材?欧阳夏青那里倒是可以,但女孩对他的情愫表露得越来越明显,再加上之前的“援兵”,又是一个大大的人情,让他有点不知该如何面对...

    “你放心吧,我不会害你的,我在中海市一般住宾馆,我的私人住处没人知道。”杜丽见叶宁一时沉默,以为他疑心什么,便补充道。

    叶宁只是稍稍走神,被提醒后,诧异地斜了她一眼:“杜小姐,我觉得不放心的人应该是你,你难道不担心引狼入室,安哥拉的卡宾达树皮,比一般的伟哥效果强多了。”

    “都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你听说过那么久药力都不发作的吗?你要是真的心怀邪念,我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恢复,还不是任你所为。”

    叶宁无言反驳,只得讪然地笑了笑,得,自己又低估女人的智商了,看杜丽的状态,应该是从各种负面情绪中摆脱了出来,至少表面是这样,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的内心十分强大,这也让叶宁心中由然多了几分赞赏之意...

    乔雅宾馆,副楼。

    豪华套房内,门窗紧闭,灯光豁亮,气氛如同凝固了一般。

    “萧少爷,你真的让我很失望,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马克西姆坐在一张沙发椅里,英俊的面孔上布满了狰狞的怒色,眼神阴冷地看着对面的萧建豪,全然没有了作为西方贵族子弟固有的绅士形象。

    “马克西姆,你听我解释,今晚真的是个意外,我已经让人进行全市搜索,就算掘地三尺也是会把那个叶宁挖出来。”萧建豪入座针毡,一头瀑布汗,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的从容淡定,杜家一名先天强者,两名后天大圆满,两名后天小成,加上萧家这边安排的一名后天大圆满,一名后天大成,一名后天初期,两名连体期大成,再加上六名后天期老外,这般整容之下,竟然没能阻止叶宁带着杜丽逃出乔雅宾馆,当他得到电话通报的时候,简直怀疑今天是愚人节。

    “我已经对你没有信心了,是你向我保证,那个叶宁插翅难飞,我才让我的六个保镖配合你分散行动,结果呢,把手宾馆侧门的蒂姆,卡斯诺重伤昏迷,你知不知道,这两人是格伦家族的内保成员,你让我怎么向家族交代。”马克西姆大声吼道,要不是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怕是整幢楼都得听见。

    也不怪得他如此失态,此次朗格药业考察团随行七名保镖,其中四人是从格伦家族内保队抽调,专为保护他,梅,以及考察团一号人物,朗格药业采购部副总监,斯蒂文,他们三人都是格伦家族的次一级嫡系成员。

    上一回在华远集团威葛被叶宁一拳重伤已经回国疗养,眼下,蒂姆,卡斯诺再度重伤,而且还是处于了昏迷状态,如此一来,四名家族内保折损三人,全都与他马克西姆脱不了干系,回去后,他将面临家族的问责,说不定还会被就此打入冷宫。

    这种事情上,梅与斯蒂文绝不可能替他掩饰,更何况,梅与他本就非常不对眼。

    萧建豪一阵沉默,头顶如压了一团厚厚的阴云,这会儿他也没了方寸,事态发展完全脱离了掌控,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猝然响起,他急忙掏出扫了眼来电,当下,眼中涌起了一抹恐慌之色,向马克西姆做了个噤声手势,这便按下了接听键。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