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即就刹停了脚步,目光扫了扫对方二人,借着清冷的月光,两张面孔虽然比较模糊,但还是能够辨清西方人与东方人五官的分别,这两个家伙是老外。

    联想到从二楼跃下的六人分成三组散开的方位,叶宁豁然明朗,敢情是分工把手乔雅宾馆的三个出口,前门,侧门,后门。

    老外的脑子确实挺好使的,想到了自己带着杜丽难以翻墙而出,于是选择了守株待兔。

    彼此相距十来米,叶宁略作感应便是得知,对方一人后天大成,另一人后天大圆满。

    假如是自己孤身面对,即便状态不佳,依然不会有多少压力,就算强行正面一战,也是有着极大的把握,可加上一个后背上的女人,那就...

    对方二人与之前四人如出一辙,看样子也是没急着动手的意思,多半又是在等待援兵,而轿车冲入水池的一幕,相信也是被那些人留意到了,要不了多久便会追来。

    “杜小姐,我尽力了,对不起。”心中略一权衡,叶宁轻轻叹了一口气,他自认为了带着杜丽脱险,自己已经付出了超预期的努力,再勉强为之,一旦被拖住,等到追兵来至的话,自己便会陷入包围之中,到时,自己想要单独脱身,或许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目前的他本就是处于调养期的病人,再透支过度的话,那份后果连他自己都不敢妄加判定,为了杜丽这个无亲无故的女人,冒这种未知的风险,不值得。

    “嗯,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出人意料的,杜丽毫不脱离带水地表示了理解,声音之中带了一抹歉意与愧疚,当然,还有几分难掩的落寞与悲凉。

    叶宁皱了皱眉,女人这般“通情达理”,倒是让他又有了一丝犹豫,将一个孤寡无助的女人丢给群狼,自己一个男儿选择独自逃生,这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而更关键的是,自己还没有到“江郎才尽”的地步。

    “哎,这两个是马克西姆的人,现在把你丢下,还不如之前呢...”稍顷,叶宁眼中流过一丝决断,咬了咬牙,体内真气悄然流转,正准备背着杜丽强行与对方过几招试试。

    而就在这当头,忽然飘来两声咳嗽,路边一棵树后走出来一个身影,叶宁忙转过视线,望着对方的眼中多了一抹警惕之色。

    对方蒙着面,显然是不想暴露身份,这倒没什么,反正今晚遇上的就没有一个熟面孔,关键在于,叶宁没法通过感应判断对方的境界层次。

    险境之中,最忌讳的就是未知的存在,这会成为一个无法掌控的变数。

    两名老外神情也变得警惕起来。

    “出门右拐三十米。”那道身影随手一挥,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向叶宁飞来,后者稳稳接住,低眼一看,竟是一把大众的车钥匙,再一想对方的话,当即明白过来,眼中涌起了一抹惊喜。

    敢情是自己的救兵?

    那道身影没再理会叶宁,几个闪身便是来到两名老外身前,主动与后者二人战到一起,叶宁略作观望,当看到对方掌心释放出水波般的褐色真气,不由眼神一亮,心中如拨云见日,同时也泛起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不再逗留,叶宁饶过战圈,直奔侧门而去,没有惊动门房间里正在打瞌睡的门卫,一个跨栏越过栏杆,按照对方的指示,出了宾馆又转三十米,果然一辆再普通不过的大众车停靠路边。

    电子锁启动,将杜丽塞进副驾驶,叶宁跳上驾驶座后,以最快速度发动,一路狂飙,开出了两公里后才减缓了速度。

    眯眼沉思了会儿,他掏出自己手机,见没有来电,又看看杜丽:“把你手机的SM卡丢了。”

    之前的经历比杜丽三十多年来的总和更加惊险,她还没从余悸中回过神来,突然听到叶宁的吩咐,不禁一阵迷茫:“干嘛?”

    叶宁不耐烦地道:“让你丢了就丢了,哪那么多废话。”

    杜丽见他态度奇差,秀眉悠地扬起,片刻后,又舒展开来,默默取出手机,关机后取出SM卡,一折为二,丢出窗外,这才道:“现在我们去哪?”

    叶宁淡漠道:“等你能走了就下车。”

    杜丽本想好好说几句话,可这个男人一点都不配合,她心头泛起了一丝幽怨,哼了声:“干嘛语气那么冲,让我把SM卡丢了我连电话都大不了,半夜三更的把我一个女人丢在大街上,你这算什么。”

    叶宁甩了她一个漠然的眼风:“杜大小姐,我让你丢了SM卡,是怀疑你的手机被人定位了,不然之前为什么会被那些人主动发现,你一个成年人,还是位高权重的星辰娱乐总裁,你别告诉我你从小打到连叫辆出租车都没学会。”

    “我招你惹你啦,你干嘛那么凶。”

    那样的险境下这个男人都没有抛下自己,可眼下脱险后,竟然突然变得这种态度,杜丽一下子转不过弯来,只觉得一肚子委屈。

    要换作平时的她早就冷言冷语地发飙了,可有了今晚的经历,她由来已久的优越感已荡然无存,尤其是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更是提不出半分高傲,没错,她现在回敬的语气也很不好,却已不是那种居高零下的呵斥,而是女人特有的娇蛮。

    叶宁偏过头,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笑意,指指自己:“杜大小姐如果不想下车的话,那行,我们开去一个人少偏僻的地方,不妨老实告诉你,那杯红酒里的药性已经快发作了,我可不保证会干出什么事来。”

    杜丽本能地缩了缩身子,一缕慌色闪过脸颊,咽咽喉咙,不吭声了。

    叶宁不再理她,悠然地掌控方向盘,拐了个弯来到一条无人的单行小路上,将车缓缓停在路边,一声招呼不打就推开车门,脑袋向外一伸,“洼”地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口鲜血憋在胸中好久了,吐出之后,叶宁只觉得浑身一阵轻松,抹去嘴角的血迹,关上车门,打开天窗,他自顾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上,深吸了一口:“杜小姐,今晚我帮你,不是因为可怜你的境遇,而是因为我个人很厌恶马克西姆作为一个男人对你的所为,你别忘了,你杜家大小姐的身份,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们是敌非友,而且,今晚那些人应该就是你们杜家派来中海市对付我的吧,你说,我有什么理由好言好语的同你说话?”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