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车相距剩下不足三十米,叶宁见对方丝毫没有变向减速的意思,只得主动一打方向,朝着路边的绿化带冲去,又抢在车头撞上一颗粗壮树杆之前,险险地刹停下来。

    强大的惯性使得杜丽腾冲而起,仿佛要飞往天堂,旋即又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生生拽回了人间,真切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生死只在一瞬间。

    如果说,这份惊险刺激杜丽是被动承受的,作为“始作俑者”的叶宁则是主动选择了悬崖漫步,更确切地说,是多年生死间徘徊的经历,让他身陷危机之时,本能地选择“兵行险招”,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车身方稳,叶宁便通过后视镜看到,那辆SUV停在了路的中央,后排两扇车门开启,两道身影跃下后迅速逼近,再加上两名后天大圆满也已追击而来,留给他的时间着实有限。

    重压之下,他神情反而益发专注沉着,脸上如同洒了一层铁粉,嘴角有着一弯冷硬的弧度,拨动档位,调整方向,踩下油门,三者近乎在一秒内完成,只听发动机一记轰鸣,轮胎倒转,轿车以丝毫不慢于前进的加速向后倒去,冲散了那两道逼近的身影,随后径直撞上SUV的车身。

    “砰!”沉重的撞击声如同平地里炸响了一颗地雷,SUV被蛮横地撞开了两个车位,车身颠簸了几下,总算没有侧翻,而轿车的尾部出现了一个直径小半米的深凹,摸样残不忍赌。

    撞击过后,叶宁并未立刻采取下一步举动,一手死死把住方向盘,一手紧紧拽住杜丽,通过后视镜略作观察,加上作为一个驾驶者的感受,心中大致判定,所驾驶的这辆日系马自达6快到了散架的零界点,要是再有一次这种程度的冲撞,怕是得彻底罢工了。

    “卧槽,日产车果然是坑货。”切齿地谩骂了一声,叶宁眼中的迟疑只是稍纵即逝,随后就见他一拨档位调至前进,一脚支下油门,同时将方向盘转的如陀螺一般,轿车仿佛发了疯,在半径为三米的区域内,完成了惊人的九十度转身,轮胎摩擦地面,发出阵阵不堪重负的“嘶吼”。

    总算,老天没有在这当口再开上一记黑色玩笑,当车头调至面向宾馆侧门方向,轿车的各项功能依然处于正常运行状态,最大的隐忧爆胎现象并未发生。

    叶宁紧绷的神经得以稍稍放缓,额头上不免多了几滴冷汗,当然,手上,脚下没有丝毫懈怠,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方向微调,轿车如脱缰的野马般,狂奔而出。

    马自达6的百公里加速最快为7秒,只需熬过最初的五秒左右,车速提到七十码以上,应该就能脱离此处的危机,叶宁的预估无误,可世事又怎可能尽如人意?

    一左一右两道身影鬼魅般飘忽而来,叶宁敏锐察觉到了驾驶座外的异样,当下,松开拽住杜丽的手掌,握紧成拳,一股真气从拳峰涌出来,随时准备应对意外的发生。

    刹那后,一道身影追上了车速,出现在驾驶窗外,高高抬起手掌,掌心之上,犹如悬浮一片墨绿的水波,叶宁眼角余光捕捉个正着,眼瞳骤然一缩,这分明是个先天强者,一掌拍下,车窗玻璃根本就造不成多大阻力。

    一记硬碰再所难免。

    这般关头,叶宁可不会抱有半分侥幸,稍一调整坐姿,便举拳挥出,以求先发制人,然而下一瞬,挥出的拳头突兀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向,原本朝向驾驶窗之外,这一下变成摆向副驾驶方向。

    没有理由,只是凭着一股对危机的直觉,事实证明,叶宁的直觉并没有错,此刻一名后天大圆满已经来到了副驾驶外头,由于车门没有合上,他正试图一把将杜丽扯下车去,突然遭到叶宁的反向一击,他也是猝不及防,只得松开已按住杜丽肩头的手掌,用以格挡来拳。

    “砰!”叶宁出拳仓促,对方以掌相迎更加仓促,拳掌相击之后,只听对方闷哼一声,身影便是从驾驶座外消失,显然是被车速甩下。

    “哐当。”叶宁一拳得胜保下了杜丽,却是将一个巨大破绽留给了驾驶座外的那名先天强者,一声玻璃炸响过后,一只手掌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肩头,力量之大,让得叶宁整条手臂瞬间麻木,甚至还波及了体内,引得一阵气血翻涌,他身子就势一斜,向杜丽的身上倒去,“洼”地喷出一大口血水,吐得后者满身腥味,可饶是如此,他踩着油门的脚掌依然没有丝毫松动,反而更大了一把力,片刻后,车速终于是彪过了百码大关,那名先天高手的身影也是从驾驶座外消失不见。

    “啊!”

    柔软的娇躯带着淡淡的体温,还有一股子馥郁的芳香,让此刻状态欠佳的叶宁不由地产生了一股留恋感,似乎过了很久,其实才不过几秒,杜丽的一声惊叫,令得他霍然警醒,条件反射般地直起身,只向前看了一眼,浑身汗毛便是竖了起来。

    前方十多米处,一个偌大的喷水池,眼下夜间,喷泉已经熄灭,微微波澜的池水倒影着一轮明月,孤寂之外,还有一股莫名的冷幽。

    轿车正以奔死的速度向着喷水池内冲去,即便是立刻急刹也是来不及了。

    正值千钧一发之际,叶宁一脚蹬开驾驶座车门,反手将杜丽的娇躯揽入怀中,旋即斜向一跃,几乎是轿车冲入水池的前一刻,从车内飞身而出。

    “哗啦!”一吨多重的轿车坠入水池,激起了一片巨大的水花,而叶宁为了避免杜丽受伤,采取了侧摔的方式,落地之后,五脏六腑一阵挤压,要不是他的身体强度变态,换作一般后天大圆满的话,这一下也得受些内伤,更何况,还被一个近百斤的身体结结实实地压在下头。

    片刻的调整喘息,叶宁忍着浑身酸痛强行起身,稍一犹豫,将杜丽托上了后背,老实说,他很不想给后者这般待遇,迄今为止,他一共才背过三个女人,都是在危机关头,一个是跟随他深入哈马逊丛林同生共死的下属兼妹妹,另一个便是秋若雨,这两个女人,叶宁愿意用生命为代价去保护她们,可杜丽算什么?

    碍于眼下形势紧迫,他也没法计较太多了。

    迅速饶过喷水池,宾馆的侧门终于出现在了叶宁的视野之内,追星赶月般一阵猛冲,眼看还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便在这时,前方忽然闪出两道壮实身影,并肩形成一堵小墙,挡住了他的去路。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