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桩已实施即将实施的阴暗内幕被挑到明处,而且全部属实,这一下,马克西姆是真的慌了,更要命的是,他无法判断,叶宁究竟是空口一说,还是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

    叶宁见他脸色变幻莫测,沉默不答,也没摆出足够的耐心,紧跟着道:“我建议你还是就此放弃吧。”

    马克西姆捏了捏拳头,压下心头的紊乱,沉着脸道:“你这算威胁我吗?就凭一大堆毫无根据的猜测。”

    叶宁眯了眯眼:“是不是没有根据的猜测你自己心里明白,看在你是格伦家族的成员,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给出一个承诺,今晚我不会为难你,不过,如果你最终违背了承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话了,指指那剩了三分二的红酒瓶,随后莫名一招手。

    片刻后,在马克西姆不解其意的目光中,凭空闪来一道白光,在红酒瓶边上稳稳着陆后,小家伙扬起一只手爪,悠地挥动,顷刻间,酒瓶发出一声不堪承受的暴响,碎得四分五裂,殷虹的酒汁洒在厚厚的地毯上,如同一滩滩的血迹。

    搞完破坏,小家伙一个蹿身来到叶宁的肩头,邀功似地用收起利爪的肉垫在叶宁的脸上挠了一阵,还发出几个轻微的怪音。

    “这...”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马克西姆亲眼目睹后,脸色一片惨白,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望着叶宁肩头那团白乎乎的东西,眼神惊恐不安。

    他辨不清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家伙到底是什么动物,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脖子挨上那样一爪子,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一个一拳能送你归西的拳王,一只一口能咬死你的老鼠,对一个人来说哪个更恐怖?答案不言而喻,甚至根本没有可比性。

    躺在贵妃椅上的杜丽也是见证了刚才的一幕,已经彻底傻眼,脸上一丝血色不剩,以此刻她无力动弹的状态,让她选择单独面对马克西姆这个“恶魔”亦或是可爱的小家伙,估计前者会毫无悬念的胜出。

    “马克西姆,你想象一下,如果那只酒瓶是你的手臂,大腿,命根子,又或是你那张英俊不凡的面孔,你说会不会生不如死?”叶宁用手掌摸了摸小家伙以示鼓励,冲马克西姆露出了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

    马克西姆咽了咽喉咙:“你,你究竟想怎样?”

    叶宁道:“我要你承诺就此放弃,你可以不为华远争取,但萧氏必须出局。”

    马克西姆苦笑一声,纠结了片刻,又心悸不已地瞟了眼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珠瞪着他的小家伙,终是答应了下来。

    得到承诺,叶宁干脆地一点头,掏出手机晃了晃:“行,信你一次,刚才我们的谈话都录了视频,权当留个纪念,希望你别让我失望,也别给自己添麻烦。”话末,将小家伙揣进兜里,一侧身,向阳台走去。

    “叶宁,带我走。”方才迈出两步,杜丽的恳求声响起,叶宁脚下一顿,第一次去看这个女人,略一迟疑,便道:“杜小姐,我不想多管闲事。”

    “只要你带我走,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杜丽紧紧地盯着叶宁,咬牙道。

    “让杜家不再针对华远,或者给我十个亿,以你杜家大小姐身份不难办到吧?我不喜欢别人给我开空头支票。”叶宁冷冷一笑。

    杜丽如何听不出这话中的嘲讽之意,神情骤然一黯,心头一片悲哀,杜家大小姐,多么光鲜的身份,哈哈,只不过是一件被家族待价而沽商品。

    而过了今晚,待自己“惨遭毒手”之后,自己在家族里头还想抬得起头来?最大的可能是被家族雪藏...

    叶宁将杜丽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在眼里,也是动了一丝恻隐之心,自己与杜丽之间谈不上私人恩怨,大家只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他不是个正义感十足的“雷锋”,却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落入魔掌却见死不救。

    “求求你,帮帮我。”

    随着杜丽一声细微的哀求再度传来,叶宁暗叹了一声,两个箭步来到贵妃椅边上,手臂一伸,将杜丽的身躯拦腰抱起,旋即几个闪掠来到阳台,一脚踢开虚掩的玻璃幕门,接着,一个弹跳,跃入夜色之中,留下了脸色异常难看的马克西姆独守空房。

    “O,SHIT。”木然片刻,马克西姆猛地一挥拳,转身冲出了房间。

    ......

    夜阑无声,从副楼二层跳下后,叶宁以最快的速度冲入了一片绿化丛中。

    在一棵松树旁将杜丽放下,背靠树杆使她保持坐姿,叶宁也不废话,抓起她的手腕,三根手指搭了上去,眯着眼体会了十多秒后,将一缕真气打入对方体内,摇头道:“杜小姐,你是因为吃了药物而全身乏力,等药力逐渐消散就会恢复体力,你没有练武基础,输太多真气给你会留下后遗症,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有了外来真气相助,杜丽的状况好了不少,虽说还无法起身走动,但身体转动已能自由,她轻轻点了下头:“叶宁,谢谢你。”

    叶宁嗯了声:“这里应该不容易发现,等恢复体力还是打电话叫人随你,我先告辞了。”

    杜丽见他要抛下自己独立留下,登时急了,努力伸出手,只够抓住叶宁的裤脚:“叶宁,求求你,别把我一个人丢这儿。”

    叶宁沿着她的视线看去,透过枝叶的缝隙,正是副楼二层那个阳台,明亮的灯光从房间里透出来,距离此处不过百来米距离,假如马克西姆派人下来搜寻的话,杜丽确实在劫难逃,以叶宁的估计,没有一两个小时,这个女人无法正常行走。

    “你给你的保镖打电话吧。”叶宁皱眉道,对他来说,此时的杜丽就是个累赘,总不能抱着这个女人大摇大摆地走出宾馆吧,而且,他也不确定马克西姆身边有没有先天期的保镖,自己不宜久留。

    杜丽一脸哀求,直摇头:“我今晚没带保镖,是搭萧建豪的车来的。”

    叶宁揉了揉额头,好生伤脑经,而就在这时,那二楼阳台一个接一个身影纵身跃下,刚好被叶宁眼角余光捕捉到,当即,他沉下了面色。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